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日軍瘋狂搶奪和尚挖出的稀寶 方丈軍人以身守護

抗日還要保護重要文物。

自「九一八事變」以來,日軍對中國政治、軍事、經濟大肆侵略,文化事業也不例外,日軍師團還專門配置了「文物收集員」,搶掠淪陷區的珍貴文物古籍。可幸的是,有大批有志之士,保護中華文化遺產免遭戰火塗炭,以這種特殊方式抗戰。

140箱《四庫全書》輾轉轉移到貴州,藏身「地母洞」,是抗戰時期保全文物其中一個個案 (網上圖片)

公元1933年,山西省趙城縣(今洪洞)廣勝寺的和尚范成在寺廟後面的一處土窯坑鏟土時,意外從垮塌了的窯坑一側,發現以青磚砌著的東西,裡面密密麻麻堆滿金色的絹帛和許金銀器物,力空方丈聞訊,看到寶物後不禁欣喜,果然有寶藏。

廣勝寺始建於東漢建和元年(公元147年),於大唐大歷四年(公元769年)擴建。當時,汾陽王郭子儀牒奏,唐代宗下詔諜,賜額為「大歷廣勝之寺」,取廣大於天,名勝於世之意,命名為廣勝寺,所以,數百年來,寺院有寶藏並不奇怪,如今發現了寶卷,也證實寶藏傳言不假。

1934 年,梁思成、林徽因與費慰梅到廣勝寺考察 (網上圖片)

力空方丈叫全寺人員清理寶物,需3天3夜才將窯坑寶物被被挖出,包括有唐代、宋代、金代金銀器物數百件,而最令人驚訝的是,有一堆得滿滿的絹帛,成捆的絹帛裡包裹著的《趙城金藏》。

這金藏為金代民間勸募,在山西解州天寧寺刻成,又名《趙城金藏》。發起人為潞州崔進之女法珍。相傳她斷臂勸募刻經,很多佛教信眾深受感動,紛紛捐資協助,於金皇統九年(公元1149年)前,刻造,在金大定十三年(公元1173年)完工。崔法珍將印本送到燕京,受到金世宗重視,其後再將經版送到燕京刷印流通。

《趙城金藏》卷首插圖 (網上圖片)

《趙城藏》的原刻版式,除千字文編次略有更動外,基本上是《開寶藏》的複刻本,同時保留《開寶藏》蜀版許多特點,由於在《開寶藏》和另一複刻本《高麗藏》初刻印本都散失,所以保存了數千卷《開寶藏》蜀本的原貌,無論在版本或校勘方面,都具有較高的價值。

《趙城金藏》被發現後,力空嚴令眾人不得走漏風聲,但始終曝光,震動了國內學術界,也引起日本人的注意。日本東方文化研究所,曾派人到廣勝寺「考察」,望以22萬銀元收藏此經,但遭到拒絕。

《趙城金藏》局部 (網上圖片)

到了公元1938年2月,日軍佔領趙城,廣勝寺處於日軍佔領區,日軍更多次詢問《趙城金藏》的下落,但都被力空方丈敷衍了事耍走,誓死守衛國寶。

到了1942年春,日軍決定奔赴廣勝寺搶奪《趙城金藏》,力空怕佛經被搶,連夜通知軍分區,最終軍分區連夜從飛虹塔取出經卷,運出廣勝寺,轉移經書。可是,遇上日寇「五一」大掃蕩,清剿太行根據地。於是軍區人員帶著經卷,在馬嶺、澤泉一帶與敵人周旋。掃蕩戰結束後,才把經卷送到沁源縣駐地保管。

之後為了保證藏經安全,將經卷運到山勢險峻的棉上縣,藏在一座廢棄的煤窯中,後來日軍發現再來搶奪,有戰士為了保存經書身亡。戰爭結束後,《趙城金藏》到了北京,正式移交北平圖書館,成為了現在的國家圖書館收藏的第一批珍貴文獻,也是中國國家圖書館四大專藏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