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示威什麼時候結束?》

 

現在香港一開電視機或者手機看新聞,都是鋪天蓋地的示威遊行,然後就順便轉化成為衝擊警察的暴力衝突,這種遊行示威好像變成了一種定律,沒有暴力發生,沒有和警察衝突的示威好像就稱不上是示威了。

好了,問題來了,總不能這麼了無止境的示威遊行吧? 那麼什麼時候能結束呢?

先看看示威為了什麼目的,現在示威表面上是要求林鄭特首使用遊行示威者喜歡的字眼來表示逃犯條例的修訂我真的放棄了,我正式向你們跪下了,然後再挑選法官團組成的調查委員會來調查成件事。背後的目的其實劍指今年11月份的區議會選舉和明年的立法會換屆選舉,為泛民陣營積聚人氣,創造議題,擺出要與香港人共進退的姿態來勝出11月區選和明年的立法會選舉。

我想泛民陣營原本也預計不到這場反修例的示威遊行可以如此發酵放大,還能無限積聚大部分青年人的支援。示威遊行是一個非常燒錢的項目,以一般情況,反政府示威遊行有預定的預算,場場計數,預算用完背後金主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追加撥款。這次在這麼短時間內發動幾場大型的示威,表示泛民陣營要不獲取了大筆外部資金,要不就是提早動用了11月區選的資金,大有破釜沉舟背水一戰之意。

綜上所述,泛民陣營現在應該也是見步走步的心態來通過無數次遊行示威積聚選民和潛在選民來支持自己將來的選舉,最理想情況是希望這種人氣可以一直積攢到明年的立法會選舉,一舉爆發 控制立法會,如果無以為繼,那最低限度應該是堅持到今年的區選之前,讓泛民陣營一洗上屆的頹勢,最終可以通過議會資源繼續對抗政府獲取外部勢力給與的好處。

那麼如何可以一直堅持下去呢? 黑衣示威者就是關鍵了,創造爭議才能玩得久。黑衣口罩示威者屬於暴力型,但泛民會將其與和平示威者捆綁,表示都是為了抗爭,只是形式不同而已。泛民的計劃應該是不停通過黑衣者製造暴力,博俾警察打,俾警察拉,跟住通過同情被拉和被告的示威者來發動一場場示威反政府和支援被拉示威者。只要每次示威遊行都有暴力發生,都有示威者俾警察拉,而黑衣者也會想盡辦法和手段來挑釁警察博拉,那這場運動便可無限循環,想什麼時候停那就是泛民說了算。

港人應該認清以上示威遊行的本質,不要讓一群拿著外國護照的香蕉議員和示威帶頭人領著破壞我們自己的家園。

薛良文 旅遊公司董事總經理
香港建設專業聯會理事

香港建設專業聯會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