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岭南史话】典籍及出土资讯 看南越国前世今生

发现未被盗墓的南越国墓,令到南越国的内容更丰富。

岭南古史中,广州两次为都,一次为秦汉时期的南越国,另一次是五代十国时期割据岭南的南汉。1983年及2000年,广州分别于象岗及广州市儿童公园,发现南越文王墓及南越国宫殿遗址,令只有记录在古籍中的南越国,更清晰地暴露眼前。

南越文王墓现场 (网上图片)

据《淮南子·人闲训》载,公元前222年,秦始皇拜屠睢为国尉,领五十万大军分五军出征,为秦国在南方开疆,赵佗被封为副将。后屠睢遭受埋伏致死,秦军队也因水土不服及后勤不济等原因失利。到了公元前214年,秦始皇再次派将军任嚣,与赵陀平定岭南,设置南海、桂林郡、象郡,由此,岭南划入秦朝版图。任嚣任职南海郡郡尉,在南海郡治番禺筑城,被认定为广州最早的城池。副将赵佗被任命为龙川县令,也凸显龙川的地理军事地位。

南越国宫署御花苑遗址出土文物 (网上图片)

公元前209年,陈胜吴广大泽乡起义,秦国陷入战乱危机。南海郡兵强马壮,秦帝国顾不上南边岭南三郡,南海郡尉任嚣起了割据之心。然而,任嚣病入膏肓,众子不成器,心腹不堪大任,所以他想起一起征战的老部下龙川令赵佗,两人共同商割据岭南躲避中原战乱。

两年后秦国灭亡,任嚣病重去世。《史记·南越王尉佗传》载,赵佗接任南海郡尉,按照任嚣生前面授计策:“盗兵且至,急绝道聚兵自守”,防中原军队来犯。同时赵佗剿灭忠于秦朝的官吏将领,换上亲信,为割据做准备。秦朝灭亡,赵佗即于公元前204年挥兵兼并桂林和象郡。公元前206年,赵佗称王,建立以番禺为王都,大体辖区为秦国岭南三郡的南越国,把城池扩大为周长十里的大城,俗称“越城”。

南越国疆域示意图 (网上图片)

公元前202年,刘邦结束四年楚汉之争并称帝,建立大一统王朝汉朝。战后论功行赏,刘邦封吴芮为长沙王,把南海、桂林、象郡三郡联同长沙、豫章郡封给吴芮,不承认赵佗政权。公元前196年,刘邦颁布诏书,分封赵佗为“南越王”,派陆贾出使南越国,劝说赵佗归属汉朝,获赵佗接受。

到了公元前181年,南越国与汉朝交恶,南越国侵入长沙国,吕后下令削掉给赵佗的“南越王”封号,遣将军周灶攻打南越国。但由于中原的士兵不适应南越炎热潮湿气候,纷纷得病,连南岭都没有越过。翌年吕后死,汉朝罢兵归。同年赵佗自称“南越武帝”。公元前179年,汉文帝即位,笼络赵佗家族,再出使南越说服赵佗归汉。赵佗接受,除帝号向汉朝称臣。

南越文王墓出土的“文帝行玺”金印,左下角为印文正面,刻“文帝行玺”,说明赵眜虽对汉朝称臣,但在国内仍然称帝 (网上图片)

南越文王墓出土的“文帝行玺”金印,左下角为印文正面,刻“文帝行玺”,说明赵眜虽对汉朝称臣,但在国内仍然称帝 (网上图片)

公元前137年,赵佗以达百余岁高龄去世,当时太子赵始已死,故其孙赵眜即位。赵眜对汉朝自称“南越文王”,在南越国内自称“南越文帝”。公元前135年,毗邻闽越国发兵攻打南越国,汉武帝“围魏救赵”攻打闽越国,闽越国内乱求和,战祸避免。公元前125年,赵眜身患重病,在长安作为人质的太子赵婴齐回到南越国,不久之后,赵胡驾崩,太子即位。

南越王墓室墓门 (网上图片)

“南越文王”政治上没有多大的建树,但留下一座巨大的宝库,就是今天广州的“南越文王墓”,通过这座少有没有被盗的西汉诸侯王墓葬,可见南越国富有和残忍。活人殉葬商代晚期衰弱,西周基本绝迹,然而在南越王墓里有15位殉葬者。

南越文王墓殉人分布图 (网上图片)

南越文王继任者为南越明王,但到了公元前113年,南越明王去世,哀王即位后,南越国终于迎来亡国危机。太后樛氏与南越国相吕嘉,因为是否归附汉朝有不快,吕嘉不愿,汉武帝闻讯遣韩千秋与樛氏之弟樛乐率2000人往南越。次年,吕嘉杀死国王赵兴、樛氏及汉朝使者等人,拥立明王赵婴齐子术阳侯赵建德为南越王,吕嘉派兵消灭韩千秋等2000人并调动军队防守国境要害。

汉武帝得知消息,决定遣兵十万南伐南越王国。南越国寿终正寝时,为汉武帝元鼎六年(前11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