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澳夫仿真植物棚装饰私家车 禅味超浓引大批网民热议
upload_article_image

伤残女同志申请接受性治疗 成功获判每年过万资助金以满足需求

性解放新里程碑?

澳洲一名残疾女同性恋者成功争取“性释放权”,她将获得纳税人的资助,接受性治疗师的服务。

(设计图片)

较早前,澳洲政府决定允许一名患有多发性硬化症的40岁女子获得国家伤残保险计划(NDIS)资助,以寻找性治疗师进行治疗。据了解,由于残疾,该名女子一直无法自慰,也不指望有伴侣能帮助她释放性欲。

(设计图片)

一开始,其要求“使用性治疗师”的NDIS申请遭到拒绝,理由为“该服务不包括性服务”。但行政上诉法庭推翻了这一决定,因为他们发现在该案件中使用性治疗师是“合理和必要的”。判词中写道:“她将自己找不到伴侣的原因归咎于自身的残疾,并解释了原因,我接受这一说辞及其中的保密原因。据我所知,这种支持将激发其社交和情感发展的潜力,并帮助她融入社会。”

该判决还发现,就算她有伴侣,对方也无法像训练有素的治疗师一样,使申请人达到她所要求的性释放。

(设计图片)

澳洲残疾人协会联合行政总裁Matthew Bowden称,这起案件是一个“了不起的胜利”。他表示,该名女子由于残疾而被剥夺了自我愉悦的能力及享受性快感的权利。而这场胜利则承认了她作为一名残疾人士,有权利拥有包括性满足在内的普通生活。他还解释指,性治疗并不会提供直接或实际的性服务,因为那是性工作者的工作,尤其是为面向残疾人士而受过专业训练的性工作者。

(设计图片)

NDIS部长Stuart Robert表示,国家伤残保险机构将对这一决定提出上诉。他表示,NDIS计划不会包括性服务、性治疗或性工作者,更直言那些服务并不符合大众的预期,并非为合理或必要的资助。

但Bowden表示,“促进性表达”的服务在以前的省份残疾人士服务中一直处于重要位置。他认为,公众会明白,如果一名残障人士无法触摸到其性器官的话,对其进行资金援助是合理和必要的。

(设计图片)

法庭上,该名女子表示,通过专业性治疗师的服务并获得释放性欲对其心理健康、情感健康和身体健康都有好处。她更透露,她没有再像以前般沉闷,还可以释放紧张和焦虑的情绪,更改善了其人生观。

据了解,这项每月一次的服务每年将花费纳税人10,800澳元,即接近港币六千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