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让理性引领我们走出黑暗

周日的港岛示威又演成激烈的暴力冲突,其实自8.25的荃湾示威开始,已经看到一个韵律,幕后搞手有意将暴力一浪一浪的升级。

8.25荃葵青示威掟了40个汽油弹,掟弹者开始由暗角走到台前,而当日有意去黑社会聚集的荃湾二坡坊破坏麻雀馆,激发重大冲突,最后令到警员开鎗,是策划者升级的第一浪。去到8.31民阵大游行被拒,暴力示威再进一步加码,示威者掟了100个汽油弹,放一把大火在湾仔闹市中心焚烧。

对上一个星期日9.8略为休整一下,在中环站放一个小火,维持热度。到星期日9.15,又再催谷暴力,下午4点钟开始就大量掟汽油弹,今次掟弹手法更加凶狠,在马路中心近距离扑向警员掟汽油弹,亦有示威者走近水炮车掟弹,幸好水炮车有自动洒水系统,不然车内警员便好易一镬熟。暴力示威者亦在湾仔站将汽油弹掟入站内,袭击楼梯下方的警察,这些近距离掟汽油弹的行动,过去少见,是蓄意部署的升级行为,已对警员的人身安全,构成重大的威胁,因为如果掟中无穿全套防火衣的防暴警察,便好容易烧死人。而在路中心一大群暴徒围殴一个反示威的中年男人,打到该名男子一度危殆,情况更加恐怖。

幕后策划者是非常有节奏地指导这场运动,看来计划是剑指10.1,一直将暴力升温,直至到制造出大面积的流血死人事件为止,想将十一由国庆,变为国殇,借此证明“一国两制”破产,中共政权无能。

暴力提升至此水平,我不明白为何仍有家长带同小朋友,出来参加这样暴力化的非法集会游行?难道他们自己不觉得无论警察或他们自身的生命安全,都暴露在重大的风险当中吗?

我见到有访问示威者说,他们十分愤怒,因为警察在太子站打死了6个人,还毁尸灭迹,所以他们要出来控诉,话这个是杀人政权云云。但太子站的所谓死人事件,从种种迹像显示,全属子乌虚有,如果车站死了6个人,为何无一个死者家属出来控诉?有人话死者是孤儿,难道这样巧合6个警方“随意打死”的人,竟然可拣中6个孤儿来谋杀?整件事根本就是一个假新闻,极之荒谬,但经过有心人在网上大量传播,就令人人入信。

假消息的传播并触发了一波又一波的政治行动,好显然是一种非理性的行为,在群众运动中,纯粹是一种感情驱动而行事,我早前提过那本书“乌合之众”,就是讲这种的群众情绪心理,激发起来可以相当恐怖。

这件事令我想起在读大学研究院时与一同学的对话,当时我们学决策理论,其中一个传统的理论是理性主意(Rationalism),话无论是个人或是政府都是会基于理性而衡量所有的资讯,作出合乎逻辑的判断,定出合理的决策。但是从现实上审视,这种理论站不住脚,好多时无论个人或政府做决定的时候,得到的资讯并不完全,有时甚至是虚假或误导的,所以如果以为所有决策真是基于理性主义的,这都是一厢情愿。

但我跟同学讨论时就提出一个观点,认为理性主义作为一种理论并不现实,但理性决策,应该是人类永远追求的目标,我们做决定时应该尽量撇开感情因素,寻求尽量多的资讯,冷静下来,作出理性的决定,例如1958年的时候,内地搞政治运动大跃进,做出“亩产万斤”的假新闻,话一亩田可种出一万斤的稻米,这些假消息经过不断传播,在政治狂热时,就有好多人放下理性,选择相信,连导弹之父钱学森都相信“亩产万斤”的新闻。到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邓小平提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信奉理性的经验主义。

我当时就跟同学提出,做所有决定时,都要信奉理性的光芒,揾出事实,特别是遇到黑暗世代时,更要相信理性是可带领我们走出黑暗。现在回想三十多年前自己的看法,仍然有效,假的事情一定不会变真,好像太子站死6个人的事件,如果是假消息,就永远不会变成真,如果我们相信理性的话,可能是一年,可能是五年,可能是十年,慢慢人民就会发现,在这场狂热的运动里面,我们相信了很多假的事情,做出错误的决定,运动过后,冷静下来,我们就会回归理性。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