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伯父去多国变成皇爷御厨 一家大细回乡寻根

莫非人老,就思根?根在那里寻?

大伯父的儿子及后人,一家八口,从多明尼加共和国,到北京左转右转,亷价经济位,坐三十多个钟飞机,转到头晕,终于转到晕到广东省,恩平县,小小的,一个中安村。去到中安小队的办公屋仔,再经村官,带引去到,已往生父亲,用卖自己猪仔,因为的猪仔钱,建成的祖屋。

见到亲人,叩个头给,已成神仙,祖父母及先人。再由亲人,送上香港亲人电话,即时决定,更改行程,下香港。先寻根,再下香江找亲人。

我想这么辛苦,坐亷价机,住亷价㓥房,青年旅馆,吃面包去寻根。都要怪他,去世的父亲,我的大伯父岑仕洛。

大伯父十多岁,就卖猪仔,去了多明尼加共和国。他先把收下的猪仔钱,建成了恩平,中安村,我们家族的祖屋。60年代左右,我家五叔,因为香港,当时示威暴动,周街波萝炸弹。第一次因为政治理由,想搞移民。探路去多明尼加共和国,揾他自细没见过,已卖猪仔到多国的大哥。竟然发现他的大哥,坐住当地独裁者亲兄弟皇爷的坐驾,直驶到飞机旁边,接他的五弟。任何事,不用做,証件不用看,就可以直出机场。

大伯父后人回到恩平祖屋。

大伯父后人回到恩平祖屋。

五叔回港说,他感觉去到多国,他有了周恩来出访多国,咁高规格的经验和待遇。原来大伯,漂流过大海大洋,卖猪仔,到了多国,与当年还在穷时的独裁者亲兄弟,射波子射大,一齐打天下。

大伯不喜政治,更穷得梗直,当年兄弟,最后做了皇爷,但他从没有,利用皇爷,揾过一毛钱。重做埋皇爷爷御厨 ,照顾皇爷,一家的胃口。所以他当时,与皇爷出出入入在一起,又成为宾主关系,但仍然是老友。久不久射波子,用西班牙粗口,问候皇爷。无利益冲突,老友就长青,就可长存啊。

大伯更一度,为政见不同,离开皇府。皇爷因睇住独裁兄弟当今圣上的关系,不予强留。而批准大伯,移居别省。但是过了不久,就派军队,去大伯家里,除了牲口,搬清所有杂物傢俬,回皇爷府邸,因为唔舍得大伯父的顺德菜。

一家大细影全家福照片。

一家大细影全家福照片。

五弟到多国,大伯父就走去,叫皇爷司机,一起接弟弟。更带五叔,好似清朝,穿着了黄马挂高官那样,在皇爷府,持枪自出自入。向待从副官,要饮要食。见到皇爷,与五叔一起吹水。

吓得我五叔,以为自己,周恩来上身,到访多明尼瓜共和国。回到香港,禀报家姐与二哥,越讲越激动。但是讲到去移民,他就说,多明尼加共和国,荒凉过当日的恩平,千万不要去啊。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