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一剂止痛药

特首林郑月娥公布《施政报告》,在楼市方面做了一些功夫,略为增加供应供应,又把按揭成数由七成增加至九成。

碰巧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罕有地评论香港的局势,也提到香港的房屋问题。他说:“我看不出香港的示威有简单的出路,因为示威者称他们有五大诉求并且是缺一不可。但是这些诉求并非解决香港问题的方案,而是旨在羞辱香港政府,并要把政府逼下台。”以双普选为例,香港不是一个国家,只是特别行政区,很难实现。他又提醒新加坡,千万不要出现香港的情况,否则就会出现大麻烦,因为新加坡比香港更脆弱。

李显龙亦提到香港的社会经济问题,认为楼价太高,政府的房屋政策太保守,有需要采取激进和具政治勇气的做法,令社会经济出现转变。

新加坡与香港从来都是一个双城故事,新加坡甚为留意香港的情况。早前,李显龙的夫人何晶在面书上转发了几幅香港警察睡在街头休息的照片,从侧面显示了李显龙支持香港警察的态度。事件拖了超过四个月,李显龙终于评论港事。

新加坡国父李光耀有超常的领导力,带领新加坡这个蕞尔小国,在强敌环峙之下,站稳了脚跟。李显龙虽然没有乃父的魅力,但也是一位非常高效的统治者,他不但保持到其父亲开拓的局面,在经济发展上更上一层楼,狮城近年的经济增长大幅超过香港。李显龙的确有资格去评论香港的事情。

他说香港房屋政策太保守,也是很直接的分析。新加坡有九成的人住在公营房屋(又称组屋,等如香港的居屋),建设得非常漂亮,过千方呎的组屋比比皆是。李光耀的房屋政策当年是抄袭香港,但如今早已青出于蓝。他的理论是国民安居,国家才会稳定。

反观香港,楼价高企,万多元一方呎的楼比比皆是。新一份《施政报告》提出的觅地措施,的确较前积极,但也不见得短期内可以大量增加土地供应。对正在轮候公屋的低下阶层派发津贴,只能说是聊备一格。比较有影响的是九成按揭政策。香港传媒工作者较多反政府,但在九城按揭提出来以后,没有太多反对声音,反映不少传媒工作者都等着要买楼,他们储不到三成首期,根本上不了车,所以对新政策比较接受。

政策有利有弊,九成按揭政策推出,客观上会释放出一批购买力。现在很多新楼单位,动辄也要七、八百万元,首期三成,便是二、三百万元的巨额资金,就算是毕业后工作十多年的大学生,也极不容易储够这笔首期。坊间经常提到的“成功靠父干”,就是说要依靠父母资助首期,年青人才买得到楼。过去早有听闻,即使是年青的AO(政务主任),也对政府的房策很不满,因为就算AO两大妇每月有10多万元的工资,够钱供楼,也没有能力俾首期,AO也买不到楼,可见香港政府的房策有多失败。

而在新政策之下,手上只要有七、八十万元,便可以上车,但新增的购买力客观上也承托了楼价,令楼价难以跌下来。在《施政报告》公布当天,很多地产股都有2%至3%的升幅,市场是诚实的,直白地讲出了对新政策的反应。

特区政府不敢采取李显龙所讲的激进和具政治勇气的做法,用超常手法大增土地供应,相信有两重考量,第一是政府不敢挑战大发展商,因为她们财雄势大,政治能量很大,挑战她们恐怕犹如政治自杀;另一个担心是本地经济已经脆弱,楼市政策若过于激进,可能会重演1998年的状况,令到楼市和经济崩溃。

在目前这样恶劣的政治环境下,背后潜藏着高楼价的隐患,特区政府现时所开出的药方,顶多只是一剂止痛药,让正受痛苦煎熬中的市民喘一口气而已,距离能够真正解决问题,仍然相当遥远。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