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陈婉玉前夫与内地情妇相差25岁 同居16年10月拉埋天窗

陈婉玉近年与前夫陈致泽冰释前嫌,“再见亦是朋友”。

前经济发展及劳工局副秘书长冯永业涉贪渎职案,赌王姨仔陈婉玉曾在庭上“自爆”丈夫陈致泽因有外遇,又遭家暴,令她“心碎”。《星岛日报》调查所得,原来陈夫当年的情妇是来自内地,年仅二十五岁的年轻女子,她居住于沙田河畔花园,陈夫经常在沙田的丽豪酒店与情妇开房短聚,陈致泽为了与“二奶”相聚,更向陈婉玉假称有朋友急病,需到医院探望而整夜没返家,丈夫经常不返家终令陈起疑心,聘请私家侦探跟踪丈夫,结果拍得他与情妇出入酒店的影片,两人会前后脚离开酒店。消息指,陈夫陈致泽将于今年十月与一起十六年的“二奶”正式结婚。

陈婉玉 (资料图片)

《星岛》得悉,陈婉玉自一六年十一月遭廉署拘捕后,她笃信了基督教,每星期返教会团契读经,结识了一班教友,得到精神支持,开始打开了心结,重拾做人的信心,近年更与前夫陈致泽冰释前嫌,彼此维持联络,可算是“再见亦是朋友”。

资料图片

当年身为陈婉玉上司兼好友的赌王外甥谢天赐,以控方证人身分在案中作供时“大爆”陈婉玉早于八八年及九二年两度几乎婚变,直至○三年陈婉玉因丈夫经常深夜外出,而怀疑丈夫有婚外情,陈婉玉十分伤心,一度向他倾诉,他介绍律师给陈婉玉,陈在律师的建议下决定聘请私家侦探调查。陈婉玉证实丈夫确有外遇后,感到伤心及愤怒,但“唯一安慰就系个女人比佢无咁靓”。

消息指,陈聘用的首家私家侦探社跟踪陈夫一天,即拍得陈夫与一年轻女子出双入对,陈婉玉不肯接受现实,再找第二家私家侦探社接手,跟踪丈夫两至三天,并成功拍下丈夫外遇的样貌,甚至两人到酒店开房的情境,陈夫与“二奶”不会一起离开酒店,二人会前后脚步离,之后陈致泽会送“二奶”返回沙田寓所,但从没有跟随女方上楼。

据悉,私家侦探社在跟踪陈夫时,曾经发现陈夫陪同该名魏姓情妇返深圳寓所,陈婉玉为了知道情敌的背景,更一度着私家侦探事后再往深圳“起底”,到情妇家中按门钟,对方见陌生人拒绝应门。消息指,陈夫与陈婉玉离婚后,一直与该情妇相恋同居,早年二人更迁往大角嘴一物业居住,两人将于今年十月正式结婚摆酒。

陈致泽

消息指,在十一个兄弟姊妹中生为孻女的陈婉玉,性格内俭脆弱,八三年结婚后,丈夫便是她生命的一切,丈夫的朋友就是她的朋友,她自己没有闺密,就像“跟得夫人般”,丈夫爱入马场赌马,陈便陪伴左右,没有任何主见。当女儿在八四年出生后两三年,丈夫开始向她动粗,甚至在女儿面前将她推跌,令她面颊红肿,她都默默忍受,只是向心理辅导员寻求协助,将心里的不快向对方倾诉,纯粹希望有人为她分忧。

正如陈婉玉在庭上自辩,忆述与丈夫十九年婚姻破裂及遭家暴时,多次哽咽落泪,她需要接受心理辅导,丈夫脾气暴躁,完全不顾及她的感受,又常以粗口骂她,直至○三年她聘用私家侦探确实丈夫有外遇,当时夫妻关系已很差,每次提及丈夫有否女人时,她都被丈夫暴力对待,但她仍希望有一个完整的家。

她尝试挽留丈夫说,“我知你出面有个女人,你唔需要问我点知,但我知你有个亲密的朋友,我知你哋唔系好耐,只几个月,我地结婚十九年,我唔相信几个月的感情可以换走十九年的婚姻,我唔介意,只要你返嚟我身边,我唔会追究”,陈更扬言,“宁愿放弃所有财产,都想留住个家”,但丈夫拒绝,于○三年七月迁离寓所,○四年正式离婚。

陈曾在庭上饮泣地说,女儿当时在美国读书,家中只剩下她,“我无咗个家、无咗个老公、无咗个支柱,只有间屋、我根本唔想生存落去”。她由○二年开始定时需接受心理辅导至今,有时一星期要见三次,“我心已碎了”,当时她有向谢天赐表示想放多点时间在工作,“令自己有用”。

资料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