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浸大生校内游行砖头爆门 校方答应与学生前往警署

被捕学生有机会于今晚释放

反修例风波持续,其中一名浸会大学传理学系3年级学生苏敬华,以“广播新闻网(BNN)”记者身分,于北角英皇道及炮台山交界采访期间,遭警员截查并以“藏有攻击性武器”为由拘捕,该学生强调袋中只有一把庆中秋时切月饼的餐刀。

有人以胶棍试图撞玻璃。

近百名浸大学生,今午发起校内游行以声援被捕学生,有学生要求校长现身对话,又要求校方讉责警察行动。学生宣出声明后,游行至校长室要求直接与校长会面,至该大楼8楼时,因大门上锁,有人拿起砖头撞烂门锁,又有人向闭路监视器喷漆,甚至拿起胶棍企图撞向玻璃。浸大(教与学)副校长周伟立及新闻系系主任刘志权到场,刘志权重申,系方已就事件发出声明,认为警方在学生进行采访期间被捕不合理,声明已表明系方对此事的看法。学生要求他以“是”或“非”回应“谴责警方诉求”,刘志权无正面回应,随即离开。

副校长周伟立指,校方很关注事件,校长得知事件后已即时跟进,联络涉事同学的家长,亦出信表达关注。 周伟立重申他并未联络到校长,只知他在外开会,而今晚仍有一个会面。

浸大学生校内游行期间,以砖头“爆门”。

现场学生多番要求他直接致电校长,又表示同学因采访而被捕,校方有责任发声,质疑校长在学生被捕后都未有现身,到底有何会面比学生安全更重要,现场学生多次高呼“打电话、打电话”,反问校长是否和警方会面,要求副校长即场回应,如不回应不会离去。学生又对校方做法感不满,指昨晚只有高级讲师吕秉权一人出面帮助学生,从未见校长、院长身影,只会说“深切关心”,又指校长今次出的电邮与方会长被捕时出的信件,有三成二一样,毫无诚意。

有学生批评,校长今次出的电邮与方会长被捕时出的信件,有三成二一样,毫无诚意。受访者图片

下午4时50分,浸大副校长周伟立与校长秘书出来,再次见学生。学生质问校方就此事会否有后续行动,如申请临时禁制令禁止警方拘捕BNN学生记者、检讨课程结构、谴责警方滥捕、帮助苏同学控告警方非法禁锢等,以保障学生上课安全,又指这等同于学生出国交流时绑架,校方却无行动一样,要求直接与校长钱大康对话。有传理系学生指,早于八月四日,已有BNN学生记者被防暴警察以防暴盾牌推撞受伤,校方至今仍未跟进。

学生要求校长对话。

周伟立重申校方已用心处理被捕事件,而钱校长直到今晚都有事务要处理,又指事前不了解八月四日的事件,现在知道后承诺会作出跟进。

浸大副校长周伟立(蓝衣)及浸大新闻系系主任刘志权(灰衣)到场。

下午5时20分左右,学生开始鼓躁,要求周伟立交代钱大康行踪,“是否有百多位学生要求见面,仍按既定行程工作,把学生安全置于行程之下,分不清事情的缓急轻重?”周伟立多次重申,传媒学院就学生出去采访有一定指引,将会检讨相关指引。又指苏同学被捕后,校方已即时跟进,如吕秉权到警署协助,与警察联络,而麦建成常务副校长一直与苏同学家长联系。

周指并非自己联络警方,是校长钱大康与警方联络,故不知警方如何回应。说法再次点燃学生情绪,指“背后有协助”、“深切关注”,但什么都不知,质问“为何不请当事人出来回应?”再次要求周伟立致电钱大康。

晚上6时左右,在北角警署现场的浸大高级讲师吕秉权,透过电话向现场师生表示,昨晚被捕人士有机会于今晚7时至8时释放,现阶段会以保障苏同学利益为主,未必会开记者招待会交待事件。

数十名学生高喊“保护义士”,与副校长(教与学)周伟立、协理副校长(学生体验)麦福达与新闻系系主任刘志权一同前往北角,等待苏同学被释放。出发前刘志权要求学生到达警署后要保持冷静及遵守规矩,“以免被人以为浸大教授带学生围警署”,要保持冷静,但说话随即遭在场学生报以粗言反驳,指出到警署是校方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