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澳KFC推出主题婚礼服务 诚邀6对情侣做“炸鸡新人”
upload_article_image

名校毕业生“自甘堕落”得体谅:与其辛苦工作不如“下海”赚快钱

市场不景气,卖身还债兼供楼?

Alexis从小就读悉尼东区名校,长大后考上悉尼大学,攻读艺术和科学学位。看似风光无限的她却是一位性工作者。

(设计图片)

据了解,27岁的Alexis从小在新省Vaucluse长大,父亲是一名上市公司总经理,但在Alexis20岁出头时去世,母亲是全职太太。考上大学后,Alexis选择成为一名性工作者,因为她觉得零售业工时长却工资低,其家人也知道她从事该行业。

(设计图片)

毕业后,Alexis继续从事性行业,每小时收费400澳元,她主要通过互联网接客,还有一些熟客生意。性工作现在只占她总体收入的10-20%,她还在社区组织工作。一开始,她在分类网站Backpage做广告,但该网站去年关闭了。

她现在与另外一个朋友在市中心租了房子,利用第三间睡室作为工作间,与悉尼CBD随机捅人案的死者Michaela Dunn性质类似。据了解,在悉尼,只要一套房屋中不超过两位性工作者、没有招牌,不干扰邻居的话,是完全合法的。

(设计图片)

25岁的悉尼大学生Lali也是一名性工作者,她在4年前加入该行,她表示,尽管不知道有多少学生在从事性工作,但她有很多朋友靠它支撑生活。

24岁的Dunn出身Lidcombe的中产家庭,其死讯对她的家人来说是一大打击,但更令他们感到震惊的是,原来Dunn一直靠卖身赚钱。

Michaela Dunn(网上图片)

根据妓院老板和其他性工作者表示,有越来越多的女孩像Dunn一样,在没有离开校园前便从事性行业,包括Alexis和Lali。在Chatswood开妓院的Lee Cameron表示,她手下有很多大学生员工。Cameron说道:“在妓院工作就像在发型屋,客人只要上门就行,一切都准备好了,比如毛巾,床单,洗漱用品,而且市议会有严格规定,在妓院工作安全可以得到保障,有事可以报警或者叫保安。”

(设计图片)

另外一位妓院老板也透露,有1/3的妓院员工是大学生,其中有20-30%为单身,她们努力赚钱以支付房租,偿还学贷(HECS)及应付其他开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