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港大学者走入与世隔绝山谷 救濒危语言又救盲

“从没想过做语言学研究,竟能为研究对象带来单纯欢乐。”

语言学研究与眼科义诊,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却为港大语言学者Cathryn Donohue的濒危语言研究,赋予另一层意义。三年前她为研究保育努日语,长途跋涉深入尼泊尔与世隔绝的山谷,路途崎岖仍不及记录文字的艰辛,要让当地人腾空协助研究并非易事。将口语编制成文字系统时,Donohue惊觉当地人因长年务农放牧而失明,遂与当地眼科诊所合作,一边为村民提供治疗,另一边默默记录努日语。村民重见光明一刻,脸上流露的笑容令她感动流泪,“从没想过做语言学研究,竟能为研究对象带来单纯欢乐。”

港大语言学者Cathryn Donohue

2015年尼泊尔发生七点九级地震,与西藏接壤、位于海拔近四千米的努日山谷亦未能幸免。地震震碎无数家园,也令努日山谷始被学术界关注。三名海外学者组成研究团队,于灾后一年到访当地搜集灾民的口述历史,并记录当地语言及文化习俗,其中一人便是港大语言学系助理教授Cathryn Donohue的哥哥。

港大语言学系助理教授Cathryn Donohue认为,语言代表一种社会身分及文化,故须好好保育。

仅2000村民讲努日语

努日语为藏缅语之一,目前仅约二千名村民以努日语沟通,惟因欠缺文字记述,外来人难以理解,加深研究团队记录灾情的难度。当时已在港大研究藏缅语的Donohue知悉情况后,决定加入哥哥的研究团队,一同远卦尼泊尔努日山谷。

“语言本身是一种社会身分,当一种语言消失,其文化亦将随之消失,所以一定要好好保育”,Donohue相信。过去五至十年间,大部分村民送子女到加德满都,入读寄宿学校,他们受到现代及潮流文化影响,放假回到努日山谷,在家不愿说努日语,令此语言响起“濒危”警号,故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肯定濒危型”。

挨家挨户访谈作笔录

尼泊尔山脉连绵起伏,从首都加德满都出发,必须攀越多个山脉,经过五天时间才能走进努日山谷。Donohue首次到访山谷,正值灾后重建时期,沿途不平坦的山路满布碎石,走过悬崖边更是一步一惊心,“有些位置真的很斜,幸好路旁有大石让我抓住,才慢慢踏出多一步。”

路途虽崎岖,但沿途景色赏心悦目,她也乐在其中。Donohue忆说,有次从某山谷低处向上攀登,一转弯眼前便是巍峨挺拔的马纳斯卢峰,那种震撼仍历历在目,“我第一次从这角度,亲眼看到这座标志性的山脉,真的叹为观止。”

抵达山谷后,Donohue开始逐家逐户访谈,将当地人的一言一语记录下来,“要引入文字体系,最直接的方法是将口语、日常谈话,转化成可书写记录的文字。”过去三年间,她进出山谷村落至少七次,每次停留约一个月,虽然村民对金发碧眼的她在村内游走见怪不怪,但仍有不少人反问她:为何要研究他们的语言?大概从开展努日语研究之时,她便肩负保育濒危语言的职责。

Donohue忆说,有次从某山谷低处向上攀登,一转弯眼前便是巍峨挺拔的马纳斯卢峰,那种震撼仍历历在目。

接触语言学毅然转系

在澳洲土生土长的Donohue,小时候从未想过将来会成为语言学专家,“中学时连语言学是什么都不知道。”由于热爱数理科学,她升大学时顺理成章入读理学院,在大学时偶然接触到语言学,被其深深吸引,因而转学系,“语言学同样以数学思维方式运作,与科学的分别在于与生活更相关、更人性化。”

在芸芸的语言学课题中,她对语调及格位标记尤感兴趣,遂研究福州话等亚洲语言,来港执教后她更着迷于包含逾四百种语言的藏缅语,“这语言可用语调来标记格位,是我两大兴趣的‘完美婚姻’”,她笑说。

对藏缅语的热爱,令她坚持在百忙之中抽空钻研努日语,“我会重听录音,研究努日语的发音、语言结构等,过程的确很费时。”“无书”自学一段时间,她已掌握基本的努日语,不用翻译员协助,亦能与当地人简单沟通,“始终发音不太好,有时都要懂英文的村民帮手。”

牵线提供眼疾义诊

今年五月她重返努日山谷记录文字,同时将一个史无前例的新项目带到村落,为村民提供眼疾义诊。Donohue表示,村民因要务农放牧为生,难以腾出时间受访,加上很多年长村民因患有白内障而失明,遂找当地朋友帮忙牵线,找加德满都著名眼科诊所合作,在山谷中央设立诊所,免费为村民提供眼部治疗及手术。

“很多人平日没有保护眼睛,亦因经济问题未曾看眼科医生,当他们知道有眼疾义诊,便纷纷前来”,Donohue称。在村民等待接受诊治时,她便把握机会与他们聊天,逐一记录努日语。经过数次眼疾筛查,逾五百名村民获得治疗,其中六十多名白内障患者恢复视力。

回想起村民重见光明的一刻,Donohue不禁眼泛泪光,“其中一名老婆婆双目失明六年,要靠她的侄儿揹着,才能到山谷诊所接受治疗,当她除下蓝色眼罩,脸上流露的真摰笑容,真令人感动。我从没想过做语言学研究,竟能为研究对象带来单纯欢乐。”

为让努日山谷的小朋友,从小学习书写努日语,她计划明年五月再次到访,并努力将尼泊尔家喻户晓的故事摄录成书,“将努日语文字化之后,最重要是让下一代传承下去。”

她找当地朋友帮忙牵线,找加德满都著名眼科诊所合作,在山谷中央设立诊所,免费为村民提供眼部治疗及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