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学理应是理性的殿堂

静观中文大学之变,作为一个中大旧生,感慨良多。

中大校长段崇智和学生对话后,发了一封公开信,虽然不想说他是迎合学生,但说他全面向示威学生倾斜,并不为过。

段崇智在公开信指出,校方逐一联络逾30位被捕同学,其中大部分称曾遭不合理对待。段崇智因此要求警方查明细节后清晰交待,并称将为被捕学生提供协助。他又指基于事件的严重性,会去信行政长官,希望行政长官在“现有机制以外”作出严正跟进,让法治精神得以彰显。

看完段崇智的信件,令我想起自己38年前在中大接受教育,回忆起印象最深的教育传承。

第一,    重视理性与科学。中大有通识教育,为港大所无。而中大的通识并不是现在中学那种类似时事分析的科目,而是真的让学生涉猎不同的领域。而对中大通识印象最深的,除了“思考方法”这门讲授逻辑的学科之外,就是在其中一次课堂上,老师讲述天文学家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的事迹。

哥白尼画像。网上图片

哥白尼画像。网上图片

当时欧洲普遍接受的天文体系是“托勒密体系”,基本思想是地球处于宇宙的中心,这个说法深受教会支持。但哥白尼经过研究后,提倡“日心说”模型,提到太阳为宇宙的中心。哥白尼在1543年临终前发表了《天体运行论》,成为现代天文学的起步点,哥白尼在生时深受教会抵制逼害,如今证明他的理论是对的。老师借哥白尼的事迹,讲述大学是理性的殿堂,要相信科学,相信实证,不要迷信理想,甚至是一些自称公义的理论。这位老师说话,我至今仍历历在目。后来自己学习新闻学、政治学、法学,仍坚信要抱持反复求真精神,要用科学方法治学,讲求实证。

套入中大校长面对的处境,几十个学生示威被捕后,大部份投诉被警察不合理对待,校方基于感性,同情学生,拥抱安慰,尚在情理之中。但大学校长要作出结论,就只能以理性行事。

被捕者投诉被警方不合理对待,这是常有之事,所以警方才有投诉警察课,亦在警队之外设监警会,处理投诉。大学校长,显然不是一个处理投诉机制,因为他既无经验,亦不客观。

被捕学生指警察对他们有不合理对待,这只是“闻说证供”(hearsay evidence),即一般人讲的“片面之词”,孤证不立。最最最起码要得到被投诉一方的证词,以比较那一方较可采信。当然还要到每一个个案投诉现场调查,并采集所有可能在场或涉案人士的证供,才能下初步的结论。

至于“30位被捕同学大部分称曾遭不合理对待”,当中“大部份”人这样讲,也不能增加事件的可信性。现在网上消息流传广泛,问示威学生是否相信“太子站内警察打死人”,也会有“大部份人”相信,当然不等如太子站真的死了人。再加上被捕学生之间互相传播感染,“大部分人”如是说,也不足为证。

评论至此,撇开政治成见,若有理性和求真精神者,就完全不能对警方有无不合理对待被捕学生,下到任何结论,顶多只是一个怀疑的开始,还未到“合理怀疑”的水平。

要求、协助指控的学生报警或投诉,是处理此事的合理方法。学生们以不信投诉警察课及监警会为由,拒绝报警。至此就陷入一个完全的“你讲晒”局面,查无可查。至于段校长要求所谓“现有机制以外作出严正跟进”,亦完全是示威者的说词,学生不信现有机制,大学校长也不信吗?校长又凭什么说监警会不可信呢?

段校长被学生围攻受压,只听信了被捕学生一面之词,就信以为真,完全缺乏理性求真的精神,行为和茶餐厅议论者无异,那是一间世界排名46位大学(QS 全球排名榜)校长应有的行为?人讲你又讲,大学很快堕落,社会也很快堕落。

(未完待续)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