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示威什么时候结束?》

 

现在香港一开电视机或者手机看新闻,都是铺天盖地的示威游行,然后就顺便转化成为冲击警察的暴力冲突,这种游行示威好像变成了一种定律,没有暴力发生,没有和警察冲突的示威好像就称不上是示威了。

好了,问题来了,总不能这么了无止境的示威游行吧? 那么什么时候能结束呢?

先看看示威为了什么目的,现在示威表面上是要求林郑特首使用游行示威者喜欢的字眼来表示逃犯条例的修订我真的放弃了,我正式向你们跪下了,然后再挑选法官团组成的调查委员会来调查成件事。背后的目的其实剑指今年11月份的区议会选举和明年的立法会换届选举,为泛民阵营积聚人气,创造议题,摆出要与香港人共进退的姿态来胜出11月区选和明年的立法会选举。

我想泛民阵营原本也预计不到这场反修例的示威游行可以如此发酵放大,还能无限积聚大部分青年人的支援。示威游行是一个非常烧钱的项目,以一般情况,反政府示威游行有预定的预算,场场计数,预算用完背后金主根据实际情况决定是否追加拨款。这次在这么短时间内发动几场大型的示威,表示泛民阵营要不获取了大笔外部资金,要不就是提早动用了11月区选的资金,大有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之意。

综上所述,泛民阵营现在应该也是见步走步的心态来通过无数次游行示威积聚选民和潜在选民来支持自己将来的选举,最理想情况是希望这种人气可以一直积攒到明年的立法会选举,一举爆发 控制立法会,如果无以为继,那最低限度应该是坚持到今年的区选之前,让泛民阵营一洗上届的颓势,最终可以通过议会资源继续对抗政府获取外部势力给与的好处。

那么如何可以一直坚持下去呢? 黑衣示威者就是关键了,创造争议才能玩得久。黑衣口罩示威者属于暴力型,但泛民会将其与和平示威者捆绑,表示都是为了抗争,只是形式不同而已。泛民的计划应该是不停通过黑衣者制造暴力,博俾警察打,俾警察拉,跟住通过同情被拉和被告的示威者来发动一场场示威反政府和支援被拉示威者。只要每次示威游行都有暴力发生,都有示威者俾警察拉,而黑衣者也会想尽办法和手段来挑衅警察博拉,那这场运动便可无限循环,想什么时候停那就是泛民说了算。

港人应该认清以上示威游行的本质,不要让一群拿着外国护照的香蕉议员和示威带头人领着破坏我们自己的家园。

薛良文 旅游公司董事总经理
香港建设专业联会理事

香港建设专业联会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