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李自成陷洛阳城烹福王犒赏 说法何来?可信吗?

野史说得太血腥了。

李自成出生陕北农村,成年后因天下大旱揭竿起义。由于李自成的出身,早期领导的起义军专打富贵子弟和贪官污吏,所以得到百姓欢迎,其中最著名的就属李自成自创的“福禄宴”-民间一直盛传,福王朱常洵被李自成军队活捉后,被李自成下令煮了,做成“福禄宴”犒赏士兵。

影视中的李自成起义军 (网上图片)

福王朱常洵,是明朝神宗朱翊钧的第三个儿子,15岁就被封为福王。明神宗的宠爱地步,去到供奉福王超出平常规格,平时赏赐的金银珠宝还不在其内。事实上,按照明朝法度,王爷成年后就去各自封地,但是神宗,一直把朱常洵留在身边,直到大臣们反复上奏,才把朱常洵送到封地。《明史》载:“……封常洵福王,婚费至三十万,营洛阳邸第至二十八万,十倍常制。廷臣请王之藩者数十百奏。不报。至四十二年,始令就藩。”

朱常洵到了30岁才到封地,他仗着神宗宠爱在封地上为所欲为,每天声色犬马,不顾百姓,《明史》载:“常洵日闭阁饮醇酒,所好惟妇女倡乐”。到了崇祯时期,他更仗着自己尊贵,更加胡作非为,朝廷对于他所为,也只眼开只眼闭。期间,农民起义军并起,河南遭遇百年大旱灾,“秦中流贼起,河南大旱蝗,人相食。”福王依旧我行我素,每天吃得山珍海味,自己也成为一个三百多磅的大肥仔。“民间藉藉,谓先帝耗天下以肥王,洛阳富于大内。”王府财宝堆积如山,福王却没有意思拿出来赈灾,百姓及朝廷上下都有很大意见。

影视中的李自成起义军 (网上图片)

公元1641年,闯王李自成起义军势如破竹,从陕西攻打到了洛阳,福王了解李自成军队兵临城下,在洛阳城破之后慌忙出逃,“匿迎恩寺”。最终朱常洵被李自成的军队所活捉,据指被李自成下令煮了,历史真的如此?

据《明史》记载:“翌日,贼迹而执之,遂遇害。”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具体情况如何,被捉住期间发生什么,不得而知。《明史》虽为清朝时期编纂,但修史之人多为明朝遗老,难免对福王有所隐瞒。

影视中的李自成起义军 (网上图片)

至于野史中说法比较血腥,说李自成痛恨福王所为,先是打他40大板,再把其肥硕身躯塞进一个大缸中,和鹿肉混在一起,满满炖成一锅肉粥分给士兵,这种说法最为人们所熟知。不过细究的话则很有问题,虽然李自成军队为农民军,但攻破洛阳城后,洛阳城中金银珠宝足以令他们过上好日子,没必要吃人肉;且经过明朱理学的发展,吃人肉是要被唾弃。再者,这种说法在清朝流传下来,不排除清朝人士对于前朝事件添油加醋地演绎。

影视中的李自成 (网上图片)

然而,明末清初学者彭孙贻的著作《流寇志》中载:“闯贼迹福王所在,执之……王见自成,色怖乞生……贼置酒大会,脔王为俎,杂鹿肉食之,号福禄酒。”这里不仅将福王软弱无能描写出来,还提到了割肉和鹿肉一块煮用来犒赏士兵。这里记载的比较上可信:割下一块肉和鹿肉一起炖了分给士兵吃,颇有立誓之意,还会鼓舞军心。所以,清朝所流传朱常洵被炖的说法极有可能也是来源于此。现代著名姚雪垠的长篇小说《李自成传》称,李闯拿朱常洵的血跟鹿血混在一块儿调酒,称“福禄酒”。李自成的“福禄宴”,也许并没有我们想像中的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