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选择的道路如何 你的命运必将如何

香港8.18集会没有大事发生,事前各方预计这么多人群聚集,散会后高危。中央部署大量武警在深圳,不少泛民头目也用不同理由离港避锋头。这种事先张扬的事件,各方都会克制,通常不会出大事,但也不代表之后不会出事。

昨天发生了令人伤感的大事,不过没有太多香港人会留意。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公布支持深圳成为改革的“先行试验区”,简言之,是内地所有改革措施的试验区。首先,以后在内地各地方推行的改革试验,只要深圳觉得对自己有利可行,立即可以实行,深圳不需再向中央申请,例如上海的自贸区有创新措施,深圳全部可以照搬。其次,深圳可以自己提出各种创新性试验,例如将来人民币逐步自由兑换,深圳一定先行先试食到尽,它是人民币在岸市场,远比香港做的离岸市场大得多。按规划,在2035年即16年后,深圳的城市综合经济竞争力世界领先,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创新创业创意之都”,最后发展成为纽约、伦敦那样的国际最先进的大都会。阿爷是想做大深圳,成为香港的plan B,要对冲香港风险的意图十分明显了。

闻说昨天原本由中办发布通告,最后在深圳争取下,改用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这种最高规格发布,这是等如建设经济特区的规格。深圳已如出闸的猛虎,一去不回。最妙的是公布的时机,选择在香港大集会的日子,香港搞政治内耗没完没了,深圳就在中央全力支持下,快速杀上大搞经济发展。

看见中央支持的重点地区的转移,令人感慨良多。中央过去对港政策较亲密,对台较疏离,如今中央对香港的态度“对台化”,大有“你玩够先至返来揾我”的味道。我曾经和大学生讨论如今局势,话:“香港这样搞政治搞下去,中央政策转移,香港好快就被深圳、上海、广州逐一超越。”大学生答谓:“我哋根本唔关心呢啲嘢。”话音未落,不幸言中,中央政策加快转移,香港真是求仁得仁了。

在上世纪40年代中业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西方列强属下的殖民地纷纷独立,本来以为他们照抄西方选举制度之后,很快会发展起来,怎料一、二十年过去,不少新兴独立国家纷乱不休,美国学术界就明白国发家发展不是必然,开始了“发展学”的研究。其实70年过去,香港今天仍然面对同样问题。

你究竟选择做一个政治城市,还是一个经济城市(国家也如是)。你选择做政治城市,搞革命争取一步到位建立理想国,就会出现无休止的政治斗争,周而复始,永不止息。你选择做经济城市,搞经济建设,把政治争拗放一边,城市/国家就会发展起来。

革命相对发展,是天秤的两极。远的地方不讲,讲中国大陆和台湾。中国大陆在1949年建国后,头8年搞经济建设,但毛泽东按捺不住,由1957年的反右运动开始,政治运动就反反复复,不能止息,到1966年搞文化大革命,更走向世界震惊的高峰,到1978年开始改革开放,政治运动才算结束。建国头29年,中国大多数时间在搞政治运动,国家发展,停滞不前,中国人口中有6亿人,长期处于赤贫水平。直到1978年邓小平领导中国,走上改革开放之路,对敏感的政治议题采取“不争论”的态度,全力发展经济,41年后的今天,中国令6亿人脱贫,破了人类历史纪录,中国亦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选择搞政治,只会令吃政治饭的人获益,其他人饭也吃不饱;选择搞经济,即使并不完美,也会令多数人受惠。

也看台湾。国民党1948年开始败走大陆,逐步迁台。1948年发生228镇压事件之后,国民党政府宣布戒严,一戒就戒了43年,暂停所有选举,禁止成立政党,禁止开办新的媒体,直至1991年才停止戒严。台湾在这一段完全无得玩政治的时期,痛定思痛,全力发展经济,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在70年代末,一个小小的台湾,其经济动能比大陆还要大。

但李登辉是政治动物,他出任总统后,在1996年引入总统直接选举制度,他在直选中连选连任再执政,同时带领台湾,走上台独之路,台北自始由经济城市,变成政治城市。2000年民进党陈水扁上台,出任总统,台湾局势急速政治化。过去23年,台独力量大部份时间执政,台湾大玩政治,被大陆隔离,经济走上衰败之路。

一个国家,一个地区,一个城市,甚至一个人皆如是,选择了搞政治,看什么都政治化,结果只识玩政治,不懂做其他事情,结局不是出现内战,已算万幸。

8.18的确是香港未来发展的分水岭,不是因为示威者终于愿意“和理非”一次,而是中央拍板放深圳这只小老虎出闸,不再因为要特别照顾香港,而把她关在笼中。香港的未来,已变成板上钉钉的事。

台湾由1996年开始搞政治,衰足22年,去年深绿高雄市才选出国民党韩国瑜做市长,才有一小点改变。香港人更富裕,恐怕花22年也未必足够去觉悟,那时已经是2041年了。

你选择的道路如何,你的命运必将如何。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