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有人上书毛泽东:预料林彪是党内的“定时炸弹”


毛泽东和林彪(资料图)

本文摘自《红墙见证录:共和国风云人物留给后世的真相(三)》,尹家民 著,当代中国出版社,2009.10

在反对林彪的人群里,一种是像舒赛那样贴大字报的,另一形式是按组织系统上书中央。但在当时的环境里,不论采取哪种形式,反对者都遭到同样的结局:不是被害,就是被抓。这些人大多是小人物,都有些位卑未敢忘忧国的意味。尽管人微言轻,可是只要与林彪有关,其言其行顿时变得很重,处罚也重。令人佩服的是,这些人反对林彪,的确不是感情用事,也不是想一鸣惊人,而是经过周密的理论研究和考察,得出的科学结论。

西北工业大学的姜明亮等人上书中共中央、毛泽东的信件,就是这样一篇有分析有说服力的檄文,一般读者现在很难读到这篇东西,故全录于下:

敬爱的党中央、毛主席:

随着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不断深入,许多问题使我们越来越想不通,作为无产阶级司令部的二号人物林彪的许多错误思想和理论越来越发展,许多荒唐的错误行动蔓延全国,令人痛心疾首,长此下去,国将不国,民将不民,为了国家的利益、民族的前途,我们忧心如焚,头可断,血可流,毛泽东思想不能丢,我们不得不直言:

一、林彪关于“老三篇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灵魂的灵魂,核心的核心”。这一诊断是荒谬的,是反马克思主义的。我们认为马列主义的核心是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列宁说过,马克思主义的灵魂在于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林彪这样提并在实践中把它推向极端,恰恰是扼杀了马列主义的核心和灵魂,把全国轰轰烈烈的学习毛主席著作的运动引向歧途。老三篇所列举的事例,是历代统治阶级都可以接受的,过分的宣传会导致奴隶主义。

林彪的做法和孔孟之道如出一辙,即“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实际上林彪是在搞“愚民哲学”。因为只有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才是人们正确认识客观世界和社会历史的锐利的思想武器,这和敬爱的周总理大力倡导的“两论起家”形成何等鲜明的对照。以下将要列举的林彪一系列形而上学、大搞愚忠的做法和说法,都散发著“愚民哲学”的味道,哪有丝毫共产党人的气味。

二、林彪说:“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不但在实践中是错误的,在理论上也是荒谬的。他把毛泽东思想庸俗化、绝对化、神化了。难道说伟大领袖毛主席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几十年来说的都是真理?为什么毛主席只主张出选集而不主张出全集呢?既然句句是真理为什么不可以出?马克思主义认为:凡真理都是相对的,随着时间、历史、社会环境的变迁或科学上的重大发现,真理大致上会出现二种变化:一是在新的条件下将被新的真理取代或包含,从而向前发展了。二是被实践证明是错误的。认为一个人说的话句句是真理,只有在封建社会皇帝被神化后,才出现所谓金口玉言之说,但这早已被马克思主义否定了。至于一句顶一万句,在现时都有铁的事实证明林彪说错了。在“十六条”中,伟大领袖毛主席就强调指出“要文斗,不要武斗”,全国人民都认为是真理,至少在口头上是如此,全国数亿人,人人学习,最近红旗杂志连发了三期社论,强调《要文斗,不要武斗》,全国成千上万只喇叭何止广播了几亿句,为什么在当权派的武斗愈演愈烈之后,现在又发生了各派组织之间大搞武斗,甚至动用了机枪、大炮,西安都动了坦克,也是愈演愈烈,人民的生命财产遭到空前的严重损失,为什么毛主席在此就不顶用了呢?数亿句也不顶用了呢?屁用不顶,现在是各取所需!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陈伯达走一路,一路发生武斗,这在林彪、 陈伯达、江青等人操纵下的文革能出现如此怪事,究竟是谁反对毛泽东思想,不值得人们深思吗?

三、林彪提出“政治可以冲击其它”岂止是可以冲击其它呢?实际上是冲击一切,在这种错误思想的指导下,突出政治走向了极端,真理和谬误往往只差一步之遥,真理被推向极端就适得其反,走向反面。现在全国工人不做工,干部不工作,学生不学习(至少在西安是如此),幸亏农民不拿工资,否则,全国人民将喝西北风。难道这不是严峻的现实吗?真可谓国将不国,民将不民,长此下去,国家前途堪忧。

四、林彪说“对毛主席的话,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试问:不理解的怎么去执行?不理解的在实际中如何能执行好?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凡事都要问一个为什么,想一想它是否有道理。可见伟大领袖毛主席反对盲从,正如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出:盲目的表面上的毫无疑义的去执行上级的指示,实际上是消极怠工最好的办法。可见林彪是公然提倡盲从,走向极端就是大搞奴隶主义,难道这不是反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吗?可以想像得到,到一定的时候,有人会利用人们的朴素的阶级感情,利用人们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崇拜,假借最高指示而以售其奸。杨成武事件的出现,难道不值得我们吸取教训吗?

