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共是在解答最核心的政治問題

中共十九大之後,很多人仍然以傳統的政治分析眼光,看這次的中共高層會議。坊間比較多的分析是說總書記習近平在集權,見到他把「習近平新時代社會主義思想」寫入黨章,認定是在搞個人崇拜,覺得他所謂「新時代思想」,沒有什麼特別。作出這些批評的人,可能也沒有詳細研究所謂「習思想」,究竟是在探索什麼問題。

 

討論「習思想」之前,先講一個叫「窑洞對」的故事。1945年7月毛澤東和中國民主同盟的常委黃炎培在延安毛澤東居住的窑洞裏進行了一次關於民主中國的對話。黃炎培問及「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問題,意思說中國歷代皇朝興盛時很蓬勃,之後就轟然倒下,中共如何打破這個週期規律呢?毛澤東當時說:「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周期規律。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毛澤東對著民主黨派人士強調人民監督,其政治動機可以理解,毛澤東的「新民主主義理論」,強調對非共黨派的統一戰線,思路一脈相承。但黃炎培問的問題,到今天還是要中共要面對的問題,如今距離「窑洞對」已經過了75年,「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問題仍然存在。

 

記得有些記者朋友講過這樣的故事,在2012年十八大閉幕的時候,有中央媒體記者在閉幕式會場上拍照,公然地說:「不知道五年之後,還有沒有十九大了。」連官媒記者也這樣說,你既可以說當時的思想有多寬鬆,也可以說當時貪腐嚴重到自己人也沒有信心了,這也是習近平後來講「貪腐是亡黨亡國」的問題。不過中共為一個執政大黨,當遇到重大問題時,扭轉的速度也很快。過去五年,中共的確做了很多打老虎兼打蒼蠅的行為。不喜歡中共的人會視打虎行為是習近平在打擊政敵,但大力反貪已一定程度扭轉了黨風。以前在中秋節的時候,去衙門送禮的車會多到搞到大塞車,現時的中秋節前夕,已沒有了這種「盛況」。

 

上屆政治局常委王岐山是中紀委書記,十九大之前,外界只關心他年屆69歲,不知會否留任政治局常委,後來他沒有留任,媒體便對他失去興趣。在十九大之後,他在《黨的十九大報告輔導讀本》 之中,寫了一篇五千多字的文章,內容涉及很多重大的問題。

 

王岐山在文章之初就提到一個重要的問題:中共執政基礎是什麼?王岐山的答案是為人民謀幸福,是黨的不變初心。國家發展的巨大成就,人民生活的持續改善,由此積聚起的民心民意,是黨執政的最根本政治基礎。按王岐山的論述,中共如果出現貪腐問題,人民群眾對之深惡痛絕,就侵蝕了黨的執政基礎。所以自十八大開始,總書記習近平定出要全面從嚴治黨,有意從政治局立規矩開始,由上而下,更新黨風。

 

王岐山作為中紀委書記、反腐專家,在從嚴治黨的時候,提出了一個新概念,叫做「政治腐敗」:一是結成利益集團,妄圖竊取黨和國家權力;二是山頭主義宗派主義搞非組織活動,破壞黨的集中統一。他點名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孫政才、令計劃等人之後,說要剷除政治腐敗和經濟腐敗相互交織的利益集團。這個要求也寫入了十九大的報告裡面。王岐山對貪腐定出來的新定義是官員貪腐,不單止是貪錢,還結成一些利益集團,互相包庇。王岐山提出全面從嚴治黨的目的有兩個,一個是解決黨長期執政下的自我監督問題,另一個是跳出所謂歷史週期規律即,跳是出皇朝更替的宿命。王岐山的論述是指,在各種監督制度當中,黨內監督屬第一位。黨內監督失寧,其他監督就會失效。

 

看王岐山的文章,我發現中共沒有迴避政權會否倒台這個最核心的問題。沒有一個政黨或政權,可以擔保其能夠長期執政。中共如今發展出來的理論,不是以西方民主制度去監督政黨,反而是以專制政黨作出嚴格的自我監督:有錯就要急速扭轉。

 

這引來了一個很值得思考的問題,到底民主體制對政權的監督有效,還是專制高效的政黨自我監督管用。我們見到很多亞洲國家如泰國、菲律賓等,實行西方民主制度幾十年,但沒有見到她們消除了貪腐,亦沒有見到她們可以為國家帶來快速的發展。中共這個自我完善,以黨內核心去推動打擊貪腐的方法,過去五年已經有比較大的進展,未來還會堅持下去。兩種制度不止在推動發展上比併,還在打擊貪汚、自我完善上比賽。期望中共會轟然倒下的人,恐怕會愈來愈失望。

 

(如想看王歧山文章的長版本引述,可看人民日報俠客島欄目文章:

https://mp.weixin.qq.com/s/xZdzKdrezBde9pxaDb48qA)

 

盧永雄

盧永雄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調理的精要-快!

上次我寫到鍛煉腹肌的方法,只是一個隨筆,但也表現一個簡單但真實理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