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日军疯狂抢夺和尚挖出的稀宝 方丈军人以身守护

抗日还要保护重要文物。

自“九一八事变”以来,日军对中国政治、军事、经济大肆侵略,文化事业也不例外,日军师团还专门配置了“文物收集员”,抢掠沦陷区的珍贵文物古籍。可幸的是,有大批有志之士,保护中华文化遗产免遭战火涂炭,以这种特殊方式抗战。

140箱《四库全书》辗转转移到贵州,藏身“地母洞”,是抗战时期保全文物其中一个个案 (网上图片)

公元1933年,山西省赵城县(今洪洞)广胜寺的和尚范成在寺庙后面的一处土窑坑铲土时,意外从垮塌了的窑坑一侧,发现以青砖砌著的东西,里面密密麻麻堆满金色的绢帛和许金银器物,力空方丈闻讯,看到宝物后不禁欣喜,果然有宝藏。

广胜寺始建于东汉建和元年(公元147年),于大唐大历四年(公元769年)扩建。当时,汾阳王郭子仪牒奏,唐代宗下诏谍,赐额为“大历广胜之寺”,取广大于天,名胜于世之意,命名为广胜寺,所以,数百年来,寺院有宝藏并不奇怪,如今发现了宝卷,也证实宝藏传言不假。

1934 年,梁思成、林徽因与费慰梅到广胜寺考察 (网上图片)

力空方丈叫全寺人员清理宝物,需3天3夜才将窑坑宝物被被挖出,包括有唐代、宋代、金代金银器物数百件,而最令人惊讶的是,有一堆得满满的绢帛,成捆的绢帛里包裹着的《赵城金藏》。

这金藏为金代民间劝募,在山西解州天宁寺刻成,又名《赵城金藏》。发起人为潞州崔进之女法珍。相传她断臂劝募刻经,很多佛教信众深受感动,纷纷捐资协助,于金皇统九年(公元1149年)前,刻造,在金大定十三年(公元1173年)完工。崔法珍将印本送到燕京,受到金世宗重视,其后再将经版送到燕京刷印流通。

《赵城金藏》卷首插图 (网上图片)

《赵城藏》的原刻版式,除千字文编次略有更动外,基本上是《开宝藏》的复刻本,同时保留《开宝藏》蜀版许多特点,由于在《开宝藏》和另一复刻本《高丽藏》初刻印本都散失,所以保存了数千卷《开宝藏》蜀本的原貌,无论在版本或校勘方面,都具有较高的价值。

《赵城金藏》被发现后,力空严令众人不得走漏风声,但始终曝光,震动了国内学术界,也引起日本人的注意。日本东方文化研究所,曾派人到广胜寺“考察”,望以22万银元收藏此经,但遭到拒绝。

《赵城金藏》局部 (网上图片)

到了公元1938年2月,日军占领赵城,广胜寺处于日军占领区,日军更多次询问《赵城金藏》的下落,但都被力空方丈敷衍了事耍走,誓死守卫国宝。

到了1942年春,日军决定奔赴广胜寺抢夺《赵城金藏》,力空怕佛经被抢,连夜通知军分区,最终军分区连夜从飞虹塔取出经卷,运出广胜寺,转移经书。可是,遇上日寇“五一”大扫荡,清剿太行根据地。于是军区人员带着经卷,在马岭、泽泉一带与敌人周旋。扫荡战结束后,才把经卷送到沁源县驻地保管。

之后为了保证藏经安全,将经卷运到山势险峻的棉上县,藏在一座废弃的煤窑中,后来日军发现再来抢夺,有战士为了保存经书身亡。战争结束后,《赵城金藏》到了北京,正式移交北平图书馆,成为了现在的国家图书馆收藏的第一批珍贵文献,也是中国国家图书馆四大专藏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