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菲佣越洋告无理解雇追逾8.5万 前雇主:女儿遭插下体

外佣越洋入禀

首宗外佣获准越洋以视像作供的劳资纠纷,今于西九龙裁判法院开审,一名已返回菲律宾的菲佣指责前雇主无理解雇,故入禀劳资审裁处追讨逾8.5万元。惟前雇主及女儿作供时声称菲佣没有在工作期间尽其职责,更曾两次在洗发用品落药及多次指插其10岁女儿下体,最终决定即时解雇她。

被告吴美璇。

申索人为菲藉外佣Mallorca Joenalyn Domingo,今由香港亚洲家务工工会联会的秘书Shiella Grace Estrada代表协助审讯。被告人为前雇主吴美璇(译音)。菲佣就其工资、有薪年假、返祖家机票及有关损失等向吴追讨。

吴今作供时否认自己无理解雇菲佣,指责她工作三个月期间未曾尽其职责,包括称自己不懂做饭、没有花时间照顾女儿及曾于洗衣时残留一大堆泡沫于衣服上等。吴曾屡次就其工作表现向雇佣中心投诉,惟一直未有太大改善。

吴续指菲佣曾两次于洗头水中落药,致其及女儿痕痒及“头皮很痛、很痛、很痛”,痛楚持续近3至4日。吴于第一次发现事件后质问菲佣为什么要这样做,菲佣疑跪地求原谅,并称不会有下一次,故吴作罢。惟菲佣其后疑重施故技,吴再忍受不住报警,惟警方要求双方和解,并没有化验该洗头水。署理主任裁判官何慧萦问吴有否亲眼看见菲佣落药,吴称“闻到(洗头水)有奇怪味道,十几年一直没事,一直都是这样用”。何官即指出吴于书面供词指她感到头皮痛楚才揭发事件,现庭上又指是先闻到有味道后报警,要求吴澄清有关时序,惟吴沉默近一分钟后,无正面回答问题,只称“为什么要问这么多问题?”

女儿今于屏风后确认此事,指每星期洗头发4至5次,几乎每次洗发后都感到痕痒,没有闻到其他味道,亦曾就此事看过医生。

吴更称菲佣于每日洗澡时以手指插入女儿下体,致其流血发炎。法官质疑她没有就此事寻找社工协助,吴表示要保护女儿,亦不好意思找社工协助。女儿作供时表示菲佣有意屈曲手指“挖”其下体,曾三次看医生。

据了解,劳审处的诉讼必须由申索人及被告人亲自出席,不能离港,否则会被视为放弃申索,相信视像作供可为更多外佣取得应有权益。Justice Without Borders香港办事处指,菲佣Mallorca Joenalyn Domingo早于16年10月入禀劳审处,向吴追讨赔偿,并于同年12月返回菲律宾,期间曾在组织协助下申请视像作供,惟一度遭否决申请,幸去年终在高等法院上诉成功,获准以视像作供。聆讯明日再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