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柱国老板送羽绒俾我仲要扣埋纽 不似另一些老板 压榨到你去死佢仲踢多脚

过了不久,黎智英老板,给我电话: “喂德强啊,何柱国收购东周刋啊。你发行呀,唔好理他喇,他大把钱,有排蚀啊。”

我不停想了,想了很多个天与夜,“唔好理”,什么意思?是否叫我,不要发行,东周刋?本来我,因为以前,用心做好,天天日报,把天天由销量几万份,做到廿六万多份,仍给天天日报邓立人主席,炒咗鱿鱼。所以不想再接,其他生意,够生活就算喇。所以专门,一心一意,发行好壹传媒,的发行工作,不接其他生意。

当年星岛集团,发行部的容总监,通过我的旧员工,找我接生意。我在电话说,见都不想见,我不做你们生意。但是星岛集团,新买家仍然,锲而不舍,不停找我,找了我差不多近半年。直至找到我的旧员工,介绍了我,见了当时的社长卢永雄先生。我就感觉到,星岛集团,将会换然一新,重新出发征高峰。最重要,他给我感觉,星岛集团何柱国,绝对亷洁,与以前,胡仙女士的星岛集团,绝对是两件事。我考虑后,终于服务星岛集团。

今天你肥老黎,突然叫我不理星岛集团,不理何柱国先生。我就失诺言,以后什么人,什么公司,再信我啊?再加上台湾,仍亏蚀。我不做星岛生意,香港勤力得,赚少咗,我怎样攞钱,去台湾支持你? 怎样揼钱去台湾输血,帮你壹传媒,黎智英老板啊? 现在你叫我,不要理何柱国先生?不要理东周刊?再者,当时喺我的兄弟何国辉,加盟星岛集团,重要的第一炮。咁样都不做东周刊,真是无义气,成为千古罪人喇

当时因为,发不发行东周刋,令我担心了,好一段时间。我怕给黎智英老板,炒我鱿鱼。大老板,最憎人与动物及所有事物,逆他意思。再者,当时壹传媒生意,占我公司,7至8成,或更多的生意。但是我绝不能,因为钱钱钱与生意,背叛自己。因为信用与诺言,比我生命,更为重要。所以我最终,用心发好东周刊,更给了不少,小小意见,给我敬重,当年的东周刊,黎廷瑶社长。

回想昔日当年,约二000年左右,初认识的何柱国先生。何先生的风采,今天仍在,我脑内长存。一个星期,多则三四天,小则一二天。何先生与我,常吃午餐。他耐心聆听,小强说,报业故事。何先生说不多,但一说就中。沙士愎苏,他说香港,需要水源。要外水,注入香港,我们才有动力,才有生机。其后的香港十多年,真如其说。国内国外,不段有生水,投资香港,令香港风山水起。他更叫我投资,买实黄金。更说,不要担心,无利息。黄金一定升,要钱用,卖小小黄金,就当吃利息喇。果然黄金,二000几年几仟元一両,升到万八元一両,才回落。现在又开始升,渴望何生,再给个仙人,指点黄金路?

但今天,政治纷争,糟蹋了香港,不说了。

何先生当说,帮我去北京,做发行。赢了,归你德强。输了,入我何柱国数。听了,虽然当年,港台二地搏命,不能再抽身,服务何生的北京事务。但热在五内,心留永远。再再说,晚上香港烟草大厦吃饭,晚餐后,打开诺大衣柜。挂满名牌衣服,挪出名牌羽绒,话“小强我帮你穿上,台湾冬天冻啊,试试称不称身称心。”又帮我扣埋钮。他接着说,“举起手,有冇不舒服。没有紧,舒服喇,这件羽绒合身喇。整多二件同码,不同欵,可以替换啊。”再再再说,我小孩出生,他专诚送上,十万以上的,法国名牌,茄士咩毛毡。我六十多岁,从没盖过,如此贵重,名牌毛毡,遑论我的女儿。我上半生,服侍过好多老板,这个,绝对是第一老板。

太多太多的好话,我相信看官们,看到这段,已经感觉,我太肉麻太擦鞋。但是,讲事实,怕什么人话我是擦鞋。我最怕,士为老板去死,但老板,理都不理,更要不停压榨你,就算你要去死,去到鬼门关口,他更踢你入死亡谷内,更不停逼迫,永不停止。

我在二00三年左右,将我认识的何柱国,告之全球华人、外国政要与驻港外交官都认识的林行止夫妇知,我话“何先生一定会成功,因为他,除了高薪厚股,更用行动及感情,令他外判商及员工,个个走多二三步,就变成好多步。所以终有一天会步向成功。”当时林太太说,何柱国高人也。

我借这里,多谢林行止伉俪,因为没他们夫妇,创办信报,小强用笔用字与做人,一定有折扣。林先生的社论与专栏,明我心智,更扩大我视野。专栏金鹰,令我有目标。程逸的“商思话”,有得着。企业管理专栏,助我发展,自我生意。高洁,法国风,向往异国风情,增加我生活品质。林先生,更说音乐,可以解寂寞。所以我尊老师命,花甲六十,仍然每晚唱到,上下楼层,经常投诉。社会不知多少名人,因为信报而得益。今天只举一人,南华证券集团,大老板吴鸿生。曾在我面前说。睇信报,学到嘢,令人对社会,有得益与学习。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