*

運動健將脊傷癱瘓 深信有日行得返

「抬頭吧,黑暗過會是晨曦,懷着樂觀總有轉機……」原本四肢健康的柳冕,是名踢球、游泳等無所不曉的運動健將,惟十年前一場嚴重交通意外,他一夜間四肢癱瘓,連大小二便都須他人協助,自尊跌至谷底,反覆萌生尋死念頭。十年間,其家人絞盡腦汁,帶他北上進行氣功、針灸、水療和密集式物理治療,甚至進行幹細胞注射,最終只能扭轉一雙手的命運。作為一名小孩的爸爸,他多年來傷心過、自責過,為陪伴愛子長大,他緊抱希望:「我好相信有生之年,我一定行得返!」

 

柳冕脊髓受損後,需用輪椅代步

柳冕脊髓受損後,需用輪椅代步

 

柳冕曾做鐘表貿易,二○○六年到深圳公幹時,遇上嚴重交通意外導致頸椎神經受損,由於他並無流血亦無斷骨,當醫生告訴他手術成功時,他內心雀躍不已,以為不久可康復出院,可惜事與願違,最後在急症醫院留院足足一個月,並體現了人生最黑暗的夢魘。

 

由於動彈不得,他大小二便須依賴尿套和尿片,每每嗅到排泄物氣味才驚醒。至於清潔生殖器官的工作,交託護士代勞,惟護士經常帶領一群實習生在旁觀摩,令他尷尬不已。當時三十歲的他,猶如嬰兒一樣無法自理,自尊被銳挫,萌生尋死念頭。

 

柳冕坦言曾有輕生念頭

柳冕坦言曾有輕生念頭

 

「我一諗到以後要人照顧先可以捱過一生……爸爸媽媽咁老,我仲要佢哋照顧好不孝……我當時又未結婚,又未生仔,我的愛情路會點行?」確診終身四肢傷殘,他轉到康復醫院留醫,但最諷刺莫過於失去用手拭淚的能力,滿滿的憂慮反覆湧現。

 

家人陪伴他到中山進行密集式物理治療,早八晚五,每周五日,持續一個月左右,讓他的肩膀、手肘和手腕慢慢恢復知覺,不過一年後達「樽頸位」。他再轉到廣州嘗試林林總總的治療方法,包括氣功、針灸、拔火罐和水療等,亦曾往北京花十萬元人民幣注射當時才剛起步的幹細胞,惟仍無起色。回港後,他重返現實社會,受盡白眼,並一再陷入谷底,自我封閉。

 

柳冕對於未來充滿希望

柳冕對於未來充滿希望

 

猶幸家人不離不棄,他重新振作,加入路向四肢傷殘人士協會的大家庭。在多次義工家訪中,他遇到情況比自己更差,僅眼球能活動、長期卧牀並需用呼吸機的脊髓受損(SCI)病人,深感自己是「不幸中的大幸」過後,他無懼冷言冷語,並勇敢分享個人故事,更不時參加舞台劇演出,因此認識了前妻及育有下一代,愛子現已六歲。

 

他坦言,由於深怕兒子被同學恥笑,每日送他到幼稚園上課時,「會早半條街落車,然後由外傭送他上學」,直至有一次兒子放學後,主動介紹同學給他認識,令他興奮不已,但偶爾憶起曾為運動健將的自己,無法如一般父親教子女做運動時,他還是會暗自落淚。幸好,他憑着獨有的方式,仍能享受與兒子玩樂的時光,「每日放學至食飯前,四點至六點兩個鐘,我哋會出去走兩個圈,佢坐我大髀一齊捉Pokemon。」

 

柳冕最享受兒子放學後父子一同捉精靈的時光

柳冕最享受兒子放學後父子一同捉精靈的時光

 

想到要與愛子走更漫長的路,他積極面對人生,「我好相信有生之年,我一定行得番!」現時他與路向協會義工組成樂團,並擔任主唱,因唱歌是解憂的必備良藥,他輕輕哼唱陳奕迅歌曲《今日》--「抬頭吧,黑暗過會是晨曦,懷着樂觀總有轉機……」,時刻提醒自己,變幻人生避無可避,但只要緊抱希望,凡事都有轉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