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5G耽误了的任正非

以任正非的口才,你甚至可以说,他可以当综艺主持。(AP图片)

以任正非的口才,你甚至可以说,他可以当综艺主持。(AP图片)

看任正非访问,最精彩还是看他与西方记者交锋,不是说内地的记者不好,只因为任总地位太高,大家同声同气,少不免“就住就住”,好难有火花出现,限制了任总的智慧发挥。

西方记者的优点在于他们先入为主的缺点,往往不留情面直问最敏感,甚至不惜冒犯的问题。问技术,离不开质疑华为产品有“秘密”后门,用作间谍监视用户资料,说得绘声绘影,任正非直怼︰“这是一个天方夜谭的科幻故事,如果华为有这么高水准,还用得着卖5G吗?”听落几好笑,我想起007电影那位专为占士邦造秘密武器那位老人家Q先生。

谈营商总要问华为是否与解放军有关联,可怜的是任正非自揭当年是位中年失业解放军,差点流落深圳做体力劳动工人,故事有笑有泪,化解这类重复又重复的老问题于无形。

近日,任正非对政治问题不避讳,西方记者就默认中国专制落后的前提问题,考验他的政治EQ、IQ,结果被任总利用机会来宣扬邓小平改革开放的成功,间接数落资本主义的老朽失效。

任正非也不是没有遇见对手,好像最近那位《世界是平的》作者弗里德曼就是非常老辣,不经意的问任正非︰你的偶像是谁?微软的盖兹、苹果的乔布斯、亚马逊的贝佐斯,还是英特尔两位创办人摩尔和诺伊斯?你将谁视为榜样?

问题看似平淡,你拿提出“摩尔定律”的摩尔,以及发明集成电路(IC)的诺伊斯当为任总偶像,OK啦,但其他三位硅谷大亨身份应该跟任总“同呢”罢,如果稍不留神,任正非变了他们的“小粉丝”,那便矮化了他在中国、在世界的地位。然而,弗里德曼的问题是一个Tie in Sale(搭售),把你置于这个包围圈内,看你如何得体地全身而退。

任正非的回应堪称模范,他没有选择对方给他的默认名单,只是说:“我从年轻时期起对他们都是膜拜的,包括爱因斯坦、图灵这些伟大的科学家。我年轻时中国的学习环境还比较封闭,我看不到整个世界,但我一贯对这些人非常膜拜,因为他们为人类社会创造了巨大的发展机会。”

图灵是人工智能之父,爱因斯坦对量子物理的开拓有重大的参与。未来科技是什么?离不开AI和量子计算,任总提出他们为偶像,反映他对科学和科技都十分在行,与此同时,在这两位祖师爷面前,无论任正非、盖兹、乔布斯、贝佐斯,摩尔,抑或诺伊斯都变成一众弟子,莫要问谁高谁低了。你看,任正非是不是一个被5G耽误的外交家呢?

黄秉华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

珠海横琴

  珠海市是大湾区9加2其中一个城市,而珠海中的横琴又是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