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爸媽慣用語:「做得咁辛苦唔好做啦!」

最近聽到很多僱主抱怨,說請人很難。不但有經驗的員工難請,就算係剛從大學畢業的新人,也不容易請得到,請得好。

僱主傳來的都是一些零零碎碎的印象,其中一個感覺是整個社會中產化,令年青人的就業態度變得比較鬆散,畢業之後也不會馬上找工作,會先去旅遊一、兩個月再慢慢打算。另一個普遍現象是上班一段時間,便覺得很辛苦,在沒有什麼特別理由的情況下,辭職不幹。更有甚者,是家長也鼓勵他們這樣做。

最近聽到一個小故事,有一名四大會計師行,即所謂Big 4的老闆,當年他剛出道的時候,遇上埋數的旺季,晚晚做審計做到深夜兩、三點才回家,也視作等閑。今天他的孩子會計畢業,加入了他的公司。他見到孩子要做到晚上很夜下班,就忍不住打電話給兒子的上司,問他「點解捽人捽得咁緊要,搞到我個仔咁夜至收工?」

很多家長見到子女工作辛苦,有一句慣用語:「做得咁辛苦唔好做啦! 還是找一份比較舒適的工作吧。」他們好像忘記了,自己也是這樣走過來。千萬不要以為這些現象只會發生在中高層家庭,即使是基層家庭,也有同樣情況。

有朋友就講起他參加大學的師友計劃,帶過一名小師妹。那小師妹來自基層家庭,住在公屋,家庭月收入只有約三、四萬元。由於她是獨女,書讀得很好,父母甚麼事情都不讓她做,叫她專心讀書就可以了。她的整個成長過程,與中產家庭子女,其實無大分別。這些孩子的IQ或許不低,但抗逆能力較低,不易抵受職場的挑戰。

除了社會中產化的影響之外,政府大量招聘新人,也是令到職場人手緊張的另一個因素。今年以來,香港經濟增長比較好,特別是零售業,在去年下半年開始全面復甦,零售業人手本來已經相當吃緊,去年10月特首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中說,會增聘3%公務員,後來政府決定在本年度增聘6700名公務員,令公務員編制增至近19萬人。政府大力請人,令到勞工市場百上加斤。本港每年有5萬多名中學生畢業,有2萬多會升學,同時每年亦有2萬多名專上院校畢業生投入職,政府要請多6700之數,感覺好像不多,但政府增聘人數超過本地新入職場年青人數的十分之一,令到緊繃的勞工市場,更形吃緊。

我與一些經濟學者談過,香港已經出現一個繁榮末段的狀況,主要的生產成本不斷上漲,例如租金,雖然早一、兩年略有回落,現時已經反彈回升;又例如勞工成本,因為人手短缺,令到勞工成本上漲。這邊廂成本上漲,但那一邊廂收入卻沒有相應的增長。零售業比較好一些,但與高峰期比較,收入大約只有當時的八成,其他行業不見得太旺。

現時的狀況是生意雖然不錯,但成本太高,經營利潤遠不如經濟剛從谷底走出來的時候,當時生意急增,但成本低企,做生意賺錢容易。經濟學者認為,如今是繁榮末段的狀況。不過雖然說是末段,但還可能會維持一至三年。在這段時期內,企業經營者將會發現,生意越來越難做。

盧永雄

我不是藥神

內地真人真事改編電影《我不是藥神》引起極大迴響,連總理李克強都關注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