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无名分夫妻”作抗辩 冯永业陈婉玉成功脱贪汚罪

两人在庭上公开“情侣关系”~

资料图片

经济发展及劳工局前副秘书长冯永业涉收受赌王姨仔陈婉玉五十一万元贿款渎职案,两人在庭上自爆与对方一段长达十三年的婚外情,以证明款项只是二人拍拖买楼的私人轇葛,更公开他们的偷情密照,以及私人日记,以反驳控方所指控的“甜头”。冯永业承认与陈婉玉认识半年后,即单独相约打网球,他对陈的感觉“相当之舒服”,两人关系“如没有名分的夫妻”。而陈婉玉则形容冯“对我好好,好有风度,好细心,好吸引,好温柔”,当她跟随冯睇楼,被别人称呼“冯太”时,“我系好开心”。

资料图片

代表陈婉玉的资深大律师余承章在结案陈辞中强调,“甜头”可以作不同的演绎,陈冯二人如夫妻般,就如“你俾利益给情人,这是无辜的甜头”,陈视冯为感情依靠,“咁仲俾乜?甜头,讲得俗?,人都俾埋佢,“佢就算系想贿,都系想贿冯生个心”。

资料图片

冯永业0三年刚被调任经济发展局及劳工局副秘书长,专责处理航权谈判及分配事宜,而港联航空当时要求增设公众直升机场以及扩建港澳码头直升机坪,时任港联的行政总裁谢天赐带同陈婉玉,相约冯永业午饭,之后谢天赐亦带同陈婉玉与冯永业打了几场网球,直至同年十月陈冯在一次酒会中遇上,之后冯便单独约陈打网球,彼此互生情素。

陈婉玉因为丈夫有外遇兼家暴,令比她年少八年的冯永业闯进她心里,并在0三年十二月十日一起乘直升机到澳门一餐厅晚饭,两人就在当晚互相表白,“我地大家讲?好sweet?说话,我地有亲密?动作”,陈为了纪念二人表白的日子,更一直保存该次去澳门乘搭直升机的两张登机票尾作纪念。此外,陈婉玉续解释为何保存了一张入住华盛顿酒店的收据,是因为这是她与Wilson第一次去旅行,当时Wilson须要去当地公干,她便去汇合他,并拍下多张合照。

资料图片

她把所有精神及时间都放在Wilson(冯永业)身上,甚至不停搬屋,迁近冯永业的寓所,陈在庭上表明“我只系痴痴地等,等佢约凡午饭,等佢几时放工来见我”。

陈表示、所有物业都是由Wilson 建议她买的,“因为我钟意佢、所以我?佢讲”。她于0四年为立志俊有限公司进行物业投资,陈表明“其实我自己唔喜欢睇楼,我只系想见佢多?”。陈表示“我买?好多,我无数过,全部都系Wilson叫我买,买卖楼,放租都系佢负责。

至于雍景台物业,自Wilson 接手后,“我已经唔记得?五十一万?出现”陈强调,“唔可以话我有钱,如果我无钱,我咪问家姐?,佢就会俾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