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腸男嬰生命倒數 搏鬥病魔半年 注營養液維生

擁有一雙精靈大眼睛的小浚恒,最愛張開小嘴,猶如小天使發放治瘉笑聲,也因為這張可愛臉蛋,母親邱太才能堅持下去。來到世上只有六個多月的浚恒,罹患罕見腸扭結,腸臟幾乎全部壞死,尚未探知世界,已嘗遍世間苦難,細小身軀靠注射營養液、忍痛抽膽汁維生,每天在為生命倒數。邱太說:「照顧浚恒雖很辛苦,只要看到他笑逐顏開,已經很值得!」兩母子都為生命而勇敢戰鬥。

六個多月大的浚恒現時牙牙學語,最愛跟父母「聊天」。

「I am hopeless, please help my baby!(我絕望了,請幫幫我的孩子。)」上月除夕,由越南嫁來香港的二十四歲新手媽媽邱王桂英,抱着六個月大兒子邱浚恒,跟隨丈夫和一班熱心人士,到禮賓府向特首林鄭月娥請願,質疑威爾斯親王醫院延誤確診及施手術,邱太當眾跪求為寶貝兒子討回公道,聲淚俱下,發出為人母親的絕望申訴,叫人心酸。

去年六月二十六日,浚恒較預產期早了二十天在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出生,重二點三八公斤,母子平安,但浚恒因發燒,及後懷疑肺炎,被轉到新生嬰兒特別護理部留醫。邱太引述醫生說,浚恒當時情況穩定,完成整個抗生素療程便可回家。

院方為浚恒切除壞死腸臟,僅保留尚未壞死的九公分大腸。

短短四日,事情一百八十度轉變。邱太接到院方來電指浚恒情況急轉直下,送到新生兒深切治療部,夫婦趕抵始知愛兒懷疑胃或腸漏氣,須緊急開刀。邱太形容:「我子宮的傷口本來很痛,但那一刻我已感受不到任何痛楚,腦裏一片空白。」

四小時手術,仍未帶來好消息,浚恒的小腸三百六十度扭結,變了綠色,胃部出現爆裂,醫生為浚恒移正腸部和修補胃部,再檢查X光和血液報告,推斷其小腸無大幅壞死,相信已過危險期,毋須再急於動刀。

然而,壞消息接踵而來。手術後第八天,浚恒腹部脹大,經電腦斷層掃描顯示腸臟異常,開肚後發現其小腸、大腸,幾近全部壞死。浚恒命懸一線,依靠呼吸儀器維生,夫婦當晚不欲愛兒受苦,忍痛同意為兒子拔喉。

夫婦到禮賓府向特首林鄭月娥請願,邱太當眾跪求為兒子討回公道。

當所有人黯然放棄,小生命卻鬥志頑強,原本醫生估計浚恒熬不過數天,最後奇迹地多活了一星期,於是為他注射營養液續命。浚恒父母質疑院方或延誤診斷,故要求將兒子轉送瑪麗醫院。轉院後,院方為浚恒切除壞死腸臟,僅保留尚未壞死的九公分大腸。

浚恒變成「無腸」嬰兒,也許今生不能吃半口美食,雖已可回家與父母團聚,但要在家添置儀器,每天注射營養液長達十六小時來維生,每隔四小時抽取膽汁和胃液,然後每隔三天,返醫院留院觀察一晚,家人亦要每天往來醫院取營養液,一切勞碌工作,自然落在邱太身上,她說:「照顧浚恒很辛苦,但我每天睡醒睜開雙眼,看到浚恒很開心地笑,所有不快拋諸腦後,很值得!」

六個多月大的浚恒現時牙牙學語,最愛跟父母「聊天」,每次聊得哈哈大笑,邱太說:「我的廣東話不流利,便用越南話跟浚恒說媽媽真的很愛你,這樣才能說出我的心聲。」

邱太憶述浚恒出事初期,每天以淚洗面,期待奇迹出現,如今兒子與病魔搏鬥了半年,體重約六公斤,情況穩定,但她不敢怠慢,時刻提醒自己要勇敢堅持下去。原來浚恒長期注射營養液會影響肝功能,估計他的肝臟只能負荷至十五歲,到時候須移植腸臟或換肝才能續命,換言之,浚恒仍未擺脫在為生命倒數的厄運。

浚恒已回家與父母團聚,但每日仍要注射營養液。

邱太原本從事文職,公司福利不俗,婚後打算「公一份、婆一份」,讓已退休的家姑和家翁弄孫為樂,但為了寸步不離地守護愛兒,她不惜辭去優差,歎謂:「我想花更多時間與兒子相處,難保明天會發生甚麼事……」

如今丈夫獨力肩負家庭重擔,家姑也兼職打工,幫補浚恒的醫療費用,她更憂心浚恒日後的生活所需,如何面對逆境,一切皆為未知之數。邱太希望院方盡快交代事故真相,為兒子討回公道,也希望院方提供醫療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