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菲佣越洋申索失败 官:涉蓄意伤少主下体

官指外佣的行为属严重失当

已返乡的菲佣声称遭前雇主无理解雇,入禀劳资审裁处索偿逾8万元,成首宗获准越洋以视像作供的劳资纠纷,今于劳资审裁署进行裁决。审裁官直言菲佣及前佣主的口供有可疑,惟接纳前佣主的女儿的证供,称能准确地指出看医生的次数及受伤情况,前雇主及其女儿均无合谋的可能性,故判处前雇主只需赔偿机票及膳食费用共970元。

前佣主吴美璇。资料图片

署理主任审裁官何慧萦提及洗发精“加料”事件,吴姓前雇主于9月22日报警时,申索人Mallorca Joenalyn Domingo曾递上两份以英语撰写的终止雇佣合约及愿意赔偿的文件,何官接纳吴称不谙英语,要求在场警员翻译,沟通上有误,致吴在不清楚条款的情况下签署。何官续指吴未有任何医疗报告或其他佐证证明菲佣曾于洗发精中“加料”,加上吴的男性友人只从吴口中得悉事件,未有亲眼目睹过程,故不接纳其证供。

何官表示怀疑菲佣指插吴女一事确实有发生过,菲佣蓄意犯事,属严重失当。即使吴有夸大其词之嫌,但吴女能清楚指出看医生的次数及受伤情况,故接纳其为诚实可靠的证人,两人无合谋的可能性。

另外,何官指出菲佣供词前后矛盾,一时指因受不了吴而辞职;一时指控吴无理解雇。何官认为菲佣的家务工作量极大,故不可能如她称般每天陪伴吴女近6小时。何官同时拒绝接纳吴曾看到菲佣逃避照顾女儿,因其任夜更工作,白天睡觉,故不可能会目睹菲佣工作情况。

吴姓前雇主今听取裁判后感满意,更称不会再聘请外佣。协助外佣审讯的组织Justice without Borders 及香港亚洲家务工工会联会均大感失望及无言(Speechless),决定先知会菲佣有关裁决结果,其后商讨下一步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