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佔中暴動後遺 中央連番落閘

全國人大會議結束,當外界聚焦於放寬國家主席連任可多於兩屆時,中央的部署,遠多於此。

首先是修改憲法,加入「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中國憲法本來已經寫入四個堅持,其中一個是堅持共產黨領導,如今再修憲,把共產黨領導突出為新時代最本質的特徵,顯示一黨專政的制度將牢牢不變。

第二,在確立中共在憲制內的主導地位的同時,大力加強對各級政府及官員的監察。成立被視為比香港的ICAC更有力的組織──國家監察委員會,並與黨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合署辦公,令反腐敗體制機制更為完備,力量更為集中,全面監察黨員及非黨員的幹部和公職人員有無貪腐或瀆職的行為。

兩件事情加在一起,就是既要把中共統治地位牢固化,也大大加強中共自身的廉潔性和統治力,確保國家機器要為人民施政。

第三,是強調以憲治國。所有的主要領導人都要按憲法宣誓,遵守憲法。當然,憲法包含了中共的領導地位。

國內這些重大變化,對香港會有甚麼影響呢?最主要有三方面。第一、擺明車馬要推翻中共執政的人,將不能進入特區的權力機構。澳門中聯辦副主任陳斯喜話,據他的理解,叫喊「結束一黨專政」的人,不能參選立法會。

第二、港澳的主要官員和議員未來可能要宣誓效忠憲法。現時他們宣誓的內容主要是擁護《基本法》和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或澳門)特別行政區。國內這次領導人的宣誓,由過去擁護憲法,明確地改為忠於憲法。據悉,中央有些議論說香港的主要官員和議員未來宣誓時,也應該要修改誓詞,改為忠於憲法。而忠於憲法背後的含義,就是不能夠挑戰中共的領導地位。

第三、對香港的法例可能會作出違憲審查。人大法律委員會改為人大憲法和法律委員會,將來會有作出「違憲審查」的新功能,全國以至地方的立法,如果與憲法內容有牴觸,都會發回重議。據悉,中央也會考慮對香港法律實施同樣的審查。意味著如果香港的立法與憲法有所牴觸,例如當影響到國家安全的保護時,會把香港法律發回重議。

這些建議預計都會引起爭議。泛民議員質疑立法會議員不能喊「結束一黨專政」口號,否則會被取消資格這種做法,是「一國一制」,會令香港失去了言論自由。這種講法香港人或會覺得很「啱聽」,但嚴格而言,所謂「一國兩制」是指香港實行資本主義制度五十年不變,香港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也包括香港不實行共產黨的專政。而上述要求也沒有叫香港實行共黨專政,只是進入政權機構的人,不能以推翻中國為目標,這原本也和「一國兩制」中的一國原則相符。合理地理解「一國兩制」,香港人可以自由議論這些事情,這是兩制,但執政者不能夠以推翻國家基本制度為目標,這就是一國。

我相信一切都是落閘措施。在回歸之初,中央對香港比較寬鬆,不用落閘。直至2014年的佔中及2016年的暴動,令中央驚覺到香港可能出現了想推翻其政權的勢力,或有把香港分裂出去的圖謀,所以只能夠落閘,做出上面的部署,以免香港愈行愈遠。這就是我過去一直所講的狀況,香港的反對運動越激,中央的回應只會越硬,失去了模糊的空間。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