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澳華女11歲落榜精英校 父母羞辱「你只有靠做妓謀生了」

這是一個受盡侮辱歧視的「移二代」在澳洲心酸求學的故事...

不少華人家長移民澳洲,其出發點之一就是「為了子女」。當然,「望子成龍」、「盼女成鳳」幾乎是每位家長的心願,而為了讓兒女擠上通往精英學校的獨木橋,強令兒女無止休地補習也成了常態。不過,面對同齡人激烈的競爭和高壓的精英主義文化,那些「移二代」又會怎麼想呢?一名在澳學習的華裔女大學生就分享了她的故事,沒考上精英學校而讓父母失望的她傾訴出心中的苦楚。

設計圖片

這名華裔女生的自訴文章如下:

十年前,我沒有成功進入精英中學(Selective High School)。

那年我11歲,我覺得我這輩子就算完了,用我中國移民父母的話說,「以後你只能靠當妓女,撿垃圾為生了」。

過去幾年,每逢周六我都會在一家華人開辦的補習學校上課,他們不會關心你有沒有進步,或者是能不能跟上學習進度,他們眼中只關心招生和業績。一周又一周,我參加了無數場考試,但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不僅讓我羞愧,還讓我越發自卑。

設計圖片

在我父母的眼裡,我已經是一個失敗者,一個「愚蠢、沒志氣、沒文化」的女孩,我好像一文不值。澳洲華人社區中充斥著比拼成績的氛圍,似乎考上精英學校才是走上成功之路的最好途徑。從七年級開始,每當我路過精英學校,都會默默低下頭,擔心他們會嘲笑我,現在也是如此。

在很多人眼裡,精英學校代表著「上層主義」,精英學校的學生們也帶有莫名的優越感,但我不相信所有的人都支持這種觀點。這種觀點似乎源自東亞嚴酷的學術競爭心態,這也是精英學校招收的學生大多數都具有東亞文化北京的原因之一。

當我備戰高考(HSC)時,我擔心如果考了低分數會讓我的父母非常失望,並會像往常一樣打罵我。目前澳洲教育的制度,可能會讓許多東亞國家的青少年來澳後處於高壓力的學習環境中,這無形中也增加了他們自殺的風險。

網上圖片

在我成長過程中,移民會把精英學校與著名的私立學校相提並論,我一度無法理解其中的原因,但是我現在明白了。這些學校的學生是技術移民的孩子,他們來自社會經濟地位最優越的家庭,而我們這種來自下層階級的人,是沒辦法了解到其中的情況的。

如我所料,我沒能升讀精英學校,這讓我在兩個世界裡不斷游走:在充斥著反智主義及種族緊張氛圍的公立綜合學校中,我受到同學的欺凌,被稱為「中國屌絲」;而在家裡,我也因不熱衷於學習而不斷受到體罰。

在中學的一次校際活動中,一名來自精英學校的亞裔男生對我產生了好感,但我的同學們卻因此不斷嘲諷我,因為我這種人「配不上」精英學校的學生。即使在談戀愛時,我的男友也總是看低我,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接受了精英學校教育,比我優秀很多。

設計圖片

即使上了大學,這一切並沒有就此結束。我身邊有太多畢業於精英學校的高分學生,還有那些迷戀社會地位,享有特權的的年輕人,這對我造成更大的壓力和焦慮。屢屢掛科的同時又不敢告訴我的父母,我害怕他們會再用暴力對待我。這正如一名學者所指出,生長在澳洲移民家庭的孩子永遠無法擺脫父母的影響。

我認為,在「沒有什麼比成績更重要」,以及「上精英學校就理應高人一等」的社會氛圍下,鼓吹高壓的精英主義和劇烈競爭的惡性文化正對澳洲社會構成嚴重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