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enzhen as Number One︰对香港的启示

深圳第二次加码发展,肩负中国先行示范区重任,这个中国一线城市,将直接挑战成为纽约、伦敦、巴黎、东京的地位,最终目标是当上世界第一城市。

在国家政策配合下,深圳准备2025年跻身国际大都会,文化、生态、产业等实力要升一级;2035年深圳将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创新创业创意之都,到本世纪中,深圳要成为竞争力、创新力、影响力的全球标竿城市,简言之,深圳as Number One。

深圳as No.1之日可期。(中华社图片)

深圳as No.1之日可期。(中华社图片)

1979年深圳GDP不足2亿元(人民币,下同),2018年,深圳GDP为2.4万亿元,第一次超过香港。尽管如此,很多人还是认为香港很有优势︰745万人口的香港目前人均(约32.1万元)远超于2100万人口的深圳(人均18.4万元)。不过,四十年来深圳GDP平均增长高达23%,所创造的“深圳速度”,香港是无法与之攀比的。

深圳特区未足四十周岁,要香港叫声佢做大佬,的确令人不服。日本经济突飞猛进,超越美国这一刻,也即是深圳成立特区之前一年,1979年傅高义(Ezra Vogel)写了一本惊世之作《日本第一》,原名︰Japan as Number One: Lessons for America,当时也引起很多不同声音,认为日本不足以作为美国的启示︰日本只是天时、地利、人和,适逢美国经济周期跌宕起伏,于是形成美日一次偶然强烈对比而已。

无论如何,《日本第一》掀起了全球学习日本热潮,傅高义在中国,更加从邓小平时代红到习近平时代。2016年该书在国内重新出版,此时迷失二十年的日本不再第一,对于过往争议以及今日变迁,傅高义接受访问时说︰“我说‘日本第一’不是指日本经济是全世界最大最强的,而是要告诉美国人,日本是如何发展的。”那为什么要美国学日本呢?“鉴于美国的优势正在削弱,经济正在失去竞争力,逐步丧失的自信导致了内部的分化,各种组织机构都面临着后工业社会的种种问题,所以我用这本书来呼吁:请看一看日本。”

傅高义是远在哈佛大学的中日研究学者,不赴千里而来,“通过大量的田野调查和研究发现日本一些方面,的确做得非常好,因此希望美国人多学日的做法,日本有很多优点,比如品质管制、学生考试制度、人寿命的延长,等等,很多方面做得都比美国好…。”

深圳再次在我们身边起飞了,大家可有心理预期吗?(AP图片)

深圳再次在我们身边起飞了,大家可有心理预期吗?(AP图片)

深圳与香港地理连成一体,但我们很少系统地学习深圳优势所在,以及民心背向。深圳忽然再次起飞,大家是没有心理预期。几时会有人去写《深圳第一》?我正在深切期待。

顺带一提,今天想恶补深圳,有两本书可看︰《任正非传》和《腾讯传》,两间在深圳立地而起的大型科企创业史,正是深圳四十年走过的成功路缩影,看过之后,你会更了解深圳。

 

深蓝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