五、林彪关于“毛主席比马恩列斯高得多,是最高最活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当代马列主义的顶峰”的论断是错误的,不但在理论上不通,在对外宣传上更是不利。我们认为:马恩列斯和伟大领袖毛主席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领袖。他们分别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对世界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们分别建立了在马列主义发展史上的里程碑。但是,后人成果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去完成的,没有马恩列斯,也不会有毛泽东,他们同样都是无产阶级革命领袖,不能说谁比谁高得多。

“顶峰”论更是理论上的错误,是违反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的,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真理是相对的,有条件的,更是不断发展的,是不可穷尽的,绝对化就否定了真理,也否定了毛泽东思想本身。这种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做法,在国际上效果很差,对我们不利。因为在当代国际共运中,马克思和列宁的威信仍然是最高的,林彪这样说,这样做,明是抬高别人,实质上抬高自己。

六、现在,轰轰烈烈的学习毛主席著作运动已被引向歧途,形而上学猖獗,唯心主义盛行,已经被庸俗化了。“天天读雷打不动”实际上是形式主义,“早请示晚汇报”实际上是逼着人们说假话,(笔者:笔者当兵正赶上此事盛行,我们一个班长每天早起睡眼惺忪地领着我们早请示的样子想起来令人发笑,他可以一口气念完所有的诵词,而且做完全部仪式,只用几秒钟,全部仪式做完了他好像还在睡。后来发展到打电话也要先说一句毛主席语录,回电话的也要接一句毛主席语录,故弄得干什么事都心情紧张)甚至解放军站岗都只拿“红宝书”而不拿枪了,如果真的遇到了阶级敌人破坏,用什么去抵抗,不用说当“原子弹”用了,连当切菜刀用都不行,何以对付敌人,多么可笑,多么愚蠢的事啊(至少在西安是如此)。

七、提倡愚忠,大搞封建迷信,现在到处出现的三忠于、四无限活动,忠字舞,大像章,都是从部队开始,传遍全国,连封建王朝也不曾有过的事竟然发生了,特别是不论干什么都要三呼万岁,再三呼万寿无疆,这在封建王朝只有大臣上朝拜见皇帝才有的最高仪式,而现在在共产党人领导的中国,则人人皆搞,事事皆搞。远远超过了封建社会,令人震惊,我们在大街上经常看到解放军战士胸前挂个或缝上个大“忠”字,只差背后有个“勇”字了, 否则,和清朝的小卒有何本质上的不同。更有甚者,毛主席的书叫宝书,像叫宝像,明明是“买”,却偏偏说“请”(笔者:现在人们很容易联想到侯宝林的相声《买佛龛》),联系到封建社会人们去庙上请愿的事,真叫人啼笑皆非,既是唯心主义的,又散发著封建迷信的味儿,这难道都是共产党人所能提倡的吗?还有,现在风行全国的在12月26日吃寿桃,搞祝寿,不是公然违背了延安整风的决议吗?

八、现在到处都在搞万岁宫,大塑像,大像章,用掉了多少亿的财富和原料(笔者:当时所有部队都自制像章,每天上班就是打磨、加工像章,不知用了多少铝和有机玻璃),难怪群众中流传着还我飞机,还我工厂的呼声,这从根本上违背了伟大领袖毛主席历来主张的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这一宗旨的,拿这些财富多建设一些工厂、学校,那该多好啊!我们认为只有这样才符合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本意。更有甚者,在广大农村,农民每天劳动所得可怜只有几角钱,却村村有宝堂,家家有宝书台,人人有宝书,而不问是否有文化,使农民每天一角钱的油盐酱醋都成了问题,这样做的效果实在堪虑!综上所述,纵观中国历史,风侈、政繁、大兴土木、劳民伤财、有虚无实,内部纷争蜂起,难道不是国家将要衰亡的象征吗?

