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个个后生都作反 困住他们不是办法 顺住他们讲吓道理吧!

我的烧黄纸、刺破中指头、滴血起盟誓、饮血黄酒的大佬,年青时在赤柱,当过监狱长,他坐在监牢内,看住监犯,一路睇实犯人,代入了监犯的心态,将监狱生活,写入文章。写到赢了,早年香港文学奖。

滴血大佬又天生好歌喉,时时受邀请,在兰贵坊,唱五十年代,令人沉醉的不了情,老情歌。文雅的他已经令我们,当他偶像。大佬文又得武又得,他一手篮球,连东方日报,前总编辑,都甘拜下风。他揸住碌Q棍,Q到好友老牌明星谢贤,千亿富豪扬受成,都佩服不已。他打西洋拳,只是输给,金庸前中文秘书,名专栏作家阿乐拳下。 他又曾当过上市公司,行政总裁。70之年,一掌打到欺负他太太的中年狂徒,真正仆街。差人到塲,都不相信,大佬如此武功利害,只是不起诉他了事。

他今年已经,到咗八十岁。他坐在梳化,见到她的女儿,穿好黑T恤,黑短裤,正要出门,我的大佬、她女儿的父亲,出尽所有力,捉住她染了金黄色的长秀发狂叫: “黑衫黑裤,黄尸。示威!游行! 我唔准妳出街。我情愿自己激死,日日睇住妳,好似当年,赤柱看犯时,都不让妳出街掟砖头,不让妳去射雷射笔,不让妳走去,放火破坏社会的安宁。”

天生异禀好身体,八十岁的他,仍然高大威猛,没半点佝偻。无日不儒雅,无时不充满风度的他,今天坐在沙田马会,银袋㗎啡室。作为全球最显吓香港马会,高官贵族,云集的会所,作为尊贵会员的他,拥有无比光荣,平日谈吐幽默,举止儒雅,有节有度。更常常充满宽容,发出开朗笑声。但是当天与我,谈到他女儿,完全变了第二个人。林郑特首,可以改变一个,年近百岁,完美文武修行,却毁于这两个多月,反对逃犯条例通过的事件。四面的食客,听到我大佬,发狂发疯癫的狂飙,骂他女儿是暴徒,骂勇武年青人,是黑夜小暴龙。附近枱椅,所有人与动物,全部都因为我大佬的激动言词,纷纷撤离。如果林郑特首,在现场,我想她,都即时撤回逃犯条例的通过。还向我近百岁,的大佬赔过不是,更道歉叩头说,自己很不对。

不见他个多月,我见他,眼睛充满红丝,身体已经,颓然老去。但是为了女儿,他将他仅余一口气,强撑精神,看住她女儿,不想她犯错。不想她,错后看回百年身,后悔不已。

他说到没气,身体仍然强作抖擞,但是他的脸容,话给我知,他会顶到,最后一秒,保护他女儿。

我让我的大佬,讲了个多小时,给他宣泄他的火焰及不满,对社会,对林郑政府,对女儿的火,与及担心。

年青人出街掟石,父母心急如焚。

年青人出街掟石,父母心急如焚。

我用好慢、好慢的说话,徐徐说出,“你的女儿,就是你今生情人。她除了长头发之外,由脸上到脚指尾,无论写文章,谈吐及身高,似到你十足十,简直是一个饼印,就算当年国共战乱走失,或死咗都会认得番㖞。”

“再者,你强制她,不准她出门,小朋友冲动,一个不开心,或者想攀窗走,十二楼跳下去,或者不小心,你可能只会执回她几条毛,或几条长长的秀发,其余长发,将会随风飘散,不知魂魄,与发魂飞去何家?”

大佬连忙说,“她有智慧,不会冲动。”我说:“当年红衞兵,冲不冲动?他们杀死几多人?打死几多,地主亲友,及杀死几多,知识份子亲生父母?斗死几多孔老九?红衞兵懂事非,就不用当年,给毛主席的阳谋利用,斗倒共产党友,与无辜学生百姓生命喇。”

做赛马出版事业、拥有数份马经刋物的二佬。近月晚晚,一家四口,晚饭一路吃,一路骂,一路惊。电视送饭,是香港人的,传统习惯,睇了70多天,四口决定走,加入移民大军,去欧美加飘荡,不知根种何地。二佬讲到好苦,问我几时几日,上蓬车,好似美国白人,移民开发西部。

我不知何解,突有感触而发。可能是近两个多月,太多思绪,不知前路,怎行怎走,迷失了方向。我说: “走,我与你,没问题。我们已经揾够钱,亦可以退休。不用做,都有饭开。可以每日在外国商塲,行他八个钟头,回家吃饭,看香港片集,又八个钟头。睡觉又八个钟头,咁样就一天,做个活死人。就这样回天国,与我妈妈团聚。但是你大女儿,跨国金融大行分析师。二儿子,飞机工程师。这种职业,既高尚,又充满竞争,去到欧美加,周街都是,可能扫街的都是博士。他们戴上博士帽,天天扫街。你的孩子,可以吗?再者,欧美加等,民主大国,法律写得,清清楚楚,不能有歧视。但是一份工作,大家去争取,同一样料子,就取录纯白人。其次,就是拉丁白人。其三,就是黑人。我们就做阿四。”

我再问二佬,“你喜不喜欢上海。”他即时答,“上海正,好,好啊。”我想,香港几衰,衰极都可能做番,上海啫?再且,我们的法官龙门,还没破㖞。二佬又即时答,喺㖞。我就话: “所以现在,不要即时,回家拒绝小孩,要慢慢拖,慢慢解释,等小孩们,慢慢明白,慢慢知道。去欧美加旅游,或买个安心护照,无问题,去与人争饭吃,就最好不要。除非你们,决定做四等公民,遇上歧视,不哼一声。

另外前上市公司的CEO,我的三佬诉说,“最近三个月,逢星期天,家庭聚会。我刚大学毕业的姪儿子,一路吃饭,一路闹林郑,闹政府,闹警察。真是头痛,无一餐吃得舒服安宁。我无咁笨,先认同他,为人民,为社会的理想。他没排斥我,还与我乐此不疲、谈香港的病。我等大学生,的姪儿,骂到条气顺,骂到平静。我才说,除了林郑。我们政府,还有张司长,又有陈财长。陈肇始局长,不错呀,做到事情,医疗系统,做得好好㖞。好受市民,欢迎嘅。接住我说,警察三万几人,一定有做得,比较差。做得好,都有好多好多啊。早前全香港,报纸报导,黑衣人,被人放烟花火箭,在天水围警署门外,射伤好多人。警察即时出门,帮忙包紥伤口,及叫救护车。我的姪儿子,和颜悦色,开始不骂警察,及正面认同,警察能力。”

古谚常常说,我们要给人机会,给人空间。大家都过到门,才有明天啊。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