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托市

过去四个月香港人的心情可谓跌到谷底,消费意欲不振,身边有部份朋友都在问,市面的乱局仲会拖几耐?怕的是楼价会“蹦极跳”,手上的砖头随时血本无归。

 

对不少打工仔来说,甘心为楼奴的原因除了想有个“窦口”,另一大原因是为了保值,人到中年有什么事情急需要钱周转,最少也有层楼拿去给银行或财务公司加按借钱。香港人都习惯用这种模式过活….. 催眠自己接受高楼价,希望买得大赔得大。

 

香港人对楼价从来不怕贵,只怕没有人接货

香港人对楼价从来不怕贵,只怕没有人接货

 

2019年施政报告的新猷是放宽首次置业人士按揭成数,换言之,入市门槛减低,理论上可让更多人“上车”。然而,按一般打工仔的购买力,细价楼还是吃香,按市场的定律,需求会带动价格,“抢贵市”就是这个道理!

 

香港人对楼价从来不怕贵,只怕没有人接货。业主想供得起楼(银行愿意批按揭),实际上需要稳定工作的收入来源。简单来说,一做业主自然会求神拜佛社会稳定,否则随时层楼变成负资产。沙士期间,业主破产并非罕见。经济差大量人失业,本地买家也没有能力买楼,要寄望境外买家,然而,境外买家的投资意欲,也牵系于社会的稳定性和政策可预测性,那里有人想投资蚀本?!

 

标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