九、林彪最近提出了关于革命接班人的三条标准为“高举不高举、干劲大不大,看大节,偷鸡摸狗是小节”。直接和伟大领袖毛主席提出的“五条”唱反调,实际上是强调对他林彪紧跟不紧跟,所谓大节论,实在是为了结党营私的需要,看看邱会作的例子不就不言自明了吗?

十、贺龙同志在创建红色根据地就对党忠心耿耿,在艰难困苦中,蒋介石出高位、重金而不被收买,何等高尚的革命气节,可贺龙元帅从延安起就转向搞体育,建国后不抓军权了,成为周总理的得力助手,是他向伟大领袖毛主席推荐了徐寅生的讲话,在全党全国人民中推广了唯物辩证法,何以忽然成为“不看书、不读报、什么学问也没有的大军阀、大党阀、大野心家”了呢?不主持军委工作,仅靠少数体育运动员何以搞“兵变”,联系到最近西安钟楼的“反革命事件”,竟把全国人民人人皆知的敬爱的朱德总司令也说成是大军阀、大野心家,那么多元老、元帅忽然都成了大军阀、大野心家,此理不通!林彪等人究竟在干什么?!相反邱会作却成了无产阶级司令部的人,难道不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吗?还有,我们在对领导人的评价上是违背了历史唯物主义的,还不如联共(布)党史,(如对普列汉诺夫的评价),比如对刘少奇的评价,似乎从娘胎一出来就是封建脑瓜,自参加革命以来没做一件好事光干出卖的事,投降的事和坏事,却为什么能当上国家主席?能说得通吗?那么多的叛徒出现,岂不是否定了延安整风吗?

十一、现在到处都在喊“林副统帅永远健康!”永远健康和万寿无疆本质上有什么两样?用封建的正统观点来看,可以说是欺君罔上,这意味着什么?

十二、伟大领袖毛主席最近在杨成武事件中指出了“大树特树”的实质是“名曰树别人,实则树自己”,真是一语切中要害,但是叶群在军委一次讲话中却一口气讲了林副统帅一贯注意四个大树特树,道破了天机!叶群是林彪夫人,又是林办主任,讲的肯定是真话,叶群总不至于去陷害林彪吧,那么林彪的野心不是昭然若揭了吗?

十三、林彪在5·18讲话中一口气讲了古今中外的几十个政变经,我们怀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十四、我们认为林彪委托江青搞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是他们正式勾结、相互利用的开始。这次会使江青走上了政治舞台,而林彪则利用江青为伟大领袖毛主席夫人的特殊地位和影响去达到他自己的目的。

十五、江青、张春桥等在上海大搞群众专政,并发表群众专政好的社论,进而砸烂公检法,对全国影响很大,我们认为这是在搞无政府主义,在群众专政口号下,可以随心所欲整人,无法无天。

十六、江青在接见河南“二·七”公社代表时,肯定和提倡“文攻武卫”,一时间全国的武斗风盛行,且都打着“文攻武卫”的旗号去打人,在全国,动用枪炮子弹的残酷武斗,无形中被合法化了,难道这一切江青不知道?作为中央文革的主要成员,全国耳目众多,肯定知道(参见江青接见新华社代表时的讲话)。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共产党人是主观愿望和客观效果的统一论者。她的讲话使武斗合法化,造成了全国性的大武斗,大破坏,又不及时制止,任其发展,不是挑动武斗的祸首又是什么?

现在林彪和江青打得火热,在传达杨成武事件的中央领导人讲话中,林彪对江青的“作用”大加无原则、无内容的吹捧,大喊向江青同志学习,向江青同志致敬,甚至连敬爱的周总理都要喊(周总理根本不需要向江青学习),这肯定是违心的,这种不正常的状况只能说明他们大有“挟天子以令诸侯”之势。敬爱的党中央,敬爱的毛主席,这一切不能不令我们怀疑,林彪才是党内的“定时炸弹”,且他们互相勾结,互相利用,有野心。而林彪所要搞的只能是封建王朝。毛主席啊毛主席,只要您老人家允许我们当面陈诉,即使我们错了,死而无怨!

西北工业大学

姜明亮等

1968年4月

(摘自《位卑未敢忘忧国——“文化大革命”上书集》 ,湖南人民出版社)

这篇长文虽然限于历史,还没有从根本上否定“文化大革命”,但它是写在林彪风头正健、还没有充分暴露的1968年,不能不说是有“先见之明”。许多批判林彪的话,多数人只能在林彪爆炸后才敢说出,或者说才认识到。作者的远见、勇气可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