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送報紙天下第一惡人的故事

講報紙的「頭輪纸」,講送報人,就要講六十年代,最好銷報紙,第一星島晚報,跟住成報,中文聲報,新晚報,南華晚報,她是首先版頭彩色印刷。接住華僑,新報,天天等。還有好多好多小報,真是百家爭鳴,不能盡錄。

當年的流行報紙

當年報社,委託發行代理,送報紙給報販,通常找發行公司,主要睇經濟及信用問題,但是他們,都是怕生事,怕惹禍的生意人。

至於頭輪紙的發行人,一定是好勇鬥狠,惹事生非,每天都要打殺的野人。

這裏要解釋一下什麼叫頭輪紙。頭輪紙,是早上最早發行的一輪報紙。平常發行公司把報紙送到每區集散地,報販自行往每區集散地,取報紙回報檔。而頭輪紙的發行人,從發行公司,取報紙特早送給報販售賣,從而節省報販時間,讓他們在凌晨就能售賣新一天的報紙。

送頭輪紙的人要買報紙,就要幫襯代理公司,大家搶紙,矛盾就出現。這批送頭輪紙的,爛賭,爛食,爛做,爛滾,爛打,只是不爛瞓。

我十三、四歲時,跟當年全港送報紙最快,最惡,最好打的頭輪紙揸弗人,他叫「食粥」,因為他學功夫,當年學功夫的人,人稱食過夜粥。「食粥」精於玩蛇形刁手,出身於掌門梁家方。

點解做頭輪紙,一定打得?六十年代送報人,單車打横放四舊報紙,上面再加半舊。亦有用肩膀托住大半個人咁高報紙,在電船仔抬上抬落,然後用一架人力車,送十多舊報紙,每舊大半個人咁高。路人個個眼突突,看表演,當年中環報紙總集散地,常有外國傳媒來拍攝報導。

當年送報如玩雜技,容易練出好功夫

金庸小說,講得對。送報紙仔,在工作學到武功。抬報紙,講求力學,功夫也是如此,我習武三十年,明白抬報纸與練武功,其實同一道理。送頭輪紙送得多,自然更打得。

講番「食粥」這個人,惡過恶人谷出來的惡人與猛獸。七十年代,好多年青人,學披頭四,頭髮長過肩。他見人長頭髮不開心,話衰長毛,捉來打。他見你隻眼望住他,又打。雲來酒樓簡東主話,有條友,偷睇男人疴尿,「食粥」去厕所捉他來打。

「食粥」賭錢重利害,贏咗,帶齊一伙人,食老鼠班。當年一條老鼠班,夠我二個月人工。味道黏,香,鮮,甜。我後來開過兩間酒樓,日日食魚,從未食到當年美味。問魚欄趙保記老闆娘,「為何現在冇好魚?」她說好魚已經捉清清,現在魚網,深到直落海底,不要講魚,珊瑚都撈光。

「食粥」出晒名是惡人,報紙要好賣,要早送到報檔,就要靠他。所以,好多報社大老闆,都拜訪他。這個人,雖然爛賭,爛打,但是他有俠義精神。見你年少,無人請做工,他會請你,更會教你,重會打你,打到你要衝去厠所,飲生水,沖走淤血。

七十年代初,「食粥」有位朋友,带了個佗背、風濕、跛脚少年找他,叫他幫幫這個靓仔,因為見到個靚仔睡在街頭,等人給飯吃,不如幫他找個報檔做,等他自食其力。食粥揚聲道,兄弟們幫他。這樣改變靚仔的一生,旺角新興大厦,門口報檔,令跛九,富足一生。

所以我學「食粥」,我的兒子,唸完書,我不讓他回我公司做事。我希望他,在外打拼,給人駡老母,給人打,才會學懂做人。

下期再講,惡人「食粥」,天天被人打的故事。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