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有片: 另一批警员在警车内被包围 退到沙咀道遇上开枪事件

哀我城 哀暴力之都

香港愈来愈觉黑暗。警方先在上周六发现有人制造大量TATP烈性炸药及汽油弹;到周日有示威者到中联办汚蔑国徽,在街道上掟汽油弹;同日晚上元朗发生暴力袭击。在政治暴力不断升级之下,香港不再安全。

第一首先要讲的是发现TATP烈性炸药。警方在荃湾隆盛工厂大厦的单位发现武器库,检获至少一公斤的TATP烈性炸药及10枚燃烧弹,TATP是极其危险的东西,因为警方事先破获了,没有炸死人,大家不当一回事,其实相当可怕。

TATP炸药号称“撒旦之母”,非常容易制造,原材料可在一般化工原料店轻易买到,包括洗甲水常见成份丙酮、消毒剂常见成份含氧水等。制成后可以用溶液型态储存,所以现在不能带水入机场禁区,就是要防止恐怖份子带TATP溶液上飞机施袭。事实上2005年7月7日的伦敦恐袭,2015年11月法国巴黎连环恐袭,到2016年3月比利时布鲁塞尔恐袭,主角都是TATP炸药。单是巴黎连环恐怖袭击,已造成129人死亡,TATP极度危险。

在隆盛工厂大厦涉事单位,还发现反修例示威标语、“香港民族阵线”的T恤,另有头盔、眼罩、大声公、手套等示威物品。香港的政治冲突,竟然发展到使用烈性炸药的地步,细思之下,相当恐怖。若有人真的在示威中用TATP炸药发动攻击,可以造成数以百计警民伤亡。

第二要讲示威变成汚蔑国徽事件。如今的游行如方程如套餐一样,游行之后例有冲击,例有占路,例有打斗。警方今次事前似乎收到风,怕有严重袭击,不批准游行至金钟中环,要游行至湾仔就停止。但大批示威者事后照样涌到中联办示威,由于大批警力部署在警总、政总一带,中联办外警察人手不多,示威者就大肆破坏。

最离谱是抛黑漆汚染中联办悬挂的国徽,并在中联办门外写上“fk支那”的侮辱性字眼,令人极端痛心。侮辱一国国徽,嘲弄一国名称,在国与国之间,可以造成开战之理由。此举明显针对“一国”,明踩中央红线,是极其严重事件,不要以为“没有死人就不是大事”,必须严厉谴责。

该批暴力示威者搞完中联办,回到上环和警方对峙,警方指过程中有人掟汽油弹、纵火,于是用催泪弹驱散和橡胶子弹还击。对使用汽油弹这种把示威暴力升级的暴力行径,必须严厉谴责,否则未来示威必将大面积流血。集会游行的组织者不需对之后的暴力冲突负责,到底警方是否还要容许每个星期如此频密的示威?

第三要讲的是元朗暴力打人事件。市区无日无之的示威,早前搞到新界之后,已激发当地人着白衣反对,终在周日酿成白衣人围殴示威回来的黑衣人的局面,特别是在元朗西铁站站内和冲上列车车厢的打人事件。白衣人用籐条和木棍,将在港岛示威回来的示威者打伤,前来支援的反对派议员同时被打。对滥用暴力打人的白衣人,同样必须严厉谴责。

悲哀我城,已陷入一个暴力螺旋之中,变成暴力之都。上周我提到政治哲学家汉娜·鄂兰(Hannah Arendt)在《论暴力》一书中的深刻观察,她说“暴力行为在没有达到目的的情况下,也会改变现实世界,这是一种使世界变得更暴力的改变。”话口未完,香港社会状况已急促恶化,反逃犯条例的示威暴力急剧激化,去到掟汽油弹甚至想用TATP烈性炸药的地步, 而另一方的白衣人也激发起来,搞出所谓“保家卫国”暴力打人斗争。

政府权威失效,开始出现民众斗民众的武斗局面,香港离内地1966年文化大革命的红卫兵派系剧斗,到底还有多远?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