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油畫中的中國山水 回溯當代油畫大師龎均60載藝術人生

有「油畫界齊白石」之稱的中國現代藝術大師龎均,以善用灰調於油畫中表達國畫獨有的意境而聞名。他將於本月在港舉行油畫展,展出60年來的心血畫作。

龎均因為一句「中國人畫不好油畫」而開始以創造富中國色彩的油畫為目標。

出生於藝術世家,龎均以13歲之齡入讀杭州國立美術學院,及後轉讀中央美術學院。在傳統的學院訓練之下,龎均非但沒有受制於傳統,甚至因為一句「中國人畫不好油畫」而開始以創造富中國色彩的油畫為目標,將傳統文化概念融入西方的繪畫中,成功創出獨具一格作品。

《君子自得游於藝》在來往置地歷山通往置地廣場的行人天橋展出

中國畫與油畫的基礎大不同,講求含畜之美,畫山水取其意境,顏色亦不比油畫絢爛多彩。由於中國畫的精髓在於墨與水,故有「墨分五色」之說。龎均憑著天生對調色準確度和著色厚薄度的敏銳度,靈活地使用灰色調,成功以油彩造出中國山水的煙雨迷濛之姿。

龎指,中國傳統作畫元素並不只是體現於已完成的畫作當中,作畫過程和理念亦深受傳統文化觀念影響。「中國的墨快乾,所以講究筆墨成功」,龎均指將中國元素融入油畫的困難之一,就是這種「一筆定江山」的寫意畫法在乾燥時間緩慢的油畫中很難實現,稍有不慎就會使畫作「糊掉」。他又指,油畫筆難以描繪出中國畫的線條,所以龐均作畫時雖然用的是西方的顏料,卻手握中國人的毛筆,使繪畫的姿勢、手勢亦要重新研究。

《中環之林》中展現了香港密密麻麻的高樓大廈,畫中的精髓在於大廈反射陽光深淺不一的顏色。

龎均憶述1980年首次到香港藝術中心開設第一個展覽,他形容那次很「轟動」,因為自己初來乍到,財政狀況亦欠佳。「剛到香港最深刻的就是我很窮」、「當時那個展覽很轟動,轟動的原因就是雖然我什麼人都不認識,但卻賣了九張畫,那是一個奇蹟。」他形容,當時其中一個買家是墨西哥的州長,以兩千五百美金買下了一幅宋朝花瓶的景物畫,放在墨西哥一個博物館裏展出。

時隔多年龎均再度來港開畫展,今次的展覽其中一幅作品《媽媽最後的回憶》,描繪了廈門鼓浪嶼的美景,原來背後隱藏龐均之母生前最後的回憶。「有一天下午去看我母親的時候,她突然間精神變得很好,她說:『我昨天晚上做了個夢,我回到福建去了,福建的陽光好好,鼓浪嶼好美。』,然後那天半夜兩點鐘,醫院就來電話說她去世了。」後來龐均一有機會,便到廈門畫下鼓浪嶼的美景,以此懷念母親。

《文華窗外》反映室內寫生的樂趣。

展覽亮點之一,為其中一幅長16米、由7塊畫板拼接而成的《君子自得游於藝》,在來往置地歷山通往置地廣場的行人天橋展出。畫中以甲骨文做主題,模糊了文字和繪畫的界線。「因為中國的文字本事是一個造型美,它的結構很有意思」、龎指,「先有繪畫後有文字」,所以我就想在幾千年後的今天,用藝術的方式反過來形容文字,將文字變回繪畫。從畫面來說,給了我一個自由安排的空間。 中國的拓片是黑底白字,但書法卻是白底黑字,所以就把兩種融合,以油彩畫出白底黑字的甲骨文,創造出新的意念。

「六十年的約定——龐均油畫展」將於本月10日到31日在中環交易廣場中央大廳舉行,展覽將按時序展出龐均60年間於不同時期和地點所創作超過三十幅的油畫。

簡單的構圖令龎均運用灰色的技巧更為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