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澳女尋醫驚覺手臂「雀斑」為癌症 感謝IG敦促看專科
upload_article_image

悉尼大叔嫌交通太差竟游水上班 每日橫渡悉尼港1.5km妻子極無奈

大家記住就算塞車也不要隨便跳維港啊lol

由於疲於悉尼過於擠擁的交通,48歲的Peter Dunne決定每天游泳上班。儘管認為這是個可行的方案,但Dunne依然就各種安全問題和妻子的批准煩惱不已。

(網上圖片)

家住Cremorne Point的Dunne出門口的時候不像普通人一樣帶Opal card(類似悉尼八達通),而是帶上泳鏡和放水背包,然後一頭扎入水中。他要游1.5公里以橫穿悉尼港,之後便會在麥考利夫人座椅上岸,從悉尼皇家植物園走路上班。

他透露,這個異於常人的想法萌生於他趕不上渡輪的某日,他當時遠眺對岸的家,心想若他游過去可能只需要20分鐘。

(網上圖片)

作為一個游泳教練,Dunne有十足的自信可以橫穿繁忙的悉尼港,基本上所有人都覺得他是個瘋子,包括他的妻子Kate。她表示,早在2013年前他便向當時為女朋友的她透露過這個想法,他們在2016年完婚,而她一直致力讓他放棄這個想法,更表示她的第一反應是Dunne會被Manly Ferry撞傷或者被魚吃掉。

公路及海事服務 (RMS)的發言人表示,儘管橫渡悉尼港不算犯法,但他們並不建議市民這麼做,因為這一行為可能會為渡輪的運行和其他航運帶來阻礙,並因此違反海事法例而被問罪。RMS和新省警察有權利發放安全指示,或在評定水面情況存在不安定因數時勒令市民上岸。與此同時,從提壩進入皇家植物園也是違法的。

左起:Peter Dunne,9個月大的兒子Alfie及妻子Kate(網上圖片)

但Dunne沒有考慮太多,他對在悉尼港游泳一事毫不擔憂,因為他小時候常常從Cremorne Point游到Kirribilli港口商店買香腸卷,或和朋友們在開船時跟著渡輪游泳。

Dunne認為,只要跟隨船隻游泳及穿上熒光救生衣,就不會有太大的危險性。 他更表示,他並不希望他的個人行為會影響到本已極其繁忙的悉尼港的運作,並稱「唯一能阻止他的就是浪費別人的時間」。但是Kate依然覺得,他這種奇怪的做法會被所有人指指點點,更補充指,他若真闖禍,她可能會和他離婚。

悉尼港(設計圖片)

Dunne表示,他有任職船長及渡輪水手的朋友,但他從來沒有跟他們討論過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