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英23岁青年昏迷3年 父昐儿有尊严地离开遭医院拒绝

痛苦无奈的父亲说,“虽然这样说很难听,但我希望他死。”

英国现年23岁的凯凡(Kavan Maddocks)3年前从停车场4楼摔下自此昏迷,其后必须靠机器维持生命。这样的悲剧深深影响他的家人和朋友们,他父亲希望院方能让儿子走得有尊严,而不是终其一生耗在病床上,却被院方拒绝。

凯凡3年前从停车场4楼摔下自此昏迷。网上图片

2016年11月13日,20岁的实习会计师凯文刚观看完马格斯菲特镇(Macclesfield Town)的足球比赛,却因喝醉酒从一处停车场4楼失足摔下,之所以能够存活至今,是因为靠着胃管进食和人工呼吸器维持生命,但陷入昏迷的他已无法对外在环境起任何反应,只能躺在病床上渡日。

父亲希望院方能让儿子走得有尊严,却被院方拒绝。网上图片

过去3年来,凯凡的父亲法兰克(Frank Maddocks)和家人们饱受煎熬,终于忍不住向院方提出拔除呼吸器的请求,但每次都被院方拒绝;院方告诉他至少还得等上2年,因为一般而言,病患必须处在昏迷的情况下5年,才能被正式判定为“永久性的植物人”。法兰克于上周六(27日)接受访问时表示,如果院方能够奇蹟般地让他儿子恢复清醒,“那么没有人会比我更开心了,不管要靠轮椅或是盘带,我都会带着他行动,天天照顾他。”

凯凡3年前从停车场4楼摔下自此昏迷。网上图片

可是现在凯凡根本没有生活可言,法兰克说,凯凡只是躺在床上陷入一种悲惨的境地,“谁想要看到儿子这个模样?”他恳求院方能让儿子走得有尊严,甚至连家人朋友都这么认为,“我想要他死,虽然这样说很难听,但我们都知道他永远不会回到我们身边了。”

父亲希望院方能让儿子走得有尊严,却被院方拒绝。网上图片

凯凡的母亲在他昏迷后一年便过世,如今家中只剩下法兰克和18岁的弟弟为了他的尊严奔走,同时每周还得付出2000欧元(约港币17400元)的医疗费。法兰克说,他研究过此前的一项案例,曾有一对父母为了让孩子继续维生而和院方杠上,如今反过来,他却要为了让孩子有尊严地走,再度重演这种医院和病患家属的关系,“这完全没有道理,这两种情况下他们都在扮演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