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地精英连续三日评特首有关警队言论

林特首上周六及周日分别在电台和电视节目回应有警队重组、是否设立独调查警队滥权、是否特赦反修例示威者的问题,不单在本地政坛引起关注,内地网红兔主席更系一连三日评论。

在第三篇文章,他虽不同意特区政府的一些表现和政策,但就认为对中央来说,现在需要的是对香港有一个长期的战略规划。这个规划不是一两年的短期解决,而是一个以2047年为终点,涉及几十年倒排时间表的长远规划。对于国家来说,时间充裕,并不那么着急。但对于在香港居民,尤其系在香港生活工作的内地人来说,一辈子很短,只能自己去做选择,自己对自己的命运负责。

兔主席全文如下:

香港的情势

兔主席

兔主席三评特区政府对暴乱的态度。

兔主席三评特区政府对暴乱的态度。

昨晚,黑小将在香港进行了疯狂的暴力行为,应该说又再突破底限新低:

1) 纵火焚烧商店(小米、中国银行网点);

2) 攻击了一家名创优品,把店铺里面的商品拿出来,在地上逐个踩碎;

3) 还有在警署前撒尿,媒体直播的众目睽睽之下;

其中,他们把名创优品的商品拉出来之后,在现场维持秩序,不许人们抢东西。耐心地把所有商品都在地上踩碎。一位黑小将在店铺前喷上:“咪撚执嘢,执嘢死全家”(别他妈的捡他们东西;捡东西的全家死)。

没有内心强烈的仇恨,很难有那个心劲儿把地上的商品全都蹋碎。他们不许别人去拿这些商品,与1930年代纳粹砸犹太人商店一个逻辑:在伤害、破坏的同时还要遵守自己的某种原则:“不去抢他们的东西。”一说明他们不是物质驱动的,好像这就带来了某种道德合法性。二他们可能认为这些商品是肮脏的,自己不愿被“污染”。即便是本群体内违反这个规则,也要诅咒他们死全家。驱动这些年轻人的,是赤裸裸的仇恨。

并且,一大堆媒体在旁一声不吭的拍摄。港台还在进行直播。从头到尾没有一个港警(HKP)出现。这些商铺今天想指望HKP来保护自己最基本的权益都是不可能的了。

然后在另一个场景,速龙小队执法(不是名创优品现场),其中按住一个黑小将。媒体立即围上去对HKP质问:你的姓名是什么?你们为什么用膝盖顶住他?马上条件反射般开始挑战HKP。

黑小将打砸商铺,做各种违法暴行,记者一声不会吭,HKP一出动,记者立即围上去谴责。

港台左手边例行一栏字幕:“直播如有粗言秽语会转为静音”。如此多令人目瞪口呆的暴力在城市上演,电视台忠实转播,不加评论和谴责,然后说要遮罩粗言烂语的声音……这就是今日香港,价值观完全扭曲,是非不分,全球现代文明社会里的奇观。

现在进入正题。

这两天,林郑(LZ)发表了一系列的讲话,包括:

1)不会查媒体牌照问题,要捍卫媒体的第四权(等于支持媒体);

2)对HKP只是“制度性”支持,不是“盲撑”每一个警员(对违规的警员要拿出来问责;HKP视此为背叛);

3)说《基本法》授予特首豁免/特赦的权力(暗示以后可以把被判罪的暴徒酌情特赦,这是合乎法律的操作。然后还有一个disclaimer:不要误解我哦。尽管有特赦,我可没让你去违法哦);

4)说如果监警会报告的结果还有争议,会考虑采用其他方式,例如独立调查委员会,获得市民满意的结果(相当于给监警会出命题作文;如果答得不好,就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LZ先前已撤回修例;现在这些做法,相当于把除了双普选外的其他几个诉求都满足了。虽然她一定会坚决否认。但明眼人都知道她的用意:通过不断的退让、妥协来缓和矛盾。这种做法就是“绥靖”。结果:

