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客講就天下無敵

早前有則新聞,我看完忍不住笑了出來。英國自民黨前黨魁阿什當(Paddy Ashdown)訪港,在外國記者協會午餐會發表演說,表示英國政府應該給予持有英國公民(海外)護照(BNO)的港人有居英權。

我看到這條新聞標題這樣搶眼,當然要細讀一下,看看阿什當有什麼高見。

他說,持有BNO的香港人,如果香港在任何勢力影響下,不能再居住下去,他強力支持英國政府擴大BNO護照的權利範圍,包括持有BNO的港人擁有居英權。他認為英國政府要履行對香港人的道德及法律責任,確保對香港承諾不變。他又批評香港移交主權後,英國政府在處理香港問題上有時顯得偽善。

我覺得他整番說話,唯有「偽善」兩個字是真的。但不只是英國政府偽善,英國政客也偽善,基本上,要在選舉政治中生存的政客,包括香港的建制派與反對派,都是偽善。英國自由民主黨是英國排第三、四位的政黨,雖然是小黨,但於2010年英國大選之後,也曾經與保守黨組成聯合政府。當時的自由民主黨黨魁克萊格出任聯合政府副首相。如果自由民主黨這樣為香港人設想,他們為什麼在執政的年代,不曾努力去為擁有BNO護照的香港人爭取居英權?

英國在撤出香港前夕,發給香港人的BNO護照,作用其實只是一本旅遊證件,封面雖然與英國護照一樣,但內裡卻寫明持有者在英國沒有居留權。不要說BNO這本旅行證件了,有不少香港人透過居英權計劃拿了真正的英國護照,但在香港回歸之後,英國政府馬上修改法例,規定持有英國護照但沒有在英國定居的人,如果沒有在英國交稅,其子女在英國讀書也要邀交海外生的學費。英國既是那種連海外學費都想賺盡的國家,又怎會容許現時大約15萬的BNO持有人有英國居留權呢?現實上,就是因為歐盟的難民問題,令到英國保守黨政府大失支持,意外地讓脫歐公投通過了。可見在接受外來人有居留權方面,英國政府那裏有彈性呢?

這樣問題就來了,為什麼阿什當要向香港人講這種沒有可能做得到的說話呢?其實,這是政客的通病,他們去到不同的地方,對不同的受眾,講他們喜歡聽的說話。他來到香港,知道有些香港人對中國政府不滿,就講些他們喜歡聽的說話,說應該給予持有BNO的香港人有居英權。畢竟,自民黨在國會只有8席,連組織聯合政府的資格都沒有,吹吹牛皮也無所謂。不過,阿什當的病比較嚴重,連不是英國選民的香港人,也下意識地要討好一番。這類說話,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

近日香港「欄后」呂麗瑤很英勇地掀出她在15歲的時候,曾經受到教練性侵犯的經過,令人對侵犯她的教練甚感憤慨。新聞出街以後,有評論說呂麗瑤曾經向立法會議員投訴,質疑為什麼沒有即時帶呂麗瑤去報警。大家都不知道呂麗瑤當日投訴的詳情,但按常理推斷,當事人要有很大的勇氣,才能夠挺身而出,公開事件。即使公開事件了,她是否願意報警或者上庭作證,也是問題。當時事件未有公開,更遑論是報警了。正如阿什當說應該給持有BNO的港人居英權一樣,這些評論只是講一些想當然的觀點,討好大眾想嚴懲性侵者的心理而矣。

評論容易做事難,實際地處理一件事情時,要考慮方方面面的因素,要面對眾多的局限,找出一個面面俱到的解決方案。以呂麗瑤事件為例,我們當然希望涉嫌性侵她的人繩之於法,但無論如何,也要優先考慮當事人的感受和意願。

盧永雄

盧永雄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無用

小時候我常常聽到某某說讀歷史沒有用。對於瞭解和喜歡歷史的我不同意。我 ...

野心勃勃的農曆11月

最近最常聽到了一句話就是“又一年了,哎呀,我好似咩都無搞過咁。點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