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曾侯乙墓再确认两大曾侯 填补周代遗史“曾国”空白

这一个曾国,战国时代被楚国并吞。

日前专栏介绍了由“曾侯乙墓”发掘出来的古代冰箱“青铜冰鉴”,而“曾侯乙墓”自1977年被发现至今,一直研究及扩充发掘,继续了解更多古代历史。最近,国家文物局公布曾侯墓地的发掘情况有进展,于义地岗墓群的枣树林墓地内发现两位曾侯和夫人—曾侯宝及夫人芈加、曾侯求及夫人渔。这两位曾侯,妥结果能够完善春秋早中期曾国世系,填补春秋中期不见曾侯的空白。

曾侯夫人芈加墓中出土的部分青铜器 (网上图片)

据考古研究所表示,位于随州的枣树林墓地,为一处春秋中晚期曾国公墓地,共发现墓葬55座、马坑3座、车坑4座,出土青铜器千余件,部分青铜器带有铭文,是研究的重要对象,而今次新发现确认的两组曾侯夫妇合葬墓,即“曾侯求”及其夫人“渔”墓和“曾侯宝”及其夫人“随仲芈加”墓,就最为考古学家振奋。因为,考古团队在过去一段时间,已发现并确认身份的十多位曾侯的名字,已知最早的曾侯谏在西周早期,最晚的曾侯丙为战国中期。所以在枣树林墓地发现的两位曾侯,完善了春秋早中期曾国世系,填补春秋中期不见曾侯的空白。

枣树林墓地考古现场 (网上图片)

按照史书记载,周王分封的姬姓诸侯国是随国。而在湖北随州发现的都是曾侯墓地。此前,曾、随是同一国,还是两个国,在学界一直有争议。于2009年,考古在义地岗墓群中曾侯与墓,出土了编钟铭文,讲述了南宫括被周王室册封至南方立国,并在春秋时期吴国军队攻入郢都的战役中,拯救楚国于危亡的历史。记载厘清确实了“曾随”实为一家。

曾侯宝墓出土文物 (网上图片)

在今次枣树林墓地发掘的169号墓为曾侯宝的夫人芈加之墓。墓中出土的铜缶上有铭文“楚王媵随仲芈加”,清楚表明楚王将自己的女儿芈加嫁至“随国”;而芈加又是曾侯夫人,所以可知,当时楚国称“曾”为“随”,说明曾随是一家,再一次印证曾侯与墓铭文的记载。学术界“曾随之谜”的争论应该可以结束。

在此前,曾侯是周文王之后还是周武王之后,在学界亦有分歧。此次在出土的编钟上发现了铭文“余文王之孙,穆侯元子、出邦于曾”等内容,说明曾侯应是文王之后,又解决了一个学术难题。

芈加墓随葬品 (网上图片)

另一方面,在芈加墓中出土了19件编钟。考古人员通过编钟大小、铭文内容、字体、出土位置等信息,判断它们应分为四组。第一组个体最大,所幸铭文保存较好,书写规范,内容基本完整,少数缺漏的文字可以根据其他组的铭文补充。经过释读后,整篇铭文包括三个段落。开篇以第一人称的口吻讲述曾国历史:指自己的祖先南宫受周王分封到曾国,曾国与楚国有联姻。第二部分是芈加自述,讲了丈夫曾侯宝早逝,自己作为曾侯夫人挑起国君重担,治理曾国,保土守疆。第三段落是编钟铭文常见的宴饮以乐嘉宾的套话。

事实上,曾国在史料中并没有记载,从1976年曾侯乙墓发掘开始,经一系列考古发现,如拼图逐渐恢复一个存在时间不短、却被历史遗忘的小国历史。考古发掘确认了曾国13位带有私名的曾侯,极大完善曾国历史的进程,填补两周史上关于曾国记载缺失的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