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個住公屋放棄私樓的真實故事

特首娥姐說,做「綠置居」,好讓公屋富戶,用綠表買居屋,騰出公屋給有需要人。因為提到公屋起到80萬個就夠,給人駡。公屋是由英國人開始建,當年香港,公屋是權宜的產品。任何政府都知,要人民有歸屬感,人民一定要有房產。百呎地都無,人怎有根,無根又何能有枝葉,無枝葉又怎能發芽結果。

公屋令香港人,又愛,又恨。愛它便宜,便宜過私樓租金管理費。恨就多哪,數都數不清。今天我數,真是越數越恨。

我的摯親,當年在我公司工作,有一日入我房,關我房門。細細聲說,「岑先生幫幫忙。」我問什麼事,請說。她說,「個女唸完書,開始上班返工,計埋一家人工,超過富戶標準,可不可以我份粮,不報税,出現金。保住公屋交平租。」

我叫我的會計總監K哥對她說,壞事不能做,我可私人借錢給她,買居屋。怎知我的摯親當時決定,不做,不再打工,保住間公屋。

另外有個舊員工,兼好好朋友。名字叫俊哥,2005至2006年,沙士過後,我見陰雲已過,與他飯聚時,常叫他買樓,不夠首期可借他上車。我懶好心,去到太子站,找地產約時間睇樓,當年唐樓,尺價1千左右,800呎,80萬左右。點知條俊哥,一句駁過嚟,「我住南山邨,又平又好住,做乜叉要供樓?」最近,這條俊哥,天天被老婆怨老婆鬧,個女出世,瞓邊度?

也是差不多2005年,有個男摯親,給我電話,想借40萬,還賭債,我當然不借,更即時通知全球,不要借錢給男摯親還賭債。點後來女親友打電話來,大義禀然地駡我,「我們有血緣,你無血性,你不借,我賣我住的廣華街,都要幫。」後來她無地方住,申請公屋。她今天,真是住進沙田公屋。好風水,因為近車公廟。

那個好賭男摯親,也住在將軍澳公屋,不過,因為我無錢借給他,現在老死不往來。如果當日女親友不借錢予人,今天不用住公屋。今天我的女親友,都近60。如果今天賣掉廣華街,我想她那間樓500多尺連天台,都有近千萬。有前高官說,賣了香港樓,花百多萬買個中山物業,餘下錢退休,真是樂享晚年。港珠澳大橋開通後,中山與香港,在一小時車程的生活圈內,退休印印腳。

地產霸權,賺盡香港人錢。娥姐有責任幫香港人。怎樣利用政府能力,鼓勵,利誘,幫忙,甚至規管,都要令有能力,香港人,有自己物業。當然無能力,有需要,公屋當然留給他們。

政客,博即時掌聲,望得到一閃即逝的雷電。政治家不同,娥姐若做得好,可能十年後或者更長時間,人民才有感覺。希望娥姐真是有對人民善良的執著,若有的話,希望她能堅持。置業是民生重大問題,更是改造政治良機,若真有良策,中央必定支持。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