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姑的故事 一個好窮的醫院阿嬸 出盡全力去幫人

睇電視畫面,善長捐單位,平租予單親家庭,更與單親租客交談,得來無窮開心。真是善心,得開心,開心就有健康。希望老編,容我說說家事。

 

昨天是我家姑母,一百歲冥壽。十四歲,她被家人指派,嫁予鄰鄉,作為人婦。不到一個月,丈夫就赴遠洋打工。她為了生活,下香港在醫院做阿嬸。我五歲左右時,每年初一至初五左右,大清早至下午,每天車水馬龍,都有人上門探姑母,我不停開門。有老,中,青,小,扶老帶幼,個個揾雲姑。入門,二話不說,跪下敬茶,請雲姑飲。

 

姑母名叫岑合運,又叫沈雲,又叫沈蓮。以前英文拼音,多錯字,岑沈不分。到我長大,多口問起工作事情,雲姑講故仔,話以前病入住醫院,好慘。無識人,無錢財,就無人理。雲姑,不計財,只計怎幫人。有個妹妹,被滾湯照頭淋,由頭到脚都是疤。雲姑說,這個妹妹,最慘。晚上痛到叫,人人以為是鬼哭。早上叫,人人駡她。我如今計起,那個妹妹今天應該七十了。

 

日本仔侵略香港,雲姑每天,偷偷地,用擔挑挑二罐火水罐,從醫院將住院日本傷兵吃剩的飯菜,擔出去俾有需要的人,這些東西現在是垃圾,那時香港飢荒餓死人,剩飯可以換黃金。雲姑一毫不留,全送人。有個受益者後來更成為青松觀的名人,今天已登仙。

 

在豉油街六十七號二樓,是雲姑收容鄉親地方。鄉親可以瞓床,我細路仔只可以瞓床下底。有個貴求姐,澳門人,來港等簽証,去美國嫁金山阿伯。一等年多,日日將洗過的胸圍掛到窗前,搞到我,真是有「少年维特的煩惱」。貴求姐終於去咗金山,後來聽說發了達,忘掉雲姑。

 

雲姑近八十時,知道天國近了,飛美國探當年醫院姊妹。貴求姐,竟然無來見。回港後我們問起,雲姑只說兩個字:良心。她真是好修養,她照顧貴求經年,又食、又住又教,結果好傷心,只嘆一句做人要講良心。

 

雲姑當年其實只嫁咗一月,就和丈夫分開,但承諾一世,盡幫夫家。每逢假期,她擔挑挑二大袋東西回鄉下,什麼都有。有時徵我做兵,推電單車過深圳寄東西回鄉,她真是,樂此不疲。

 

在街上見到老婆婆推爛嘢去賣的奇景,誰去幫她?

在街上見到老婆婆推爛嘢去賣的奇景,誰去幫她?

 

雲姑做的好事實在太多,談之不盡。以前社會,什麼都無,小人物,做英雄的很多。現今社會富裕,個個都要從政府取着數。真正幫到有需要人,先至是真。那位良心業主,幫助單親家庭,至抵讚。

 


雲姑,可能善夠,得享健康高壽近百年。特首娥姐說得對,無全民退保。錢,要給有需要人。我叫娥姐夠親切,不要叫林鄭咁陌生,希望娥姐真係有心,幫香港的貧苦大眾。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