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捍衛聯匯的有利因素

金管局出口術撐聯匯之後,港元匯價在周四略為反彈,脫離了7.85的弱方保證水平,金管局暫時不需要再入市接港元,令市場有喘息及思考的時空。

我昨天講到金絲雀問題,怕這樣說會帶來恐慌,所以特別加了幾句後記,說目前雖有風險,但不一定成災。今天講講一些比較正面的觀點。

第一、    金管局入市干預接港元,是制度正常運作的結果。金管局在2005年5月18日訂出聯繫匯率強方及弱方保證,擴闊了港匯上下流動的空間,金管局不需要在港匯跌穿或升7.8便要馬上入市,以港匯下跌為例,由7.8至7.85,金管局不一定入市,只是跌到7.85金管局才一定會承接。尤記得當時金管局總裁任志剛宣佈新機制的時候,說市場過去批評他是「任一招」,有了新機制就不只一招了。

港美出現息差,令到港元滑落至7.85的弱方保證水平,金管局入市接盤,本來是機制順利運作的結果。由於樓價高企,有不少人希望香港快快加息,港匯跌至7.85,銀行加息,其實不是問題,大家關心的只是資金流失速度是否過快而已。

第二、香港抗禦狙擊、捍衛聯匯的實力,已比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時大大增強,香港現在有外匯儲備4403億美元(今年3月底數字),世界排名第6,香港M3貨幣供應中有70245億(去年第4季數字)為港幣,外匯儲備換成港元有34563億,數量等如M3港元貨幣供應的49%,外匯儲備相對貨幣供應量的相對值之高,全球罕見,也遠超中國大陸。概念上等如要有49%的港元資產換成外匯,才會耗盡金管局的外匯儲備,機會極細。

基於上述兩點,可以派半粒定心丸給大家,香港聯繫匯率即使被人衝擊,亦很難被衝散。

調過頭來說,我們還擔心什麼呢?我們擔心的是港元流失速度過快、利息上升過急,就會對股市及樓市,特別是後者會造成重大衝擊。美國聯儲局自2015年底開始加息,每次加息0.25厘,累計加息6次,合共1.5厘。香港與美國形成了1.5厘的息差,港美息差會直接反映在最優惠貸款利率上,即是說,香港貸款利息比美息低1.5厘,如果樓按以Hibor作為基礎的話,港美息差就會細一些,大約1厘多一點。但還要注意的是市場預計聯儲局今年還會再加息兩次,換言之,若港息不動,港美利息到年底就有2厘差距。

港美目前維持著1.5厘利息差距,除了資金湧港,還未走清之外,亦因為美元疲弱。反映美元兌六大主要貨幣匯率的美元指數現價89.96,一直在低位徘徊,52周高位是100.03,美元現價比高位低了10.1%。美國總統特朗普大幅減稅以及大增開支,令到美元疲弱。但換一個角度,萬一美元回升,港元受壓更甚。

至今年年底,港美潛在息差可能有2厘,如果港元流出速度緩慢,香港逐步加息,例如第3季加0.25厘,第4季加0.25厘,全年只加息0.5厘的話,相信香港可以承受。相反一個極端災難性的情況,是在半年之內,香港要加足2厘利息的話,恐怕會撕破樓市泡沫,對樓市造成很大衝擊,這就是風險所在。

不過,我目前估計香港今年要快速追加2厘利息的機會,只會10%到20%,機會較細。不過,如果金管局天天接盤100億港元的話,出問題的機會率就會提升。若香港開始加息只仍阻止不到港匯跌勢的話,風險就會再向上。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