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祸水失败 资源被减

 

与中国敌对的一些国家及势力, 借着反修例运动,支持香港的示威暴动。他们原本的目的是想打香港牌,制造混乱、焦虑、压力, 迫使中国在其他方面妥协,最重要的是他们看到香港的暴乱似乎越来越厉害,非常期望这场暴乱向深圳、广州蔓延。如果能达到此目的,外部力量他们将会得到巨大的利益,因又可以不劳而获,大规模地剪羊毛。

因此,外部力量投入了很多资金资源支持这些黑衣人搞示威暴动,比如,台湾的一些势力运示威装备来香港,一些外国的情报人员在前线对暴徒指挥、策划。美国大大小小的政客议员官员---上至国务卿、副总统 ,一些欧洲国家的政客,不断地公开发表讲话,全力支援香港的示威暴动。这些人对其国内的示威暴动大力镇压,而香港的警察是被动反应,也被他们攻击。

非常可惜!四个多月了,香港的示威暴动完全没有向内地蔓延的迹象。

正如本专业联会同事所言:中国大陆几乎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房子、房产,民众资产并随着全球印钞票全部大幅升值,导致很多中国大陆城市的居民比大多数的香港居民富有、 也比西方国家大比例的居民富有,更重要的是:中国大陆每年有1.5亿人次的平民百姓去欧洲、美洲以及其他地方旅行,他们都见识了当地的实际情况,他们看到了欧洲美国设施的破旧,速度效率低,治安又差, 这些现实情况令到中国人对西方非常失望,原来西方国家也不过如此。当然,大陆还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比较之后,他们看到了中国大陆的优势。

正因上述原因,之前一的西方国家的政客,也包括台湾的一些政客,希望香港的骚乱向深圳、广州蔓延,这只是他们的幻想。

支持香港示威暴动的外部势力,逐步看到了骚乱暴动没有可能向内地蔓延的可能;他们也看到了香港政府也稳固地控制着局面,示威暴动者不可能取得政权。像2014年占中那样,这些外部势力也有些心灰意冷,对示威暴动者的支持也减少了。于是出现了部分黑衣人去屋邨拍门募捐等等财困的迹象。

西方舆论,对香港暴力示威的欣赏与吹捧会在他们自己的社会里形成反噬,对他们自己是非常危险的, 包括西班牙的分裂示威暴动、伦敦的环保团体的示威、智利的士威暴动都模仿香港的示威暴动情况。而美国以前发生了占领华尔街,之前八月在波士顿也发生了模仿香港的示威暴动;法国的黄背心暴动然没有平息。这些都是西方社会当中占大多数的中下阶层无产阶级,没有资产。在全球大量印钞票的情况下,他们现金的购买力严重地缩水,故非常愤怒。 所以法国加燃油税,智利加地铁票价,就引发了大规模的示威暴动。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美国英国等等很多其他国家或地区,在香港有巨大的投资,如果香港的骚乱暴动持续下去,他们的利益也会受到损害。而中国大陆内地丝毫不受影响。

概括而言,香港的示威暴动没有办法向内地蔓延,特区政府的统治也很稳固。外部力量输入的金钱物资也花了不少,其国内债务严重,难以继续供应资源。 香港继续乱下去也有损西方国家在香港的投资利益。于是他们减少了对香港示威暴动者的支持。 因此, 之前反对派别的人不断宣传,希望10月20日有一百万人在九龙游行。 结果,连一万人都没有。 他们的气势大不如前了,只有少数暴动分子想通过搞破坏,将抗争维持下去,奈何资源少了,又受到大多数市民的反对。

李硕华  建筑师
香港建设专业联会理事

香港建设专业联会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