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即叫即到九秒九飞去台湾见黎智英只余空櫈 派号外你同事搞出事又要我来孭?

壹传媒,宣布出版台湾苹果日报。我就开始,无时无刻地想,怎样在台湾,发行苹果日报呢?台湾模式?香港模式?台湾发行的送报纸模式,是我认知,世界大多数的发行送报纸方式。当年香港,就独特好多,差不多,九成九交予发行代理公司。除了南华早报,留下中环商业区自己发行,其余都是,交晒俾发行代理公司送报,送给所有零售点。

但台湾及全球大多数报纸发行,就大不相同。大多数零售点,由报社自己送。而订户就交托派报纸单位送,或自己请派报员派送。当年台湾首富,王永庆办报纸,不时要请,派报纸单位,会长领导,中小老板等吃饭,拜托他们,将他出版的报纸,派多D,派早D。

在这两种方式中,对我来讲,当然最好,就是香港模式,交给我发行。由交代理商发行,优点之一是,送报快速,又可以限制到没完没了的开支,又控制到资原。缺点是,若拣错代理商,就真是代而不理,报纸无人理,无人送。最惨是,发行商买通报社的内㚥,一起去,偷,骗,呃,偷报纸出街卖。由报馆自己做发行,重惨。我小孩时,亲眼见到,当年销量前列的中文星报,员工不只偷报纸出去卖,重系见咩偷咩,包括送货的工具都偷,偷完又偷。

我的前台湾同仁,李佩玲经理,她的亲人在某大报社,负责发行会计,就因为怀疑,发行支出有问题。打电话,多口问多句。放工回到家,父母就哭诉,这份工作,很危险,妳都是不要做喇。

为了发行,台湾苹果日报。我又开始了,漫长的工作旅程,了解全宝岛,发行报纸工作。当年没有高速鉄路,只有火车,及灰狗大巴士,但是大巴士,时常撞车,一出事,全车着火,人客个个,变成灰炭,所以我不准同仁坐,当年人人号称的死亡快巴士。要南下北上,只准坐火车,或飞机。坐火车就痛苦,站站停,时间长。买有座位的票,更要早早买。否则只可以买到企位,企住睡到终点,攰到想做内地同胞去全世界旅游常做的动作,蹲下休息,都不能。最惨是,面贴面,背贴背,六方八面,贴住是人墙。对住个牙周病企咁近,都不算痛苦。最痛苦,是对住,满口食槟榔,食到红黑牙齿,恐怖过僵尸先生,𠮶棚牙,满口牙疮,发出腥臭秽气,比屎渠更要臭,味道更难顶。最惨焗要对住他们把口,顶到去高雄、屏东、台南、彰化、宣兰、基隆。

拜访了全台湾省,派报纸的工会领导,及所有负责人。当时我都未够50岁,但是个个,年岁都是我阿叔。对我这个小弟弟,热情非常。中国人对中国人,真是感觉同胞可贵。讲怎样帮忙,怎样做,都话无问题。说到如当地三大报打压,不让你们派苹果日报,怎样办?这个问题,难答。连当年,最大胆,最有能力的台北派报工会,主席林美琴女士,都没得答。我亦不好意思,追问下去。金门等离岛,因为其他报社,搭咗几十年飞机送报,他们先帮衬,就是菩萨。所以苹果日报,即使比其他报纸早到,都要等埋一齐送。我们同仁想到,送苹果日报,到码头,包船早开船,就早到过,所有报纸,到各离岛零售点及订户。
到台中,看当地报纸,发行代理公司。他们规模惊人,全栋大厦。一楼接待处,二楼全层,订户服务部。三楼竟然是,接收广告,的广告部。四楼,影房排版冲晒部。当时我真是震惊。发行公司,竟然可以,与报社合作?竟然可以,接埋广告?可以自己印广告?放在报纸内,派送报纸时,一起去派送订户,一起去派送零售店?莫非山高,就皇帝远,管不到?看到这样事情,我不敢看下去。我怕受传染,我怕为了揾钱,学埋这样做,出卖了自己。所以我,不想再看下去,即时与我的总经理,陈台林离开。

看完一部分地区的发行,偷空回港休息,见见爱人。翌日中午,突然接到,黎智英老板电话: “你喺边度? ”我急说,“我在香港。”当时应该,是中午十二时左右。黎老板说: “五点钟,你与印刷部阿头猫王,上我公司,到我房开会。”我都未答,可否赶得到台湾去见他,他就将电话挂断收线。

即时去停车场,取车直奔机场。一路开车,一面打电话猫王,约定在香港机场,国泰售卖机票柜枱见。

泊好车,用九秒九时间,冲到去柜枱,差不多断咗气,都要用最后一啖气,向国泰售票小姐,讲出“给我二张,即班台北机票。”售票小姐,回复我们,“你们要什么,级数的机票啊?”当时我在台湾亏蚀到阿妈都认不到,当然大大声话:“最便宜的级数呀。”

两点多飞机起飞,去到台北桃园机场。猫王开车,逢车超车。我们两人,去到壹传媒大厦,将车放在门口,什么都不理,冲入电梯,望望手机,刚过五点,应该达标,差小小,都算准时到达喇?

点知冲到黎智英老板房门,小胖肥秘书,问我们,“什么事? ”我话: “黎老板叫我们,5点来开会。”小胖秘书,打开日程纪录看完说,“没有啊。老板走咗喇。”

心想莫非黎老板,福至心灵到,想起我,要找我,就要即时见到我?但是不想我,就一脚遛走,通知一声都没有?

没多久,小布什,出兵伊拉克,斩首候赛恩,美国侵袭伊拉克。我见机不可失,台湾苹果日报,虽然还没到出版日期,但我仍提议坚哥(苹果社长叶一坚),出台湾苹果日报号外。下班时间,免费周街派,先接触读者,好过买广告。

这个提议一出,全苹果日报,包括肥老黎老板,所有工作人员,上下叫好,因为可以,帮自己宣传,又可借此机会,出版号外,训练好员工的反应,及工作能力。竟然连各连锁店知道,都叫好叫绝,重话不收派送费,话帮忙免费,在各大连锁店派送。我即时说,不可以㖞。我心想这个世界,没有免费午餐,除了我地“勤力得”,做生意的宗旨。都是蚀头,最后都要赚到银。蚀本到尾,我都无本事生存喇。

虽然我极力反对不俾钱,怎知苹果日报发行部高层,话和连锁店谈好,不俾钱没问题呀。我反对,但他们就感觉,我是想赚埋俾连锁店派号外的派送费。所以我反对,完全没作用。每天派廿万份,苹果号外。我们收钱安排人手,在各车站,交通要点,人流集中点,派十万份。至于连锁店,不收派送费,免费派十万份。

伊拉克被炸,美军涌到伊拉克,候赛克受斩,苹果日报在街派的号外,天天被抢光光。但是我巡绝大多数连锁店,苹果日报的号外,却被锁在密不透光的储存室。点解我知道,因为我在连锁店,与他们所有店员,店主争论,点解你们不派,苹果日报号外?所有店主店员,一起答,“无人工,无钱赚,所以不派,更要锁住苹果日报啊,原封不动,来抗议。”台湾真是民主,她们的的民主,真是得来不易。我不敢再抗议,不敢再开声,我默默离开,尊重民主民意。行到街头,电话向起,如今的CEO张剑虹,不问理由就说: “我巡所有连锁店,不见苹果日报号外,放在柜枱免费派?你点搞,你点做,岑德强?”我被骂完他就收线,我将个电话的对话吞掉,默默无言到今天。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