1)港府(GOSAR)进一步丧失威信和尊严,看来只要用暴力,他们就会屈服。国家机器形同虚设。这样政府实质上已经瘫痪,反对派和黑小将实际上已经夺权(在特定领域),只要诉求是在GOSAR的权限范畴内,似乎都可以通过暴力取得成果;

2)对暴力手段是一个正面认可和鼓励。(“2019年10月份的时候,如果我们不把暴力升级,不破坏更多的东西,运动就失败了,没有暴力就没有今天)。止暴制乱的手段不是严正执法,而是纵容暴力、对暴力投降。法律沦为一纸空文,政府权威被践踏;

3)如果将来GOSAR再推出个什么东西,反对派不同意怎么办?当然是吸取这次经验,走上街头,继续诉诸暴力。

这样止暴制乱,不是将香港推向深渊么。当然,GOSAR有自己的认知和逻辑,可能他们认为这是自己目前唯一可行的选择。以下是推演。

香港对中国大陆的主要作用是离岸金融中心。股票、债券、外汇、期货。各种涉及中国大陆底层资产的金融及衍生产品。从事这些产品的投资/交易的机构大多来自境外,利用外汇结算。

其中又以股票和债券市场为最;几乎每一天,都有新的内地公司在香港挂牌上市,依托香港发行离岸债券。他们通过香港这个离岸金融中心获取境外资金。每一天,香港与内地的金融绑定都在从绝对意义上加强,而不是减弱(更不是脱钩)。这是个存量不断扩大的概念。换句话,每一天,中国内地对香港依赖都要大于之前;闹事四个月以来,中国内地对香港的金融依赖是要大于四个月之前的。

香港闹事,如果GOSAR解决不了怎么办?根据一国两制和基本法,北京可以选择干预。但干预的结果是什么?

1)极大影响中美谈判大局;

2)可能引发美国进一步制裁;

3)导致香港即中国的离岸金融市场崩盘;

4)离岸金融市场与内地会有传导作用、连锁反应,甚至导致引发金融风险及更广泛的经济风险

众所周知,国际形势非常复杂,国内经济面临各种要解决的问题,防控金融及更广泛领域的经济风险是目前的头等大事。中国现在不会容忍风险的大规模出现。

所以,干预会有代价,代价即美国的制裁。如果美国不制裁,请问会有其他国家制裁么?答案是没有。只有美国会就香港问题制裁中国(其他都是跟着美国走的),并能产生实质影响。

因此,香港问题就是中美关系的一个子问题。香港本身并不是问题,关键在于美国。中国的离岸金融,好比落到美国手中的人质。干预香港,美国就对人质“喀嚓”。这是中国短期难以承受的后果,因此北京的选择必然受限;美国就以香港问题钳制中国,试图籍此在贸易及双边经济问题上取得有利地位。美国乐于看到香港大乱,对他们来说是天赐良机。

香港的激进反对派看到了这个形势,所以才在中美摩擦这个时点出手闹事。他们现在大肆打砸中资商铺,就是挑衅,希望触动内地的神经,倒逼北京出手行使主权,然后希望美国出手制裁,产生负面连锁反应。如果形势恶化,北京可能需要出让步,这就是他们的算盘。

回到GOSAR。GOSAR应当也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和理解,到现在,应该也看得非常清楚了。我的估计GOSAR的逻辑如下(这是一个整体的、制度的逻辑,不一定具体到个人):

1、内地在7月份后开始关注香港事件,群情激昂,北京表达立场,同时希望特区政府尽快解决问题;

2、但香港形势异常复杂,伴随演变,香港社会的深层次矛盾、各种反对力量一点点暴露,民情充分显示。现在人们都清楚:并无简单解决方案;

