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佔中藐視法庭案判刑前發聲明,意欲何為?

有時看報章新聞標題,的確會嚇一跳。例如「雙學三子判囚,12國際法律權威聯署批本港法治受嚴重威脅」。心想如果國際法律權威也說香港違反法治精神,香港當真犯上大錯了。

 

細看新聞內容,話12名來自英、美、澳洲、加拿大、南非等世界各地的「法律界權威」,發表聯署信,批評雙學三子的判刑,顯示香港法治精神受到嚴重威脅,違反了雙重判刑(double jeopardy)的法律原則,他們擔心香港司法獨立,或淪為聽命於中共的晃子,恐怕香港法庭受到中共的擺佈。

 

指控如此嚴重,我關心的核心問題是:究竟這些批評是從法律專業角度作出,還是外國政治批評呢?

 

第一,從法律角度講,聯署信提到所謂的雙重判刑問題,是指雙學三子原來被判感化,已經滿足感化的刑罰後,上訴庭推翻原來的定罪,改判入獄。律政司對此回應話,上訴庭判詞已經講得很清楚,對三子只是判罰社會服務令或緩刑,不能反映有關控罪的嚴重性,而法庭已按慣常做法,將覆核刑期的量刑起點扣減一個月,並就黃之鋒及羅冠聰已完成社會服務令而再把刑期扣減一個月,與過往處理刑期覆核或上訴案件做法一致,不存在聯署信提及的違反不會雙重判刑的原則。我的判斷是若這個所謂雙重判刑的說法成立,所有判社會服務令的的罪犯皆很快完成服刑,豈非全部都不能上訴加刑?

 

第二是所謂他們是「國際法律權威」的問題。細心分析這12名國際法律界人士,說他們是法律權威,倒不如說是人權律師更貼近事實。當中最出名的是Jared Genser,他是國際人權組織Freedom Now的創辦人,曾擔任多國異見分子的代表律師,包括曾為劉曉波發聲。聯署信另一名來頭比較猛的范克林勳爵(Charles Falconer),他在2010年曾經擔任英國的司法大臣。不過,細心看他的背景,就知道他是一名政客,是律師出身的工黨議員,長期從事政治工作。在工黨貝利雅上台時才出任司法大臣,范克林就像香港公民黨大狀。簡言之,這12個聯署人只有1個是南非法官,其餘多是擅打人權案、難民案的大律師,他們的政治取向亦極明顯。

 

第三是如果他們擔心香港執行法治的情況,為什麼在2014年佔中高峰期,法庭頒出臨時禁制令,大批示威人士藐視法庭的命令,拒絕執行的時候,他們卻不公開發聲,質疑這樣做會破壞香港的法治?可見他們所堅持的法治是有取向性的。

 

第四是為什麼他們選擇在這個時候發聲呢?上星期五香港高等法院判處9名佔中時拒絕聽從法庭的臨時禁制令而被控藐視法庭的被告罪成,加上之前認罪的11名被告,總共有20個佔中積極分子藐視法庭罪名成立,正等候主審法官陳慶偉判刑。就在這個敏感時刻,這批國際人權律師聯署發表聲明,質疑香港重判佔中分子是嚴重威脅法治精神,又質疑法庭聽命於中央,令人懷疑他們這個動作,是希望利用國際壓力,向香港法庭施壓,想香港法庭輕判。

 

中央干預香港司法審判,並無根據。正如英國最高法院前院長及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廖柏嘉勳爵(Lord Neuberger)上月13日在香港大學發表演說時說,「我曾經看見有些意見就某些決定,指香港的法官並不獨立,說他們某程度上傾向北京當局,或者他們不中立,急於討好北京。從我自2010年起以兼任形式擔任終審法院法官以來的親身經驗,我可以說這些說法並非事實。」

 

在我們看到中央干預本地法庭審判之前,先看到外國人權律師的干預。希望本地法庭持守法治,不要屈從於這些國際壓力,本來應該怎樣判案,就怎樣判。

 

盧永雄

盧永雄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