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传媒台湾出爽报是我冒死建议 香港再出爽报就与我无关了

苹果日报,自己搞发行补纸队伍。我粗略算一算,运作差不多接近十年,我估计,差不多用了近三至五仟万?

我想了很久,想极都想不通,点解久不久,壹传媒又加我价,要我收少一些,久不久又要求我,不能将卖剩报纸,退回壹传媒出版,要我啃掉一部分,甚至有日子,要我啃光它。全世界出版,都不会这样,对待自己的外判发行商。又要我啃报纸要包销,卖不去也要我食,有时甚至,要我啃清全部报纸,直至我啃死至止。搞到我又要投降,又话要不做。

但是他们同时,又将银纸,倒出大海,搞自己的补纸队伍,养懒害死年青人。搞出成队人去吓我,他又做不出,工作效果,作用更全无。但是副作用,就一大堆。当时我好多已离职的旧员工,见到我,都对我说,他们苹果日报,搞发行补纸,害死我的离职跳糟旧员工,搞到个个,变成苹果日报,三世祖。跳糟到他们补纸队的员工,个个做到,又肥又懒。在我公司无得走的员工,就学懂擦苹果发行部管理高层鞋。希望得到,贵人关照,将来揾份薪高粮准,不用做嘢的超笋工,

免费报纸,大量蜂拥出版。部分行内传媒人讲到,免费报纸无得做,重话一定死得。到他们见到,免费报纸,遍地开花。他们就跌倒,遍地眼镜。更成行行市,间间免费报纸赚大钱。

06年左右,我在台湾,和台湾壹传媒行政总裁,坚哥(叶一坚)吃饭。台湾壹传媒,几时出免费报纸?坚哥无奈地说,“我们黎老板不信,免费报纸,会成功,会赚钱。我们一讲,他即闹,他更说,免费报纸,一定死梗嘅。”

我想了很久,劝不劝黎大老板他,出版免费报纸? 劝黎老板做,一定给他闹,因为他,已经定性,免费报纸,实死实会亏大本,没有得做。大老板的决定,而我这个小人物,竟然走去,挑战他的金科玉律权威? 实行会,给他拉去,午门斩首。

再者,他这样对我,我应不应该,冒住生命危险去讲,去给他闹我阿妈呢?而去劝他帮他?想了几个晚上,想清楚,他就算怎样对我,千般不好。虽然计算,这么多年,我没有赚到他钱,可能还要赔本。但是,他仍然是我老板。我都要为他着想,冒住给他骂,给他闹阿妈,都要找他说清楚,劝他出免费报纸。

翌日早上,在香港开工,巡完派报点,取齐所有,免费报纸,放在背包,揹到中午上机,吃完飞机饭。看官留意,常坐飞机返工,切勿在飞机吃饭。我就是吃完饭,坐在飞机椅,太舒服没动,引致肝出事。就算要吃,食完饭,都要行去机尾,再行几转,帮助消化。

下咗机直奔,黎老板公司。去到黎老板房间,他正举笔,专注写他的稿。我当然,动都不敢动。企在房间外面,直至他写完稿,放下他的,老花眼镜。见他说“喂,德强揾我咩事?”我才敢入房,在他面前,将免费报纸放下,他的枱上。我再将每一张,每一页打开,说: “老板看看,好多稿啊,好多钱㗎,7至8成是广告啊。”黎老板看完说,“喺㖞。”

我接着说,“香港不能出,免费报纸啊,因为已经,给人霸晒位,无位做哪。台湾,就可以做。更要快,不要给人抢出头。我们搭了鸡棚,开咗档。其他出版,其他人开档,就会甚艰难。”

肥佬黎老板下令,出喇!台湾壹传媒爽报一出,又赚咗好多年钱。坚哥找我问,“台湾地下铁,招标派免费报纸,传闻联合报,将会因应地下铁招标,出免费报纸,入标做台湾地下铁报。” 我皱一皱眉头,对坚哥说,“跣联合报一大蠖,吹风说,壹传媒爽报,出高价志在必得,要赢标,要壹传媒爽报,独霸地下铁,派免费报纸。查实跣他,等他出天价,一舖劲蚀。我们出个普通价入标,顶死他联合报。等他输镬劲,以后不敢搞,免费报纸。”

台湾爽报2006年创刊,2018年离场,初时办得非常成功,近年敌不过网络大潮。

台湾爽报2006年创刊,2018年离场,初时办得非常成功,近年敌不过网络大潮。

其实做免费报纸,最紧要,懂炒𩠌。用得料太多,一定无钱赚。无料,又无人睇。所以免费报纸,要控制材料及开支,才是免费报纸的金科玉律。收费报纸,就不同,一定要好,又要足料,读者付钱买,所以要,慢慢睇慢慢捽,才过瘾 。收费报纸,才可以,吸收零售订阅的读者,赚辛苦的金钱。

果然台湾地下铁,一宣布开标,联合报独得。之后怎样赔上,这个金钱游戏。看官们,你们不用估,都可以知道,后果如何了。

其后香港壹传媒,亦登陆香港免费报纸市场,出版香港爽报。竟然有人说,是我叫黎智英老板,出版香港爽报。我即时讲,“我无咁大胆,叫肥老黎智英老板去做,没把握的生意。我自问这么多年,提出提供意见,没害过人亏本,出任何杂志与报纸刋物。如果有,都是他们员工,办事不力,无关我对出版市场的生意触角,与及创意。

我提供过,的出版意见,成功例子,多到记不起。最经典,都算将,新报的六合彩版,抽出来,独立零售。高峰时,每天出半至一张纸,每日可以买,六至八万份。更可以令,年年亏蚀的新报集团,转亏为赚。

但是新报集团,最后都是炒我鱿鱼啊。害到六合彩报纸,给人翻版,跌下抵谷。

当时有份杂志,叫做Monday,做到要执笠,新传媒行政总裁,郑先生,找我问,他要买Monday。我说不用买,等她执笠,你就加个新字,叫做新Monday,出版就可以,完全不用付钱买。之后我更给他意见,揾外国图书及填字游戏,大做特做,文字填字游戏。最风靡时候,由执咗笠,转为翻生,到每期卖十多万。传闻说,杨老板夫人,每期都要玩餐饱啊。

太多太多的意见,太多太多的悲喜。最开心,有传媒打工仔,听我意见,出刋物,期期月月,赚到钱。将赚来的钱,转投地产市场,今天坐拥,近十亿资产。但最不开心,见人赚到钱,乱花钱,弄坏身体,我就心痛非常。有个叫肥龙,给他意见,出豪情夜生活。钱赚心雄,搞高科技,一个手写,输入十易码。将所赚,放在科技洪流,随水去无踪。但是肥龙,好洒脱,翻一翻衣袖,又再闯江湖。这个传媒,给我舞台,令我翩然起舞,令我尝了,无尽的喜悦与无奈。

曾经有朋友,建议我自己,咁多好创意,不如自己做出版。我扳起面说,我不会越界,我不能起我出版老板的飞脚。又做发行,又做出版。如果我是这种人,我一定没工作,没老板给我生意,会饿死街头。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