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师, 您可以负责任一点吗?

 

本月的13日(周日),观塘港铁站外发生了一宗震惊社会的刑事案件,一名18岁的学生以利刀割一名警察的颈,该学生更被发现早已准备遗书,与发动自杀式恐怖袭击的恐怖分子一样,都把自己的生死置诸度外。

为什么一个尚未踏足社会的年轻人会抱有如此极端的思想呢?

一个好老师是能使学生茁壮成长的泥土,有怎样的泥土,就会有怎样的农作物。农作物在有毒的泥土下栽种,根本就无法健康成长,甚至会变成有毒的植物。

本人一位亲戚曾向女儿就读的学校投诉该校的老师把政治带入校园,使心智未成熟的女儿被煽动参与非法集会。虽然她的女儿没有因而被捕,但她要求校方正视问题。想不到女儿的班主任却有以下的回应:“政治是不会被带入校园的,因为政治是无处不在,与生活息息相关,除非是只担心粮食的猪,否则人人都会关心政治。更何况,关心政治是学生的社会责任,我们不能打压学生参与政治的权利。学生参与政治活动是经过深思熟虑而决定的,作为老师的我们根本无办法阻止和控制学生。”

这位老师的意思是学生参与非法集结、暴动,甚至以自杀式的手段去杀警,都是他们口中的所谓“社会责任”,老师绝对不会谴责学生的暴力行为,但会表明事件与他们无关,因为这一切都是学生自愿的,而老师无法控制。
这简直是老师们为自己度身订造的除外责任,一方面可以不顾后果向学生灌输自己的政治观, 利用学生的无知去为自己达成政治目的,另一方面可以在学生“违法达义”后完全抽身而出,绝对是高回报零风险的政治投资。
老师们在学生被捕后说:“这一切都是学生自己作主的,与我们无关。”

在老师眼中,即使学生被判处终身监禁,前途尽毁的都是别人的子女,又不是自己的子女,老师们当然可以完全抽身而出,一切都与老师无关。

可悲的是,香港的老师总是利用法律的漏洞去进行这些高回报零风险的政治投资,受害的往往只是前途尽毁的学生和心身伤透的父母。

老师们认为政治是无处不在,觉得自己没有办法控制学生的行为,但又故意在学校内鼓励学生参与政治,学生若因政治理念而作出违法的行为,那绝对是老师的责任。

学生参与政治就是火,老师把政治带入校园的举动就是点火,点火的人如果无法控制火势和其引发的不良后果的话,那点火的人就有不可除外的责任。点火的人绝对不能说:“这些火都是随风蔓延的,而风是无处不在,我实在无法控制风对火势的影响,所以这场火所引发的不良后果都与我无关。”

这个世界就是有太多不能控制火势却要坚持点火的人,所以每年都会有这么多的严重山火发生。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人,自知不能控制火势,就不要点火;作为一个负责任的老师,自知不能控制学生接触政治后的不良行为,就不要把政治带进校园,更不要向学生灌输自己的政治观。

老师,您可以负责任一点吗?

李柔然 香港大学学生
香港建设专业联会青年部理事

香港建设专业联会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