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狎其所居' 与暴动的关系

 

昨天,政府决定提高㓥房户之资助上限,是希望能改善一下他们的生活条件。

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在网志表示,听取扶贫委员会的意见后,决定在“为低收入㓥房住户改善家居环境援助计划”中,增设受惠家庭人数的级别和上调资助上限。原先一人住户上限八千五百元、二人或以上一万元,新增涵盖至三人,及四人或以上住户,上限分别为11,500元及13,000元。计划预计最早明年第二季推行,约二万四千户受惠。

张司长又称,在社会现时复杂多变的形势下,政府继续加紧推行改善民生政策措施,关心市民的生活需要,坚守扶贫助弱的信念,排除政治纷扰。

上面,政府提到了约有二万四千户受惠。这其实只是登记了的户数。现实中,住㓥房的户数肯定不止24000户这么少。这些㓥房住户都非常可怜,无助。 这些资助仍然不够多,但比没有要好一点。

这次政府的行动比较快,能够做到对症下药,因为很多参与示威暴动的人是由于生活非常艰苦,大多数居住条件非常差,我们不妨看看下面的典型例子。

一些做研究的朋友之前给了我一批参与暴动被捕 并以涉嫌犯暴动罪而成为被告的人士之资料,我们仔细看看他们的职业, 其住处不宜公开,大家可估计一下,也应该可以估算到他们的收入,他们能住在哪里?资料如下:

张X麟(21岁,无业)、
陈x康(28岁,学生)、
钟泓x(20岁,学生)、
徐X钧(20岁,理发师)、
陈希X(24岁,无业)、
崔耀x(21岁,学生)、
林x峰(24岁,售货员)、
蔡x新(40岁,技术员)、
杨X升(20岁,学生)、
林胜x(19岁,文员)、
黄x恩(22岁,学生)、
黄x珊(20岁,文员)、
李x康(21岁,学生)、
周锦X(18岁,无业)、
莫x辉(33岁,文员)、
黄飞x(19岁,无业)、
简x煌(24岁,无业)、
张x聪(20岁,学生)、
谭诗x(23岁,文员)、
罗万x(22岁,技工)、
蔡x如(23岁,文员)、
谭伊x(25岁,文员)、
陆X慧(27岁,文员)、
黄x贤(21岁,学生),
陈x林(21岁,无业)、
甄凯x(22岁,文员)、
陈x峰(22岁,电脑技术员)、
xx晴(24岁,教师)、
何XX(17岁,学生)、
梁x鹏(20岁,学生)、
杨位X(31岁,厨师)、
彭x彤(20岁,学生)、
刘x铨(28岁,无业)、
陈x琪(28岁,护士)、
廖天x(28岁,文员)、
林x正(22岁,电器技工)、
廖x婷(19岁,学生)、
李x桦(21岁,无业)、
胡x俊(21岁,地盘工人)、
张x曦(19岁,无业)。

上面只是列举了一部分,其他参与暴动的被告大多数与这批类似。

他们当中的学生,无业的,大多没有多少收入。有工作的,有收入,但从工作种类看,收入大多数也不多,很难独立生活。 以他们这个年纪要工作 且干这些工作,通常家中经济环境也不好。因此,这批人或要跟家人住在一起,空间小,没有自己的独立空间,非常压抑。 或搬出去住,也只能租很小的㓥房。很多面临需找男、女朋友以及成家立室的生理及心理压力,对未来很无助,甚至绝望。 某前港独党的二十多岁的头领 陈x天,之前就是与他母亲及妹妹挤住在沙田的细小公屋单位内的。

中国先哲老子言: "民不畏威,则大威至矣,无狎其所居,,无厌其所生...即:当人民不畏惧统治者的威压时,那麽,可怕的祸乱就要到来了。不要逼迫人民不得安居,不要阻塞人民谋生的道路... " 。 因此特区政府在加大改善居住环境的举措是正确的,值得支持。

当然,资助㓥房住户这些只是些微的帮助。最重要的是供应土地, 建造大量的公屋,以满足中下阶层市民的居住需求。

同样,在法国巴黎,2017年的数据显示有近70%的人靠租房住, 巴黎市民实质收入多年也未增加多少,生活艰难。所以,他们因为燃油加税而发起暴动--黄背心运动,由去年11月爆发,一直至今,昨天还有多人被拘捕。 因此,正如之前专业联会同事所言,法国已经有了真普选、双普选,但是人民生活艰难,因此,仍然也发生了示威暴动,且比香港严重。 因此,一些人说有了真普选、有了双普选,就不会有示威暴动, 是片面的。

再从中国内地的情况也可以看出,中国不搞西方式的真普选,中国有自己的民主政治经济模式,反而发展得不错,不断超越西式国家。中国内地的住房等民生问题解决得比它们 也比香港特区好, 因为中国实行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地权平均到了每一个家庭,这是任何一个资本主义国家或地区所做不到的。当然内地各家庭的房子有大有小,有好有坏,但始终是自己的资产,有地方住,不需要租房子,容易储蓄,可以通过以房换房,或者拆迁,改时居住条件, 并可以随着全球印钞票而增值。

另外,中国每年有约一亿五千万人去外国旅行,根本不可能像某些人所讲,内地人民的信息地被封锁、被隔绝,因为他们自由出国旅行,自由接收各种信息,自由比较。我们从广泛的调查所得:绝大多数内地游客,他们去到欧美国家,首先的、最大的收获是:非常失望,因为那里的现实比他们的想像差太多、太远了,因此首先是他们以前的幻象的破灭。他们见识了西方的现实以及真普选,知道了这些国家的发展也不怎么样,故从内心不会再羡慕他们,反而觉得自己的国家虽也有差的方面,但并不太差,甚至有优势!

由上可见,民生问题始终是政权安稳的关键。 西方国家也有很多示威,甚至暴动,只不过他们的教育、媒体、各个政党、司法机关、警察军队等全部是支持国家政权的,容易镇压而灭之。

因此,特区政府要尽力、尽快解决民生问题,此乃头等大事!

陈贵和 基金主席
香港建设专业联会主席

香港建设专业联会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