3、8至9月,中美贸易在恶化,更限制了北京的选择。且10月以来,美国社会性的反中情绪高涨,连白宫都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4、特区政府日渐认识到北京不会干预,只会呼吁及指导,归根到底还是依托港人治港;

5、如果只能依靠特区政府自己,那也就只能用回他们自己的办法。本博分析过的“3.5%规则”、“deep state”、“权力分立”,以及今天补充的一个新观点,香港公务员属于“非政治或泛反政治动物”的问题。这些因素都使得特区政府不可能通过强力执法的方式止暴制乱;

6、所以他们的选择变成了退让、妥协、绥靖。先安抚情绪,把火熄灭再说,中长期的放在一边,并不谋求政治解决方式。这符合本地公务员的本能与特性,这是他们熟悉的解决问题的方法。他们大概想:对于公务员来说,何苦承担这么多?在自己任内,在自己能力范畴内,把事情做得差不多就可以了。

GOSAR官员还可以说:我们也不想这样啊。你们可以来管啊。Welcome。如果你们不能解决,那只能交由我们解决,这就是我们解决的办法。你们如果觉得我做得不好,可以换人啊。可是我提醒你,可能换谁都一样。情况就是这个情况。

所以我们看到了一个退让的、绥靖的特区政府(尽管他们不会承认,会口头宣称自己非常强硬)。他们会认为这是自己的当然选择。这就是我们这些天看到的香港局势。

对于中国内地,要看到,中国大陆其实非常、非常幸运,可以非常近距离地观察颜色革命,看到社会被瘫痪,但全然不受影响——尤其是,香港的离岸金融也不受影响。这就为内地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反面教育机会。并非每一个国家都有这样的幸运。

再看到那些充满仇恨的黑衣人及价值观歪曲的同情者,很多内地民众现在希望香港付出某种代价,最少体验一下经济衰退,这样才能吸取教训。分裂主义者的惩罚终有一日会到来,但如官媒所指,“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当前,最值得关注和同情的还是“港漂”群体。他们因为历史和机遇选择了香港,在那里就学、工作、置业、生子,扎根。他们在离岸金融中心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这时,他们无比希望祖国出手援助。

祖国怎能忍心放弃自己的子弟?国民怎么忍心抛弃自己的同胞?但中华民族之崛起需面临极为复杂的博弈与挑战,一些时候,可能不得不做暂时隐忍。在这个历史当口,港漂好比排华期间的东南亚侨民,他们希冀母亲国的帮助,但又不能期待更多,要靠自己独立结社自助。

如果按目前这个状况发展下去,内地避免积极干预,则往后内地赴港从事离岸金融及相关行业的人才会减少:留学人才减少、就业人士减少,一些现有的人可能还会选择离开。在香港的大陆diaspora数目会下降。

而内地又非常需要扩大在香港的影响力,并且内地员工具有香港本地员工不具备的很多社会及专业技能。那怎么办?可能只能是重金之下出勇夫,通过职务或薪酬补偿,鼓励或要求员工赴港任职。但这些赴港员工未必愿意把这个充满不友好的社会当家了。比方说,他们可能选择在内地置业,将孩子留在内地上学。

无论中资、外资、国企、民企,如果做与中国大陆有关的生意,失去了内地员工,一定会使竞争力下降。既然城市不友好,他们也只能通过额外的经济补偿努力吸引及挽留内地员工。

香港年轻一代心中的仇恨、偏见和无知让人震惊。在现代文明社会都非常少见。教育不及时改变的话,往后看一两代年轻人应该都是一样的。他们在政治上是无望了。

中国现在需要的是对香港有一个长期的战略规划。这个规划不是一两年的短期解决,而是一个以2047年为终点,涉及几十年倒排时间表的长远规划。对于国家来说,时间充裕,并不那么着急(即便从基本实现现代化的2035年才开始,距离现在也还有16年)。但对于个人来说,一辈子很短,只能自己去做选择,自己对自己的命运负责。

(全文结束)

 

Ariel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