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岭南史话】南越国拥远洋贸易 墓出波斯阿拉伯非洲物证

南越国并非“小国寡民”,墓有本土缕玉衣,富有得连三国孙权想盗赵佗墓。

东汉末年,群雄争相割据,天下纷乱不止,岭南的交州仍是大汉十三州中唯一净土。直到刘备入蜀后,东吴的孙权趁机拿下交州。据北宋《太平寰宇记》载,孙权于东吴黄武五年(公元226年),听闻南越国第一代王赵佗陵墓多奇珍异宝,派吕瑜领兵数千穿行深山密林间寻找,结果不尽人意,只找到赵佗曾孙、第三任南越王赵婴齐陵墓,并在陵墓内发现丝褛玉衣和皇帝信玺、皇帝行玺等金印。

影视中的孙权 (网上图片)

上一篇【岭南史话】讲到赵佗在秦末动乱时在岭南割地称王,建立南越国,做了近70年南越王。据载,赵佗在世时搜罗了不少珍宝,死后都带入了墓,所以他的墓中有多少珍宝无人知晓,只知道绝对可以用富可敌国。南越王墓中,价值最高的是第一任南越武帝赵佗墓,其次是第二任南越文帝墓,第三任就是孙权挖走的那座,第四、第五任在位时间过短,价值不高。

汉墓为何十室九室,因为埋藏了无数珍宝,所以岭南一带,南越王墓必然为地下宝藏的象征,吸引大批盗墓者,包括东吴大帝孙权大张旗鼓地寻找。2000年间,除了孙权,应该有大大小小针对南越王的盗墓活动,但据推断孙权应该是最成功的一位,却不找不到前两任南越王究竟有多富有。南越王留下了多少财富,藏在哪里,一直是岭南千古之谜,却在1983年无意间发现。

南越文王墓现场 (网上图片)

相关文物保护单位经初步勘探,已经在洞穴中找到一个巨大汉代青铜鼎,据当年岭南开发低水平以及古墓的高规格,已经能推断为南越王墓。结果在墓室更深处找到多不胜数的玉器、金银制品、青铜器。墓室中藏品真的如“地下宝藏”:壁画、玉器、鼎、金银制品、象牙、陶瓷、丝绸、名贵的木器层出不穷。其中,单单是年代悠久的青铜器文物就有500件之多,包括酒具、鼎、乐器、厨具、青铜车马等等。另外,宝石、玉佩、刀剑、铜镜、金器、银器数量同样庞大,且不乏精品。

南越王墓出土珍品 (网上图片)

南越王墓出土珍品 (网上图片)

出土波斯蒜头纹银盒,内有阿拉伯丹药 (网上图片)

众多的文物中,出现一个十分奇特的银盒,明显不是汉代中原产物。银盒直径15厘米,高12厘米,表面雕刻的花瓣闪闪发光,盒中更存放古老丹药。专家认为,银盒是波斯帝国产物,而丹药则来自阿拉伯,它们是通过远洋贸易,来到南越国。这一发现,改变传统思维中南越国“小国寡民”的观念,也将岭南地区远洋贸易,推进到了秦末汉初。在南越王墓中还出土5支非洲大象牙,也是当时远洋贸易的佐证。

出土丝缕玉衣 (网上图片)

南越王墓的精彩不止于此,还出土了唯一丝缕玉衣。玉片共有2300枚,由丝绸相连,与汉王朝的金缕玉衣有根本性区别,属于南越国本土自制产物。玉片打磨精细,玉质温润,做工精致,是不可多得的珍品,也可反映当时南越国工艺水平。至于南越王墓中的“镇墓之宝”文帝行玺,更指明墓主身份,他就是第二任南越国王赵昧。

南越文王墓出土的“文帝行玺”金印,左下角为印文正面,刻“文帝行玺”,说明赵眜虽对汉朝称臣,但在国内仍然称帝 (网上图片)

南越文王墓出土的“文帝行玺”金印,左下角为印文正面,刻“文帝行玺”,说明赵眜虽对汉朝称臣,但在国内仍然称帝 (网上图片)

岭南流传了两千年的南越王墓之谜终于被找到,尽管是第二任南越文帝之墓,但陪葬品之丰厚也足以让人惊叹。更不用说第一任南越王赵佗陵墓,必为名副其实的“地下宝藏”。

南越王墓的出土,使得资料不多的南越国,更真实、更全面地出现在了人们面前。它绝不是“小国寡民”,波斯帝国的银盒、阿拉伯丹药、非洲大象牙,说明著南越国有远洋贸易的事实,更是海上丝绸之路的东方发祥地。对于汉王朝来说,它算不上强大,但在东南亚和中亚地区,南越国是有一定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