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单于天降瓦当出土 汉室与匈奴关系如何?

“单于”是匈奴的最高首领无误,至于“天降”,多年来都有学者研究。

1954年,考古学家在内蒙古包头市一处汉墓群中发现一个刻有“单于天降”四个字的瓦当。瓦当属于泥质灰色,头为圆形,轮廓凸起,内有隆起的十字线条四分圆面,其上阳刻隶书“单于天降”,表面施朱彩。瓦当的出土对于研究汉代与匈奴文化的意义重大,因铭文隶意浓厚,书体规整严谨,是为两地交流的实物历史资料。

在内蒙古展出的“单于和亲”及“单于天降”瓦当 (网上图片)

“瓦当”即瓦片的头,也叫“瓦头”,是古代中国建筑中筒瓦顶端下垂部分。古人认为“当”为“底”,因为陶瓦一块压一块,从屋脊一直排列到簷端,而带头的瓦正处在众瓦之底。瓦当的下面是椽头,“当”需要抵挡风吹日晒雨淋,保护椽头免受侵蚀,延长建筑寿命。

故宫宫廷顶的瓦当,以保护椽头 (网上图片)

而中国人还喜欢在瓦当雕刻文字或图案等,美化和蔽护建筑物簷头。所以,瓦当不仅为艺术,同时成为考古重要实物资料,对研究古代各时期的政经文化等有一定参考价值。于内蒙古出土这块汉宣帝时期“单于天降”瓦当,对于研究汉匈关系极具参考价值,因为瓦当证明汉武帝武功。

“单于天降”拆开来解读,“单于”即广漠辽阔,是匈奴的最高首领。而“天”就是上天、天命。不过,“降”字字音及字义上,可为降生的“降”或投降的降”,存在着争议。

网上图片

据专家再考据加以推断,这块瓦当出土年代为东汉时期,瓦当文字反映的却是西汉宣帝时,匈奴呼韩邪单于为了得到汉室保护而内附的历史。汉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呼韩邪单于朝汉于甘泉宫,称臣侍汉,汉朝“宠以疏礼,位在诸侯王之上”,开启汉朝与匈奴关系的新篇章。

当时,匈奴单于归附西汉不需一兵一卒,百姓都高兴,于是修建这个有“单于天降”的瓦当建筑,来纪念事件。据研究,召湾是匈奴呼韩邪单于南下觐见汉宣帝时的必经之地,带有“单于天降”瓦当的建筑,就是在此时兴建。换言之,“单于天降”即是“上天的神秘力量让单于降服归顺汉朝”,一度成为普遍的解释。

“单于天降”瓦当 (网上图片)

不过,当代专门研究先秦两汉瓦当的关增铸,花了多年对所有他已看到的及自己收藏的瓦当展开饰文考证,翻阅《左传》、《史记》、《汉书》、《金石大字典》等几十种参考资料,对近270种先秦两汉瓦当图饰、文字作了深入考证,并在2005年出版的《先秦两汉瓦当饰纹考》提到“单于天降”瓦当的文字解读,表示“单于和亲” 及“单于天降”都是古代民族和解之义。他引述《前汉书·元帝纪》载:“虖 ( 呼 ) 韩耶单于,不忘恩德,向慕礼仪,复修朝贺之礼,愿保塞传之无穷边陲,长无兵革之事”。“天降”,“天”指对方,即双方称谓。“降”按古音注:降,和同也,“单于天降”即(双方)和好之义。

关增铸多年收藏及研究瓦当 (网上图片)

网上图片

“天降单于”瓦当,不管反映单于降服归顺汉朝,还是解作汉匈双方和好。但不管是如何解读,这个瓦当都必定是对当时汉军消除匈奴侵扰的一种颂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